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田兆元:以敬畏之心解读中华创世神话
兼谈创世神话的类型与谱系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7-07-28  作者:田兆元
0
  神话是一个伟大民族的文化根基,是安顿人类梦想和灵魂的乐园。溯流而上,探寻五千年华夏文明,中华创世神话是其源头之一。中华创始神话,是中华民族的精神根脉之所在;在中华创世神话的世界里,我们找到了中华民族文化的“原点”。

  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实现“中国梦”,须认知华夏文明如何兴起,然后才能谈“复兴”。而探寻、研究中华创世神话,无疑能帮助我们了解华夏文明的起源,为“中国梦”找到起始点和发生的原型。

  上海正在致力于打造中华创世神话研究、创作和传播的高地。近期,中华艺术宫与上海艺术研究所邀请全国专家学者,推出了“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与文化传播工程创作研究系列讲座,以不同的研究视野对中华创世神话进行解读。

  本报即日起陆续刊发有关内容,以飨读者。

  ——编 者

  说起中国创世神话,大家首先就会想到盘古开天地。盘古的神话,并非中国最古老的神话,直到三国时期,盘古神话才基本定型。正因如此,有学者否认盘古神话属于创世神话。这是一种误解。

  事实上,真正的创世神话应该是晚出的,而不是最早出现的神话。冯天瑜先生指出:创世神话绝不是原初的神话,而是人类的精神和思维发展到很高程度的产物,是能够从局部到综合的整体思考的产物。上世纪前期,中国历史学家顾颉刚也提出,古史是层累造成的。即越是时间往后,传说的历史就越往前推进。比如,周朝时最古的帝王是大禹,但在孔子的时代就有尧舜了,战国时黄帝炎帝都出来了,秦朝则有了三皇,两汉以后有了盘古开天地的传说。人类的思维是从低级到高级的,原初的神话,肯定是关于身边某些可感的自然现象的解释,如风雨雷电,或者人的生理现象如生老病死。但要达到对于自然由来、人类由来的理解,那是思维达到较高阶段才有的。

  古希腊神话,虽流传久远,但直到一百多年前,德国作家施瓦布根据文艺复兴之前出现的古希腊神话,改写完成了读本《希腊的神话和传说》,才有基本定型、今人普遍接受的希腊神话。

  三国时期有了成型的中华创世神话

  三国时期前后具备了创世神话诞生的条件。从理性思维上看,这时经过诸子百家,再经过汉学与谶纬神学博弈,思维相对成熟;从科学上看,天文学、物候学也有了很大的发展;阴阳五行学说精致化、系统化。从思维能力上看,提出创世神话正得其时。同时,从社会形态上说,上古的禅让制度,夏商的家天下,周代分封制,秦汉郡县制,到了三国大分裂,人心思治,希望有一种思想文化的再统一。司马迁的《史记》从黄帝开始,讲述五帝故事。班固的《汉书》增加了“古今人表”,写进了伏羲氏、女娲氏和炎帝神农氏,补足了“五帝本纪”的缺憾,其实是增加了“三皇”。从大量汉画像石看,当时民间崇拜有很多的五帝之外的神灵,这就有一个整合各地信仰的需要。比如伏羲女娲的图像,有山东一带的,也有江苏一带、河南一带,更有四川一带的。就是说,三国时期的蜀国、魏国都有相同的信仰,而处在南方的吴地有盘古类的神话传说,也希望纳入到整个文化系统中去。

  请看盘古开天地最早被记录的文本:

  天地浑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后乃有三皇。数起于一,立于三,成于五,盛于七,处于九,故天去地九万里。

  这不等于说到吴国时才有这个故事,而是在民间流传已久,至少各种元素已长期流传了。卵生说是古老的神话母题,即人类由卵生而来,商代的祖先神话就是这样,故开头说天地混沌如鸡卵,盘古生其中。后面的阴阳说是从战国秦汉以来发育成熟的神秘主义学说。至于单数的崇拜,即一、三、五、七、九阳数的崇拜,也是固有的阳数崇拜传统。后乃有三皇,有将吴国或南方的创世叙事加到三皇之前的动机。盘古的来源,有一种说法是南方民族的祖先盘瓠的音转。

