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纳西族丧仪挽歌《梦咨》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06-11-03  作者:巴莫曲布嫫 编撰
0

  《梦咨》又作《挽歌》,是一首800多行的五言经诗,"梦咨"是纳西语,直译为"挽唱寿终"。按纳西风俗,老人去世后要延请东巴举行三天的开丧超荐仪式。 《梦咨》是在第一、二天的晚上唱诵,由东巴在死者的灵堂前领唱,乡邻老人及亲族长辈和之。全诗由三个部分组成。

  第一部为《送丧挽歌》。包括六个小节:第一节为"出处来历",一作"古谱歌",唱的是天地、万物、人类的起源和死亡的由来。第二节为"治办丧礼",唱的是丧仪的出处、来历及治丧的种种规矩。第三节"说老议事",唱的是天地会老,诸神会死,祖先也死;接着叙唱各种动物的老和死,以说明死亡是自然规律。又叙述各民族不同的葬仪:藏族老者死在土屋,儿女以氆氇搭肩,打牦牛以祭;白族老者死在瓦房,儿女用锦缎搭肩,宰白猪以祭;纳西老者死在板房,儿女拿麻布搭肩,杀羊以祭。 第四节"送丧之歌",以鹤死送西天,"天是鹤故乡,鹤不转回来";鸭死送海中,"海是鸭故乡,鸭不转回来"起兴设喻,说明人死"送到北方去","北方是故土,逝者不转来"的人死归祖的宗教理念。第五节"丧舞之词",叙唱"鹤要跳丧舞","鹿要跳丧舞","虎要跳丧舞",以说明人们也要跳丧舞以压鬼送魂的道理,并描绘了人们戴着鹤羽孝帽、虎皮孝帽、红牦尾孝帽,穿着鹿皮白底鞋,跳丧舞镇鬼的情形。第六节"迎受福泽",以鹤飞上白云留下鹤羽、鹿跳上雪山杨林留下鹿茸、虎纵上原野山脚留下斑纹、牦牛跃上过虎山留下牦尾等设喻,表达了送逝者归祖后,"福泽降人间"的愿望。

  第二部:《养马卖马》,一作《女贵族衰老记》,限于妇女死时唱诵。叙唱的是三个女子,养了三匹好马,精心修饰马的鬃毛,并配上精美的马鞍、垫子、袢套、镫子。每天都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到筑壕山去骑马,每日都骑三个时辰,天天跑马,不事纺织,不去背水,也不砍柴,都让男奴女奴去做。这样已有三年,老了还不觉得。有一天奴仆都不起床,她们只好去背水,影子照到水里,映出了白发,才发觉老了,就丢桶扔瓢转回来,带上金盆玉梳,到永宁白露海边去梳洗照影,知道果真是老了。她们又去跑马,但村头有危岩。村尾有深潭,不能跑了。有一天她们遇到吾阿哥,要她们把马卖给他,说女子不兴骑马。她们不肯卖给他,就到丽江四方街、中甸、苏罗、俄亚、拉套和永宁去卖马,没有卖出去,无奈之下就把马儿放掉了。

  第三部:《买卖寿岁》,又作《男贵族衰老记》,限于男性死时唱诵。叙唱的是一个叫"吾阿哥"(一作"苏罗苏生若")的富人,金银满匣,宝珠满斗,粮食满仓,呢毛满架,绸缎满箱,牛马满厩,羊群遍山,建有八个寨,什么都有,什么也不愁。一天他带着黄金木盆、仅竹槽床去金沙江边淘金,从水里照见自己"鬓毛白两颊",还认为不是自己,看来看去,不是别的影子,方知已老。他弃盆扔槽在江边,想回去把短龄卖掉,买回长寿。于是他从拉白地方启程,翻过玉龙山,来到山下白沙街,后到丽江四方街、又到鹤庆布米街、鹤庆街、大理三月街、昆明城,每个地方都转了三圈,发现街上什么都有卖的,就是唯独没有买寿卖寿的人。他卖不出短龄,卖不回长寿,只好哭着往回走。路过昆明碧鸡关时,发现杨柳树来时绿荫荫,去时黄枯枯,叶也掉了,树也老了,方悟万物都有盛衰的更替,于是说了声"吾男已苍老,就让老去叭!"笑着回到故乡来。

