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李斯颖]云南文山壮族麽仪式及其布洛陀信仰调查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6-11-09  作者:李斯颖
0

  论文摘要:壮族布洛陀信仰流传范围可有狭义与广义之分。作为狭义布洛陀信仰范围的云南文山州,因有三个壮族支系——侬、沙、土支系分布,其信仰及麽仪式更具有自身的地域特征,融合了不同支系的文化,展示出与广西不同的强烈个性。但从根本上说,和广西壮族一样,对布洛陀的信仰依然是文山壮族麽教的核心内容。试以文山各地麽仪式调查为基础,再现文山壮族麽信仰的特色。

  关键词:文山 壮族 布麽 仪式

  作者:李斯颖(1981——),女,壮族,广西上林人,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文学博士,主要从事壮族文学与文化研究。

  基金项目:本论文为2014年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台语民族跨境族源神话及其信仰体系研究”阶段性成果,项目批准号14CZW070。

  一、布洛陀信仰的分布与概况

  布洛陀信仰分布范围可有狭义分布区和广义2种界定。狭义分布区指仍有布麽使用布洛陀经诗、举行相关仪式及节庆活动、保存其相关信仰的壮族传统居住区。壮族聚居区是布洛陀经诗流传的的核心区域。根据已有的出版物、内部资料以及个人的调查,我们可以勾勒布洛陀信仰的大致分布范围。《壮族麽经布洛陀影印译注》(2003)中搜集到的经诗材料,其分布范围从广西右江流域、红水河中下游推进到云南文山州壮族地区。《壮族神话集成》(2007)一书搜集的布洛陀神话主要分布在广西河池市巴马县、东兰县、南宁市马山县、武鸣县、邕宁县、来宾市象州县、百色市凌云县、田阳县、西林县以及云南文山市等县市地区。我也曾经在广西、云南文山多处搜集到布洛陀的神话,与传唱布洛陀经诗的艺人访谈,并亲身参与过不少仪式活动。这些地方包括:广西百色市田阳县、田东县、平果县、那坡县、巴马县,广西河池市天峨县、云南文山州广南县和麻栗坡县等。由以上地点可以看出,狭义的布洛陀神话主要流传于在红水河流域、右江流域以及云南文山壮族居住区。

  广义的布洛陀信仰分布区除了狭义的布洛陀信仰传承地域,还包括布依族神祇报陆夺、水族神祇拱陆铎和毛南族卜罗陀等相关信仰流传地区,这些神祇名称上与与布洛陀相似,所流传的神话内容也多有雷同,属于百越文化发展的结晶,故而可以被划入广义的布洛陀神话圈。布依族的报陆夺信仰主要流传于贵州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荔波、望谟、罗甸、册亨、贞丰等南部县市以及云南罗平县。水族拱陆铎信仰则主要分布在贵州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东部都匀市三都、独山、荔波一带,即云贵高原苗岭山脉以南的都柳江和龙江上游地区。毛南族的卜罗陀神话主要流传在广西环江、南丹、都安等县市一带。由此,广义的布洛陀神话流传区域主要指南至广西右江流域,西至云南文山州,北至贵州黔南州,东至红水河下游来宾市一带。

  云南省文山州的马关、广南、西畴、富宁等地区壮族民间至今也流传有不少祭祀布洛陀的活动。如马关县仁和镇阿峨新寨东南面有布洛陀山,山顶上有四棵古椎栗树,其中有一颗树干胸径超过1米、树高约20米的栗树被称为“美洛陀”,即布洛陀神树,当地村民每年都要到山上举行祭祀神树的活动。届时布麽还要看鸡卜卦,以确定来年村寨的命运、收成好坏等。[1]笔者的田野调查也再次证明了文山壮族布麽文化的丰富与多层次性。