  神话的这种演进路径十分清晰。战国、秦、西汉形成五帝叙事,东汉加入三皇叙事,三国增加盘古叙事,创世神话就此基本成型。就是说,中华创世神话是十分完整的系统。

  中华创世神话的特点与分类

  传统的神话观念在诸子百家时代已产生,如孔子说的“怪力乱神”,此后的“搜神”“志怪”系列,就是中国神话的专书系列。

  创世神话是人类思维发展到较高程度,社会发展到较高阶段形成的对于文明发展具有承先启后意义的神圣叙事。创世神话是对于社会关系的解释,更是对于社会关系的建构。

  什么样的创世神话决定什么样的文化特质。西方上帝造人的神话故事,决定了上帝崇拜、人的原罪等基本的价值观。印度《摩奴法典》的创世神话,则是种姓制度的依据,人的贵贱与等级秩序,在神话中被固化了。

  创世神话有四个鲜明特点:

  一是文化的统一性。创世神话发生在渴望统一或文化统一需求的时期,一旦形成稳定的创世神话,就是一份承先启后的文化资源,带来相对稳定的文化统一体。神话是民族认同的基础,而创世神话的文化统一性功能是最为突出的特点。

  二是社会的整合性。这是文化认同的结果。创世神话是综合的、包容性的。南方的盘古神话将历史上最为重要的神话类型综合在一起,叙述了世界构成的统一性,同时也因这个凌驾到三皇神话之上的叙事,在加入文化共同体的时刻,保持神话世界的自豪感。而北方、西南方向的群体也以宽广的胸怀接受了这一文化构架,体现出中国社会南北民族的一次大的社会整合。

  第三,思维的系统性是创世神话的结构特点。创世神话多为百科全书式的表述,体现了系统性、完整性。

  第四,创世神话的伦理规范性也是其显著的特点。

  创世神话主要有四大类型:一是开天辟地的神话;二是创生人类的神话。这两类构建了传统的神话讲述与信仰的基础。三是创物的神话,如谁发明陶器,谁发明城池,谁发明车船等等。文明的创造,工匠精神,在祖先那里就积累起来了。发明者历代都是被崇拜的对象。四是制度的创造,如服饰制度、法律制度、九州制度,都是中国文化基本格局的创造。

  创世神话具有文明的奠基意义,以此形成民族的自我认同。同时,在文明的传播方面具有优先意义,是文化辐射和传播的重要资源。创世神话体现文明的力量,是世界文化交流、文化竞争的核心场域。

  中华创世神话的谱系

  谱系是整体世界中的联系性表现,是社会与世界存在的规律性体现,是社会与人事的内部与外部关系的总和。创世神话的谱系建构认同,是文化的统一性与多样性建设的大事。

  从三方面讲述中华创世神话谱系。

  一是开天辟地与天地日月系列创世谱系。将盘古视为文明的起源,是最具认同感的。盘古是多民族生活中活态传承的创世大神。各地盘古庙、盘王庙星罗棋布,是富有活力的创世大神。在不同的民族,盘古转换为不同名字的开辟神,这是中华民族神话多彩的体现。而天地日月更是创世神话的核心问题。这些叙事和观念,衍生出丰富的神话系列。

  二是图腾自然的创生创世神话谱系。在周代,纷繁的图腾文化被整理为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的空间四灵系统。经过秦汉,到伏羲女娲人首龙神的图像的诞生,中华民族龙的传人的话语成为主流的话语。这是一种文化的自觉,也是全民族的共同的追求。古代的氐羌族、匈奴族,四方各族将龙图腾视为吉祥符号,视为我之所从来,这就形成了民族的图腾主干。在此大格局下,弘扬多彩的族群性图腾符号,形成了图腾创生系列的创世神话谱系。

  三是祖先英雄的创造创世神话谱系。伏羲女娲、炎帝黄帝、尧舜、鲧禹,是以时间形成的谱系,突出特性是道德理想的建设,物质技术的创造,制度礼仪的构建。在这些英雄祖先的神话讲述谱系里增加区域性英雄的传奇,从而构成一个整体与区域的创造英雄的谱系。

  今天如何解读创世神话

  首先,由于时代久远,我们探寻神话与文明之源,成为一件有趣味的富有学术价值的事情。比如龙的起源,有说起源于蛇的,起源于鳄鱼的,起源于龟鳖的,或是综合起源的,最近则有人说起源于熊。此时的研究既有趣味性,也可能起到再认同的作用。但无论是认同熊是龙的前身,还是认同龟鳖是龙的前身,都不会具有神圣的意义。原初的创世神话的解读,只是一种科学的猜想及其趣味性的表述。