  《梦咨》虽由以上三部组成,又可单独成篇。首先,三部所表述的生死观是一致的,即认为人的老和死是生命的普遍规律,诸神会死,九代祖神也会死,飞禽走兽无不死,天也因天神之死而显其老,地也因地祗之死而显其衰,那么人的死亡也正常和必然的现象。这种认识是建立在生命运动、沧桑变化的基础上的。其次,作品的意义还在于它阐述了向死而生的思想,把死和生进行了辨证的连接,如第一部第三节叙唱有老又有生,天怕老而生云,地怕老而生草,雪山怕倒而立岩石,金江怕涸而纳九溪……尽管这种认识还想当素朴,但阐说的是有生就有死的生命连绵过程,东巴畅达地唱诵着:“人生有了老死,自古就有始。不必去惜老,不必去怜死?”表达了既有生死更迭,便死而无哀,哀而不伤,挽而不泣的直面人生的勇气,表现了纳西人民乐观豁达的文化心态和放眼于未来的人生追求,这种见深悟透的人生观,颇富朴素的辨证思想的哲理。再者,第二、三部都以诙谐的调子,揶揄的口吻,讲述了男女主人公于富贵之中百无聊奈、蹉跎岁月、空虚迷茫的有闲生活,讽刺和鞭笞了富庶阶层心灵空虚、养尊处优、游乐人生、白日做梦的骄奢和无度;以生动的故事,告诉人们光阴不会停留,青春易去,红颜易老,不能虚度年华,珍惜时间的道理,起着劝戒和警示世人的教育作用。而在丧仪上叙唱如此令人捧腹的幽默故事,将讽喻文学引用到悼亡场合中,也与古代纳西族社会"娱死以乐生"的特定习俗有密切的关联,这其中的深层意味在于借诙谐幽默冲淡悲哀气氛,同时也让人们从故事中顿悟人生生死的常理,以乐观豁达的心态直面人生。这样作品将哲理与通俗、训谕与讽刺微妙而和谐地构成一个整体,东巴诵之意犹未尽,人们听之则余味无穷。

  《梦咨》的艺术特色也很突出。盖而言之有如下几方面:其一,通篇采用齐整的五言句式,语言简洁有力,音韵铿锵,朗朗上口,有的描写具有格言的情调,如:“泼了这碗水,不能再舀回;射了那支箭,不能再折回;去世这个人,不能再复回。”“树长会倒腐,花开会凋谢;人生大地上,人亦会老死?”其二,排比句段的大量运用,使作品语势贯通,直泻而下,用于叙述则将道理阐发得很透彻,使人折服;抒情时则将感情抒发得淋漓尽致,引起共鸣;讽喻时则条理清晰,别有风味,如描写富人在江边水里照影时的几个排比段写得很优美:“认为是星影,看一看天上,白天无星星,不是星影呵!认为是草影,看一看江堤,堤上不长草,不是草影呵!可是自己影?细细看江里,鬓毛白两颊,却是老了呵!”其三,以细腻的笔触进行赋式的铺叙,形象栩栩如生,如摹绘三女为炫耀自己富贵而精心打扮的坐骑:“垫氆氇鞍褥,架金黄鞍子,拴银白肚带,系玉绿袢胸……铺虎皮褥子,套鹿角辔头,安玛瑙镫子;马头插鲜花,胸系红牦尾,骏马生四蹄,金鞍套骏马?”铺陈中还多用比拟手法和对偶句式,有的诗节写得颇富文采,如写三女卖马不遂弃马时的场景:"褥子掷岩上,似高原虎跃;鞍子抛岩间,似岩羊蹦跳;垫毡丢岩穴,似白云起飞;肚带扔岩边,似大蛇爬行;袢胸弃岩腰,似彩龙腾奔;马蹬掷岩尖,似在下冰雹;辔头丢岩头,似鸟远翱翔。"其四,夸张和比喻的运用,使叙事和抒情更加生动形象,感情充沛,如把逝者比喻为飞禽:"梁间栖雁子,今夜栖家里;乌鸦歇枯树,明晚歇何处?"有的排比段连续设喻,反复吟咏,生动而优美:"天际白云间,鹰鹤不觉老,白羽掉面前,方知自己老;原林白山脚,虎豹不觉老,威毛掉面前,方知自己老;雪山白杨林,斑鹿不觉老,白角掉面前,方知自己老;……苏吉大山谷,雉鸡不觉老,翅尾掉面前,方知自己老。"这些形象的比拟,深涵着朴素而精妙的道理,包孕着激发人们珍惜光阴,热爱生命的哲理。其五,讽刺诙谐的戏剧性故事与悲壮肃穆的送丧经歌交相迭映,演绎铺排,哀悼之中谐出讽喻劝诫的奥妙之理,生发出强烈的艺术效果,形成了独特的风格。

(本文系撰编者为《中华文学通史》所写章节,
原引文注释和参考文献请参见原书:《中华文学通史》,北京:华艺出版社1997年版)

文章来源:本网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