  二、贵马村:壮族三个支系的布麽

  8月7日至11日,我们拜访了贵马村的布麽们及他们的徒弟。贵马村隶属广南县那洒镇,地处那洒镇西南边,辖贵马、石洞、者克等24个村民小组。现贵马村民小组有265户,1170人,包括6个生产队,包括了壮族侬、沙、挺三个支系。在村子里,三个支系都有各自的布麽,侬支系的布麽(自称“摩侬”)是LZG先生,挺[2]支系的布麽(自称“摩挺”)是SZG,沙(自称“布瑞”)支系的布麽(自称“摩瑞”)是QAK。三个支系的区别,语言上的差别主要体现在声调上稍有些不同,服饰上瑞支系的服饰和侬支系、挺支系的服饰不太一样。瑞支系的葬礼上,棺材头朝东,棺尾朝西横置于屋中,其他支系则是棺头朝挺堂,棺尾朝门。

  1、侬支系布麽

  LZG,今年62岁,是贵马村侬支系唯一的布麽。他曾经当过8年的村赤脚医生,当过生产队长、会计。后30余岁得了关节炎,关节炎期间,他开始和伯伯王正英、父亲王正豪学习做麽。王正英、王正豪又是和他们的父亲王高福学的。LZG原姓王,但因出生28天后母亲过世,便被过继给王家。他爱人名罗翠仙,二人养育了一子三女,现都已结婚生子。

  伯父2001年去世之后,LZG就开始主持各种布麽的活动、仪式。他主要负责侬支系过世之人的超度仪式。在丧葬仪式上,他用侬支系的壮语喃诵《父母报恩经》等与死者身份相符的经诗篇章,直唱至出殡之前才结束。此外,他还能主持新屋上梁、解冤、叫魂、解不孕等仪式。他家中堂屋正中供有祖宗牌位,左手边供奉祖师爷“天地六合之神位”。

  他又和SJR(贵马最有名的地理先生)学过一些,会看风水、会用罗盘,会根据汉族的阴阳八卦、农历进行推算凶吉。他将各种仪式活动分为“大套”、“小套”,“大套”是用铜锣、铙、钹、铃、木鱼等诸多器具。“小套”则是超度时仅用扇子遮面诵唱,以扇子来表示自己的身份、特殊地位(如同富裕的官家才用得起扇子)。在丧葬仪式上首先唱的是经文《起根法》,其内容主要是叙述盘古开天辟地,人类产生,直到人类也有生老病死。丧葬中的经书,送死者过十二道门,过十二个寨子,到达祖先居住的地方,那里风水好,风景好,五谷丰熟,牛羊遍地,人们生活得很幸福。

  而关于布洛陀,他提供了与广西布洛陀信仰不同的一些信息。他认为,布洛陀是壮族的一个祖先,他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但是没有子女,没有徒弟,没有接班人。母六甲是他的别称,不是另外一个人。只有在为“凶死”之人做丧葬仪式的时候,才请他回来帮忙查看,唱布洛陀的经文。因为死者的命不好,死的不好或死得早,所以要请布洛陀,才能将他的魂领回来。除了请布洛陀外,还请祖师六合、“者”、“处”等神灵。此外,还要请布洛陀的是在二、三月间的祭“龙”[3]仪式上。贵马村的“龙”有好几处,“头龙”处的树下住着布洛陀和龙神,在后龙山上。二龙是龙树“处”,三龙是龙树“者”。祭“龙”是为了祈求风调雨顺,有好收成。但他又说,龙山、龙树早在壮族人来此定居之前就存在,这里原来是“PU族”的地方,壮族来了之后将他们赶走了,因此,壮族人在祭祀龙树之前,要先念几句普族的话,以便请来龙神,进行祭祀,请他保佑。LZG虽然会念,却也不知道那几句话具体是什么意思。