  其次,引导社会认同主流的价值观念。黄帝陵前有一块碑,写着“人文之祖”。炎帝黄帝有创造之功,如炎帝发明农耕解决吃饭问题,尝百草解决民众疾病之苦;黄帝叫轩辕氏,这是关于车的发明与应用的先进族群,崇尚工具改革,这是文明的巨大进步。黄帝还是服饰制度的创造者,所谓垂衣裳而治天下。神话传说往往对重要人物,就像箭垛,把很多故事附加到他们身上。但为什么附加到他们身上而不是别人?炎帝黄帝是和平事业的倡导和维护者,比如制止叛乱,建立军队和武器系列;吃饭穿衣医药的创造发明等等,这样崇高的德行和事业,有谁能比?说炎黄子孙,就是指这种文化精神的崇尚,对于这些英雄充满敬畏与信仰。

  第三,要建立时代的创世神话谱系。通过深入的研究,整理历史的传承,建立起创世神话的谱系。中国的神话本来就是系统严整的,在历史上有几个大的整合事期。第一阶段,是夏商周三代开始的天神、地示、人祖系统,诞生了昊天上帝、社稷和祖先的系列。人祖的系列,先是五帝,后是三皇,最后加上盘古,这就形成了“自从盘古开天地、 三皇五帝到如今”基本的叙事格局,标志着第一次神话文化整合的完成,后世有了认同的标杆。后来随着本土的道教神话发育,外来佛教的中国化,儒家文化的普世化,三教神话的融合,形成了与天神地示人祖系列并行的,以玉皇大帝为中心的天庭、日月星辰和风雨雷电各司其职、山水各路地方神话发育成熟的、朝野普遍认同的庞大的神话谱系。宋元以来的神话系统,经过明清时期发展,获得社会的广泛认同。这一时期,中国神话明显地呈现两种倾向,天神地示人祖始终处在皇家的祭祀系统里;天堂地狱的民间叙事则活跃在民间的生活之中。随着清王朝的覆灭,天神地示人祖的神话系统整体退隐。但是这一份遗产非常值得关注,其中元朝、清朝这些统治集团的族群代表起初来自边地,即所谓的四夷,但是他们都认同这个天神地示人祖系列的神话,把传承这份神话作为中华民族传统统治者的合法性标志。因此,这个系统是各民族的共同遗产。今天我们赫然见到的历史留下来的天坛、社稷坛这样一些辉煌建筑,都可以看到这种文化的历史痕迹。我们要把皇家的神话与民间的神话结合起来,然后吸收各民族的神话叙事,建立起多元一体的中华创世神话体系。这是今天解读中华创世神话的一项艰巨的工作。

  创世神话的解读,应遵循如下原则:

  敬畏之心原则。对于创世英雄,要有神圣感与崇拜感,带着感恩之心解读和传播创世神话。唯有如此,创世神话解读才会产生正能量。

  亲和生活原则。中华创世神话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生活传承,活态传承,很多神话通过节日和其他民俗活动,活在人们的心中。创世神话的讲述要把这种活态性阐述出来。比如“三月三、诞轩辕”,这个传统的上巳节是黄帝的生日,也是充满青春活力的青年男女恋爱的节日,这体现出祖先保佑中华民族子孙繁衍的愿望。

  现代传承原则。将继承创世神话精神的当代英雄和古老神话结合起来。比如神农尝百草,可与屠呦呦的贡献结合起来,屠呦呦是传统神农尝百草神话的现代版。

  趣味生动原则。比如伏羲女娲的祈子功能,以及很多生动的仪式,体现出一定的趣味。

  创世神话是中华文明最宝贵的文化遗产,亟待保护传承。敬畏自然,尊崇自然的秩序,坚持和谐与包容,是具备世界文化交流的基本前提。我们要将天地日月、图腾祖先神话纳入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范畴加以保护,向世界传播中华创世神话。中国的图腾创生神话极富活力,神州大地的龙飞凤舞,传承着生生不息的文化精神。作为炎黄子孙,我们要把中华创世神话的传承作为自己的一份责任。 

 

  华东师范大学民俗学博士生导师田兆元教授及其部分神话学专著本报记者叶辰亮摄
文章来源:文汇报 2017年7月17日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