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美丽的玫瑰灿烂地开:喀什少数民族女作家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09-04-14  作者:赵俊芬
0

 
  骏马奖、青年文学奖……当一个个文学大奖花落喀什时,阿提克姆·则米尔、其曼古丽·阿吾提、祖丽菲娅·库勒提根……这一位位少数民族女作家的名字也随之变得耳熟能详。

  仅从加入地区作家协会作家的人数来看,少数民族女作家比例并不高,地区作家协会共有300多位会员,其中少数民族女作家仅占其中一小部分;但就是这一小部分的少数民族女作家,这几年却获得了文坛上不少的大奖。

  由于教育程度的提高和社会地位的改变,少数民族女作家这几年发挥出了越来越强劲的创作能力,呈现出“春水”般涌动的赫赫声势……

  冰山为镜笔作画

  2月28日,已是初春时节,窗外阳光很好。

  虽然医生多次警告不可以再看书,但阿提克姆·则米尔仍习惯性地拿出一本书,就着暖洋洋的阳光,开始读起来。她告诉记者,自己从小就是这样,从不浪费生命中的一分一秒,每天都积极地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

  7岁那年,阿提克姆·则米尔就开始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种大部头著作,看不懂的时候请教当老师的妈妈,常常会把妈妈吓一跳。16岁那年,她考上了大学,离开了塔什库尔干,见到了更广阔的土地。外面精彩的世界与家乡的反差是那么强烈,这让阿提克姆·则米尔意识到了家乡人民的善良和生存的艰苦,她要把这些写出来,让所有人了解自己民族淳朴的风俗和艰难的生活。从此,她开始写一些以塔吉克族民族风俗为内容的小说和诗歌,渐渐地,在文学界获得了关注和好评。

  大学毕业后,阿提克姆·则米尔成为了一名舞蹈老师,翩翩起舞的同时她仍坚持写作。但是没过几年便遇上了“文革”,她忍痛放下了手中的笔。“文革”结束后,阿提克姆·则米尔再次执笔,以深厚的文学功底,写出了短篇小说集《冰山之心》、《帕米尔的故事》、《啊!妮格尔》,第一部描写塔吉克族的长篇小说《离太阳最近的人》,舞蹈类丛书《中国民间舞蹈集成新疆部分·喀什地区》,诗歌集《换新年》、《冰山情》等不同文学体裁的文学作品。1999年,短篇小说集《冰山之心》荣获少数民族文学成就最高奖——骏马奖。2005年,她成为我国唯一一位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的塔吉克族女作家。

  阿提克姆·则米尔介绍说:“我写作的经验很简单,多看书、多观察、多体会。看书可以让你的思维更灵活,观察和体会能让你的作品更生动。只要你喜欢写,写作并不是一件难事,更何况现在的写作环境这么宽松。”

  阿提克姆·则米尔以为自己会一直这样,按自己喜欢的路走下去,但是,谁也没想到,1999年,一场大病几乎夺去了她的生命。虽说现在身体好了一些,但64岁的阿提克姆·则米尔再也不复当年的风华。医生叮嘱她不能再看书和写作,否则病情会加重。她只好停下手中的笔,但她并不甘心:“我现在每天都坚持锻炼、看书,用大脑去想我的作品结构。总有一天,我的身体状态会好起来的。只要我活着,我就一定要写下去。”

  用诗歌书写人生

  和阿提克姆·则米尔一样,地区维吾尔出版社女编辑其曼古丽·阿吾提也是骏马奖的得主。不同的是,阿提克姆·则米尔以小说见长,而其曼古丽·阿吾提以诗歌取胜,至今已出版《霹雳》、《复仇之女》、《石雕叶子》、《其曼古丽诗集》四部诗集,其中《其曼古丽诗集》获得骏马奖。

  年仅34岁的其曼古丽·阿吾提从小就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她告诉记者:“我4岁半的时候,在文联工作的爸爸就开始为我写小儿诗歌,教我背诵。我喜欢看书,爸爸妈妈给我买了好多的书,别的小朋友在玩的时候,我都在看书。和我的同龄人相比,我受到文学方面的培养更多一些。”

  从小到大对文学的耳濡目染,使其曼古丽·阿吾提在写作方面一直卓尔不凡。问到写作的技巧,她笑着说:“我写诗没什么技巧,全凭我的灵感。我从不刻意去创作,灵感来了就写出来,写出来就不会再去修改。我写诗基本上都是在等车的时候打的腹稿,等车的时候我的思想最活跃,我用心观察面前的一切东西,这时,眼中的每一件东西都饱含了我自己独特的感情,创作也就有了灵感。”

