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情诗?道歌?——谜一样的仓央嘉措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0-11-02  作者:才让卓玛
0
  那一日/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诵经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很多人知道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知道他在藏文学史上的特殊地位,了解他短暂一生的传奇,是因为这首诗。然而种种迹象表明,它只是假托仓央嘉措所作。因为仓央嘉措的诗是采用藏族群众普遍喜爱的体民歌,用的是六字三顿四行的形式。

  因为“赝品”而闻名天下,诚然,这是一个悖论。其实,仓央嘉措的一生、一生的诗作又何尝不是一个接一个的悖论呢?

  一代活佛,却因种种原因,从小过多接触尘世,直到15岁才坐床,入住布达拉宫。布达拉宫里的单调让他厌倦了学习,厌倦了不自由的达赖喇嘛的生活,却在学习经文中对藏文修辞学和诗律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开始写诗并一发而不可收拾。从字面上来看,他的诗的内容大多与“情”有关,如:如果遂了姑娘心愿,今生就与佛法无缘;若到深山幽谷中修行,又辜负了姑娘的芳心。又如:在那东方高高的山尖,每当升起那明月皎颜,玛吉阿米醉人的笑脸,就冉冉浮现在我心田。

  但是,我们无法想象,仓央嘉措,这位青春年少的宗教领袖是用笔在书写对爱情的渴望,还是把“道”隐藏在了情诗之中。年轻的活佛说:住在布达拉宫,我是持明(有很高佛法造诣的僧人,被称为“持明”)仓央嘉措;在拉萨的民居中,我是浪子宕增旺波。

  他常常装扮成平民百姓,走出深宫寺庙,到民间亲身体验普通人的生存状态和情感。但是,在藏族聚居区,流传着一个说法,即仓央嘉措还肩负着一个重要使命——观世音菩萨曾托梦给他,让他在凡间寻访至尊救世度母女神,以助众生之利。因为救世度母女神常以绝美女性的形象出没于尘世俗间,所以在西藏很多地方都曾留有仓央嘉措寻访救世度母女神的“神迹”。

  这也是仓央嘉措诗作“道歌说”的来源。有很多研究仓央嘉措的学者认为,他的很多诗歌都是以或暗示或譬喻或指代的手法,表达了佛学中的某些观念,隐晦地表达了他本人的处境。最强有力的一个例证是:洁白的仙鹤啊,请将你的双翅借我,我不会远走高飞,只到理塘就回。因为七世达赖喇嘛就降生在四川理塘。

  作为一代宗教领袖,仓央嘉措没有在布达拉宫留下灵塔。有人说,24岁的央仓嘉措把生命托付给了蔚蓝的青海湖——在青海湖畔,他患了病;也有人说他是遭人暗算,吃了有毒的食物。传说在这里分出了无数支流。无法阅读藏文字史料的我更愿意相信他从此隐姓埋名,一生颠簸,弘扬佛法,普度众生。因为我始终觉得24岁的他并没有完成他达赖喇嘛的使命。也因为这点“一厢情愿”,我更愿意相信仓央嘉措的诗是道歌而非情歌。 (作者单位:青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报 2010年11月2日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