  在现场,他吟诵了一段布洛陀经诗,分为六节,包括“盘古分天地”、“狗上天取谷种”、“寻水”、“造坡”、“造箱”、“榔阅”。第一节“盘古分天地”,讲述盘古分天地之后,才有了四季、阴阳,人们在地面成长,经过十二个阶段才变成了现在的人。第二节“狗上天取谷种”,讲述地上原来没有谷种,有一只狗跑到天上,到谷堆里打滚,将稻谷沾到身上带到人间。所以我们以米饭喂狗,以感谢它。第三节“寻水”,讲述原来人们不会用水,后来在山谷中发现有水之后,人们喝水,才能活下去,才会酿造酒。第四节“造坡”,讲述原先没有坡,太阳没有办法升到高空中,每次上升都会掉下来。布洛陀和仙人造坡,太阳沿山坡才能爬到高空,这样才有了昼夜之分。第五节“造箱”,讲述箱子被造出来后,放到坡上,出来各种野兽;放到田里,就变成了粮食,放到寨子里,就有人跑出来,放到地里,变成玉米。第六节“榔阅”,讲述人是怎样长大,变成这样的人的。人们会用水之后,喝水,用水洗澡,才分出男女,变成夫妇,生育儿女。人们又学会用野麻来织布,用布来包裹刚出生的小孩。用水为小孩洗澡,三个月之后才开始长大,11个月之后才学会走路和讲话,长大才会变得很聪明。而所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都可以去请教布洛陀,这样才能知道各种天灾人祸是怎么回事。

  2、挺支系布麽

  SZG,62岁,是贵马村百余户“挺”支系壮族民众的布麽。他的师傅是叔叔SJR,他从年轻时候就一直跟叔叔学做麽,叔叔去世之后,他45岁就开始独挡一面,在“挺”支系的丧葬仪式上吟诵经诗,为死者送亡。现有徒弟沈章良,是贵马村的村长。

  他手中送亡仪式的经诗分为三本,第一本叙述谁人归仙,第二本叙述三亲六戚来了之后上祭、献礼,第三本叙述将死者送上归祖之路。死者来自哪里,就送回哪里。据说挺支系的壮族人有来自广西、广州、南京等地,就分别送回那里。侬、挺、沙三个支系的送亡经书大同小异,但因为语言上彼此有些差异,吟诵的音调也稍有不同。三个支系的送亡仪式一般请本支系的布麽,但如果实在万不得已事有突然,要请其他支系的布麽,也要请该支系的布麽或其徒弟烧香请来本支系祖师后,其他支系的布麽才能代替其做法事。报酬一般有多有少,最多的有160元,一般则80、60、30元不等。

  他家中和LZG家中一样,供奉祖先神位,祖先神位左侧是“祖师六合之神位”,法器有铜剑、铜铃、木令牌、牛角爻等。在丧葬仪式中要请祖师来时,只需用两碗荤菜,烧纸钱,就能请来祖师护法。当说起布洛陀的时候,他也说布洛陀住在树下,因为布洛陀很会算,算来算去都找不到哪天合适盖房子,只能一直住在树下,直到归仙。布洛陀没有老婆、儿女,独自一人。姆六甲也是布洛陀。祭祀龙树的时候也要祭祀布洛陀,祭祀的时间为三月的第一个辰日。布麽请布洛陀保佑村庄风调雨顺,祭品为一只公鸡、一只母鸡、一块猪肉。而祭龙则需要杀猪或杀牛。

  3、沙支系布麽

  QAK,58岁,他从小家境贫寒,父母去世得早,觉得学做法事能赚点钱贴补家用,于是30多年前就开始向广南的一位“老爷”学习做道。这位“老爷”自己是地主,所以不敢做法事,教会QAK如何做法事、算命、看风水、看生辰八字等。QAK的一些经书,就是从他那里抄来的。QAK结婚以后,开始学习做麽,替沙支系的壮人送亡。

  我们8月9日下午6点左右到他家的时候,他正在给自己的两个小孙子招魂,让孩子们能够健康、平安成长。他焚香请神,以酒、米饭、一整只乌鸡、鸡内脏、盐祭,在左右两边分别放上两只碗,碗里立着生鸡蛋。他口中念念有词,焚烧纸钱,将两个孙子的衣服放在香火上方绕了一圈。接着继续请神,往两个鸡蛋顶端放置米粒,直到有一粒米粒立在鸡蛋尖上,则被认为孙子的魂回来了。鸡蛋连同米粒被供奉到家里的火塘边,他接着喃诵经文,请神保佑孩子健康成长。念诵结束后烧纸钱。仪式结束。请来的神很多,包括南斗、北斗、观音菩萨、管生魂的九子娘娘、奶太婆等。逢年过节请他去为孩子叫魂的特别多,报酬为几块到几十块不等。