  其曼古丽·阿吾提独特的创作视角使她的作品呈现出这样的特点:内容不被时空的自然顺序所束缚,她把过去和现在、幻想与现实掺和在一起表现自己的思想,并力求按原来面貌表现人们的幻觉、直觉和暗含的意识。在她的作品中可以看到带有浓郁民族色彩城市中生活的女人,对传统与新生活一现即逝的细微感觉,对自由爱情以及男性原始个性的向往,对女人们的各种心理状态描写。她的诗作中那些独特的语言在表现作品的内容上起到了很重要的作品。

  许多读者认为其曼古丽·阿吾提的诗歌属于朦胧诗,对此,其曼古丽·阿吾提解释说:“我的诗不是朦胧诗,在我看来它们全是写实主义的。我的诗里,每一个出现的意象,都在表达我的思想和情感。诗歌是作者内心的流露,只有用心描述,才能与读者产生共鸣。”

  谈完自己的作品,其曼古丽·阿吾提告诉记者,去年获得骏马奖后,她已成为众人关注的文学明星,但是她并不满足于目前的成就,她仍在不断努力,为自己的事业开辟另一番天地。

  目前,其曼古丽·阿吾提除了担任维吾尔出版社编辑之外,她还是一位导演,任天山电影制片厂电影《相爱的旅程》副导演一职;她还是一位词作者,在近期举办的“歌颂新疆流行歌曲创作比赛”中,她创作的歌词《濛濛细雨》夺得了金奖。

  以文学为引导,其曼古丽·阿吾提的路将越走越宽。

 

 

  幸福的家庭是我创作的动力

  在祖丽菲娅·库勒提根的记忆里,常常有一个画面浮现———在馕坑边微弱的火光里,五个孩子像星星围着月亮一样,靠在父亲身边,听他讲故事。于是,在写累的时候,祖丽菲娅·库勒提根一想到父亲关爱鼓励的眼神,就精神百倍,创作欲望极强。

  与她的前辈阿提克姆·则米尔、好朋友其曼古丽·阿吾提相比,祖丽菲娅·库勒提根的写作环境要艰苦一些。她是香妃墓的一位普通售票员,一年四季工作都很忙碌,没有固定的节假日。最辛苦的旅游旺季,她有时候每天要工作12小时,回到家常常累得说不出话来。

  她的女儿对记者说:“我的妈妈好辛苦啊,她上了一天的班,还要回来写作,我经常半夜起来,还看到妈妈在写东西。有一天,我一看表,都已经三点了。”

  而祖丽菲娅·库勒提根却说:“辛苦是辛苦一些,但一旦写出自己满意的作品了,就觉得很快乐。说实话,这些年我们妇女的社会地位越来越高了,我的工作和爱好家里人都很支持。特别是丈夫,他在疏勒县政府工作,每天早出晚归,我却比他还忙碌,家里的家务都是他做的,就是为了让我有时间写作。”说完,她感激地看了丈夫一眼。

  听妻子这么说,比拉力·阿不都热西提有些不好意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嘛,我的妻子喜欢写作,而且这几年也出了几本书,大家评价都不错,我也替她高兴。”

  “我和妻子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亲眼见证了她一步步走向成功的过程。她18岁在《新疆妇女》上发表了第一篇小说《项链》,从此,发表的小说越来越多,五年之后,出版了小说集《稻草人》,她的小说基本上篇幅都很短,但内容往往一波三折,结尾也总是出人意料,有点像美国作家欧·亨利的风格。”

  今年38岁的祖丽菲娅·库勒提根至今已出版了《樱桃》、《稻草人》、《阿依图伦》等多部中短篇小说集。她以独特的艺术感觉和丰富的想象力,以及勤奋严肃的创作态度,显示出了难以估量的文学潜力。2006年,她获得了新疆首届青年文学奖新人奖。

  擅长写短篇小说的祖丽菲娅·库勒提根近年来也尝试着拓宽写作面,她常常利用工作之余,深入喀什市老城区和高台民居,体验那里居民的生活,最终创作了《伤心难愈》、《加南街轶事》这两部讲述老城区人民生活的长篇历史小说,将在今年5月出版。

  在采访中,她的丈夫比拉力·阿不都热西提在旁边给妻子当翻译,他们的两个漂亮女儿像小天使一样,在客厅里跑来跑去。怪不得祖丽菲娅·库勒提根说,幸福的家庭是她创作的动力。(文章来源:喀什日报)    


文章来源:喀什政府信息网 2009-4-10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