  他家中挺堂除了供奉祖先神位,在右侧供奉“祖师六合之神位”,法器有铜剑、铜铃、爻等。QAK兴趣广泛,爱好学习,他先后拜了好几个师傅,既有沙支系的,也有侬支系的,如梁昌培、戴联科、李右良、沈容登、沈章继等,抄写了他们的麽、道经书。

  说起布洛陀,QAK说他是个聪明的人,懂得看地理风水,他把自己的生命从生死簿上划去,因而可以长命百岁。他为我们演唱了一段布洛陀经诗的内容,说是每年农历三月辰日,到龙树下祭祀布洛陀。布洛陀只能在户外祭祀,而不能在家里祭祀,否则人会拉肚子。祭布洛陀也就是祭姆六甲,他们是同一个人。

  贵马村三个支系的布麽各司其职,负责各个支系的丧葬送亡仪式,但他们往往又联合起来,一起举行大型的道教仪式,而他们的神祇信仰中,既包括自然崇拜(龙树崇拜)、又有祖先崇拜、道教神、佛教神崇拜等,糅杂一体,和谐共处。

  三、广南县、马关县布麽

  1、广南县阿用村布麽

  WSY,60岁,广南阿用村壮族沙支系的布麽。WSS,73岁,是WSY的堂兄,也是布麽。二人经常合作进行各种民间宗教仪式活动。他们的爷爷韦宗培教会他们做麽,而他们的祖辈中,韦玄法、韦彪、韦本义也都是布麽,经书上有他们抄写经文时留下的名字,但辈分已经不清楚。WSY现收了两个徒弟,经常外出做道教法事。

  他们现在主要负责的仪式,主要有祭侬智高、祭布洛陀和龙树、超度等。周边许多村落都请他们去,包括汉族的村子,甚至去到过广西的隆林、西林县。如果汉族请,他们则唱汉语的经文。

  WSY手中的经书有十余本,包括了各种汉族、壮族的送亡经,如《灵宝玄科》、《九幽度亡》、《引麻根》等。他家堂屋中除供奉祖先神位外,左侧还有“祖师六合无穷高明大帝之神位”。他的法器包括铜剑、铜铃等,还有祖传下来、做法事时挂在身上的织绣条幅,用以显示身份。在他看来,布洛陀和姆六甲是夫妻。

  2、广南县小广南布麽

  LMS,63岁,是广南县小广南村的布麽。他30岁开始做麽,有经书《塘降》、《添粮》、《解变化到头》等。《塘降》是孕妇生产前给孩子叫魂之用,《添粮》是给老人祝寿、延寿之用,《解变化到头》则是给出生到20岁的年轻人招魂之用。

  他解释说,布洛陀经诗只有死在外面的人的丧葬仪式上才唱,请布洛陀来帮忙。但布洛陀只管布侬,他是最聪明的人,管布侬的“阴间”。这类仪式上,人们以公鸡喊魂,布麽诵经。同时以伞遮住灵位,请若干神祇。当地习俗,杀生之前都要念布洛陀。

  据他所述,当地山歌中还唱有关于布洛陀的聪明事迹,人们大事小事都问布洛陀,包括开天辟地、升高天地等。

  3、马关县马夹村的地理先生

  8月18日,我们走访了马关县马夹村。该村有一个洞经音乐小组,小组成员中的一位,龙光宗,已有78岁高龄,他是当地有名的地理先生,会测算、看风水,有经书《解关煞八宫流年》、《谈大洞经科仪》等。平日村子里解冤、建房、延寿、叫魂多请他主持仪式。

  马夹村中已没有布麽,但如有人亡故,则要到村外请布麽来主持送亡仪式,布麽主持,地理先生可以帮忙。从布麽和地理先生的合作关系中,我们可以看到壮汉文化相互依存、共生的关系。马夹村中有龙树两棵,亦称为“布洛陀”。

  4、马关县马尾村

  马尾村的DZX,是小学老师,59岁,属壮族土支系中的“尖头土”。他和我们介绍,村里有3个布麽,但都不是家传的。学做麽,可以和侬支系的布麽学,也可以学习汉族道公的东西。一般来说,葬礼上,地理先生用罗盘择坟地、看风水,布麽则负责诵经,将死者的魂送出去。如果不请布麽,也可。但有些亡者,经过地理先生算出属于“冷伤”亡的,则必须请布麽来诵经,将魂叫回来归祖。布麽来诵经,一般带一个徒弟帮忙。

  DZX老师的父亲,DTF,85岁,是个布麽,他师从村里侬支系的布麽学艺,又收了两个徒弟:代曹光、代兴文。据他所说,龙山里面的神就是布洛陀,布洛陀很聪明,人们万事都去问他,生病了也去问他,他就能告诉你冲犯了什么神,需要如何解。他不属于家神,是外面的神,所以要在外面祭。

  5、马关县阿峨新寨

  在阿峨新寨,我们采访了一位78岁的老人家——卢学清。他告诉我们村子里最后一个布麽田高平前阵子已经去世了,村子里没有布麽了。他没有徒弟,但是留有经书,以及铜铃、铜剑等法器。老人家说,以后丧葬等需要布麽时,只能到外村去请了。布洛陀居住的树“美洛陀”在太阳山上,他保佑寨子风调雨顺,庄稼有好收成。原先他居住的大栗树已经枯死,现又重新栽种了一棵沙树。祭祀时以一公一母两只鸡、猪肉为祭品,由各个生产小组轮流主持。WMF老师曾撰文专门介绍了阿峨新寨祭祀布洛陀活动的全过程。

  此外,壮族民间还存在很多女巫,据我们的调研,一般村子都有女巫,多的话甚至有2、3个以上,她们可以“通灵”、“叫魂”等。综上所述,文山壮族的多种宗教和民间信仰混杂并存,但又显示出多层次、和谐互通的特殊景象,这与汉族文化的先进性、壮族文化的兼容性、本土文化的根深蒂固都有很大的关系。这种现象,既来源于文山这块地区民族的多样复杂性,又和各民族文化互通有无的长期历史交流密不可分。

  四、文山麻栗坡布麽主持的赎魂仪式

  ZTH,男,1945年5月生人,从1980年就开始学习做麽。他说,他们当地的壮族传说自己从广西迁徙来到文山,时间大概是道光年间。他向我展示了他进行赎魂仪式所使用的经书《浪汉王》(卷一、二、三),经书的封皮上还贴有标签,上面写有“《荷泰书》(卷一、二、三)”、“ZTH收藏”、“挺”、“清代”等字样。ZTH告诉我说,这是文山州整理民间古籍时拿去做的登记。经书里面讲述的是汉王和祖王两兄弟相争的故事。汉王是大老婆生的孩子,祖王是小老婆生的孩子,因为祖王想要当王霸占家产,就设计杀害汉王,汉王就跑走了。后来,祖王告诉汉王父亲生病了,汉王就回家来看望父王,被祖王陷害于井底。幸得图额(龙,ZTH写成“溺”)搭救,汉王上天。汉王在天上造出16个月亮,暴晒大地,祖王让人把太阳都射下来。天底下一片黑暗。祖王请大老鹰飞上天去向汉王求情,请他回人间当王,请他给人间一个太阳、一个月亮。汉王不肯再回人间,要求人们给他丰富的祭品,从此人和动物的亡魂都归汉王管。汉王这才在甲戌甲申时间给了人间一个太阳。

  经书《论伤塘降》讲述的是赎魂的事情,用于生孩子、孩子满月前等祈求平安的仪式上。地下有12个塘,布麽吟诵的经文讲的就是“塘降”的事。人的灵魂如果犯了错,就要被关在这些塘里,布麽叙述仪式对象曾经犯过的错,才能把灵魂解救出来。ZTH说,人和动物都是人的魂变的,汉王负责分配灵魂再生。《塘降》里讲的是管血塘的王曹的神话,他是一位王子,是最后一位王。王曹的妈妈曾经天天到河边玩耍,与河里的图额(龙)相恋,怀孕以后,龙告诉王曹的妈妈,生下儿子就叫王曹,生下女儿就叫仙女。他还交给王曹的妈妈一副弓箭,叫她交给孩子,有事的时候就用弓箭射入海中,图额就会出来帮忙。王曹生活在舅舅家,一直被欺负,打猎分得的肉也不给他。他问母亲谁是自己的父亲,母亲就交给他弓箭,让他去找图额。王曹来到水边,将箭射入水中,图额就出来了。他和父亲诉说了自己受欺负的事情,并请父亲替他报仇。父亲让他不要和外家记仇,让他当管鬼魂的王。我问ZTH,汉王和王曹都是王,怎么区分?ZTH告诉我,王曹只是小的王,管血塘里的鬼魂,他还是归汉王管。

  经文《林、岳、班、鲁、刘、陆姓回老广西之路》,属于沙支系的送路经,被ZTH标号“沙之系送路经”。这是他抄写的经文,用于送亡魂上路回老家。经文内容讲述如何将亡魂送到墓地,再从墓地回到父母的居所、爷爷奶奶的居所,最后回到广西,并上到天上。里面提到的家族,如平莫的岳姓、那沙的林姓都是从广西来的。侬、蒙、陆、卢、汪姓等都是从一个叫做“者安”的地方来的。第五本经文里提及王姓都是从那劳那个地方来的。而他向我展示的第六、七本经文,都是属于沙支系的,如《南京应天府晒石谷村清河郡》(“沙之系送路经卷之十一”)。

  ZTH目前是州级非遗传承人,他希望能够申请到国家级的传承人资格,他认为自己会云南壮族三个支系侬、沙(挺)、瑞的麽,应该是有资格成为国家级传承人。他说州里也帮助他申请过,但至今尚未成功。他的师傅有本村的王德斌(已故),传授给他沙支系做麽、汉族做道的方法。此外,还有一位龙德邦(已故),传授给他做汉道的方法。他说,汉族道教的唱经要使用鼓、锣、镲等东西,一般4-5个人;而唱壮族的麽就只用铜铃,1-2个人即可。

  他还我出示了其他经书,如《(上亚下田)思仪力女(“福”的右边)》用于叙唱女儿追忆母亲生前怀胎的辛苦;《孤思仪力腮》叙唱儿子追忆母亲养育之恩;《(上亚下田)故梦用》讲述的是去世的人因为做梦做到不好的兆头,随即就得病的情形;《开麽晚鲁(上亚下田)解迷玄科(沙之系送路经卷一)》讲述的是死者生前开始生病,后因病重不幸去世;《(上亚下田)故漏玄科》讲述的是人死就要埋的道理。这些都是壮族做麽的经文,最少需要2个人配合念诵,一个人念上句,另外一个人念下一句。也可3、4个人搭配念诵。

  而《如法开经玄瘟神咒》这类则是汉族的道经。

  ZTH告诉我,壮族不同支系的丧葬仪式,都要先诵“麽荷泰”(挺支系经书),再念其余的不同经文,虽然“麽荷泰”的经书是来自挺(沙)支系,但仍通用于各支系的丧葬仪式,甚至ZTH在为汉族人家做丧葬仪式时,都要诵“荷泰”经书赎魂(超度)。在沙支系的丧葬仪式上,唱完三本“荷泰”经书后,要为广西来到麻栗坡的沙支系“麽沙”,念之前提及的沙支系经书;在侬支系的丧葬仪式上为侬支系“麽侬”,大概有5、6本经文,姓氏有陆、沈、罗等;当地的赵、骆、李等姓氏家族,虽然现在是壮族,但来源是湖南、江西、河南、贵州、广西等地方的汉族,在这些家族人员的丧葬仪式上就要请“师公”,念完“荷泰”经书后唱汉族道教的经文。他说,丧葬一开始都要请布洛陀来坐镇,他是世上最大的神,沙支系的麽经里涉及布洛陀不太多,侬支系的经文里提及较多。我问他经文中的《水魂经》讲什么的,他告诉我说那是叫生魂的经文,如小孩子掉到水里回来哭闹、脸色蜡黄不健康等情况,都要来请布麽做法,叫回生魂。而《叭求花愣(左提手旁)他太(左“女”旁)》则是沙支系的经文,祈求花母花娘赐予“花”,即为求子的经文。壮族一向把未出世的孩子视为天上的“花”。ZTH说在麻栗坡还有自称为“chuang”这一支系的,姓覃,来自南宁。

  我问ZTH,布洛陀是怎样一个神?他说,布洛陀和麽渌甲(mo lok gap)是师徒两个人,做麽有不懂的都要去问他们。他也不太清楚他们是男是女,但是没有他们是“两口子”的说法。而当地的师娘(memot),只有生病的时间很长,连做麽都没有好转的情况下,才去找她们做仪式。她们主要举行叫魂、走阴等仪式。

  我又问ZTH麽和道有什么不同?ZTH说,麽也是道,道也是麽,道教的教主是太上老君,麽侬的教主应该是布洛陀,而沙支系的仪式是属于汉族的道教,信奉太上老君。我又问他有没有对布洛陀的祭祀?他回答说没有特殊的祭祀,只是在请布洛陀来的时候烧香,请他指点。他自己也对这点感到很疑惑,说如果布洛陀不是大的神,不会每场仪式都要请他来,但说他是大的神,但又没有对他的专门祭祀。

  我又问他丧葬仪式中什么时候用铜铃,什么时候用铜锣、铙等其他乐器。他说,在“荷泰”仪式上吟诵3本经文的时候要用铜铃,2、3个人一起配合唱,专用于头天赎魂的时候。后面唱“送路经”时,在来自汉族的那部分家庭的丧葬仪式上才使用其他铜锣、铙、木鱼等乐器。唱完三本“荷泰”经文后,再念诵侬支系的经文就什么乐器都不用,只是单纯地用嘴“麽”,最少也要2个人配合,多的3、4个人配合也行。

  后回到文山市,接到WMF老师电话,说ZTH在他那里,我便过去拷资料,再了解些情况。WMF老师认为ZTH所做的仪式带进了汉族道教的内容,在砚山、西畴、丘北等县的壮族群众,依然不能接受汉族的道教文化,砚山、西畴等地的布麽在仪式中,什么乐器都不用,最多用铜铃,其他的汉族仪式乐器都不能接受。这与我认为布麽早期仪式活动中只使用铜铃的观点相吻合。

  我们三人有对布洛陀进行了讨论。ZTH认为,布洛陀就是太上老君。他说,“先无天无地,先无日无月,先无山无水,老君开天地,盘古造日月,传下水龙鱼”,既然最早的神是太上老君,太上老君就是布洛陀了。ZTH的推理很自然,在他看来,布洛陀是最大的神,太上老君也是最大的神,那二者就是同一个人了。辩证地来看,太上老君是来源于汉族的道教神,是ZTH在学习了道教仪式及经书之后引入的,他同时认为布洛陀是最高的神,这是壮族文化的传统信仰。从他的这个观点,我们也能见证壮汉文化在历史潮流中日益融合的趋势。

  从以上的田野经历可看出,云南文山布麽活动的现状及其信仰体系展示出壮族传统文化的强大生命力与兼容性。布麽在历史文化过程中并不是固步自封、顽愚不化,相反,他们既保持了支系文化的特色,又通过互通有无、相互学习,推进了麽文化的交流与相互借鉴。在本民族文化内部传承与发展的基础上,布麽对强势的汉文化也采取了积极学习的态度,并逐步实现了“为我所用”的良性结果,这对于壮族民众对本民族文化的继承与汉文化的接受,都有着积极的意义。也正因为如此,文山麽文化才形成了今日缤纷琳琅、支系并存、兼具共性的局面,并保持了对布洛陀的一致信仰。

  [1] 王明富:《云南省马关县阿峨新寨祭布洛陀神树调查》,《文山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3年3月。

  [2] “挺”支系语言属于壮语北部方言,据王明福老师推测,或为句町古国后裔。

  [3] 笔者认为“龙”即壮语的ndong,即“森林”的意思,龙树崇拜来源于对森林的崇拜。

原载《广西民族师范学院学报》,2015年第6期(总第103期),第10-14页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