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巴莫曲布嫫]约翰·迈尔斯·弗里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7-09-22  作者:巴莫曲布嫫
0

 

  约翰·迈尔斯·弗里 (John Miles Foley,1947-2012)

  约翰·迈尔斯·弗里(John Miles Foley,1947-2012),国际著名的史诗学者、古典学者和口头传统比较研究专家。美国密苏里大学威廉姆·拜勒杰出人文学术讲席教授,校董会古典学和英语资深教授,口头传统研究中心主任,《口头传统》学刊创刊人和主编,e研究中心主任,“通道项目:口头传统与互联网”创办人,口头传统研究国际学会发起人。弗里在国际口头传统研究领域中堪称是一位承前启后的领军人物,对古典学、史诗学、民俗学、斯拉夫学、互联网时代的传播研究及相关的平行学科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弗里1947年1月22日出生在美国麻萨诸塞州北汉普顿市。1969年毕业于科尔盖特大学,获数理化学士学位;1971年在麻萨诸塞大学获英语文学硕士学位;1973年在贝尔格莱德大学专修南斯拉夫语言文学;1974年在麻萨诸塞大学获比较文学博士学位,研究方向是中古英语、古代希腊语和南斯拉夫语,后来分别在哈佛大学(师从阿尔伯特·洛德)和贝尔格莱德大学完成博士后研究。1974至1979年在爱默里大学任英语助理教授;1979年转至密苏里大学执教,先后任英语副教授、教授和古典学教授,1985年荣膺威廉姆·拜勒杰出人文学术教授;1996年至1999年任古典学系系主任;1997年荣膺校董会古典学和英语讲席教授,直至2011年退休。2012年5月3日凌晨,弗里因病医治无效,在美国密苏里州哥伦比亚市辞世,终年65岁。

  弗里精通法语和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兼通古希腊语、拉丁语、德语、意大利语、古英语和中古英语等,长期致力于口头传统的比较研究,其主要的研究领域是古希腊史诗、中世纪英语(盎格鲁─萨克逊语)、南斯拉夫语和民俗学。1986年弗里在密苏里大学创立“口头传统研究中心”(The Center for Studies in Oral Tradition, CSOT),并一直担任中心主任;同年他还创办了学术期刊《口头传统》(Oral Tradition),成为“口头程式理论”(Oral-Formulaic Theory)学派自洛德之后的主帅,被誉为国际口头传统研究的领军人物。他用功极勤,著述颇丰,生前发表了超过200篇的专题研究论文,其中涉及口头传统、古希腊、中世纪英语及南斯拉夫的论文达175篇;代表性专著主要有《口头创作理论:历史与方法论》(The Theory of Oral Composition: History and Methodology, 1988,中译本名为《口头诗学理论:帕里─洛德学说》),《传统口头史诗:〈奥德赛〉〈贝奥武甫〉及〈塞尔维亚-克罗地亚归来歌〉》(Traditional Oral Epic: The Odyssey, Beowulf, and the Serbo-Croatian Return Song, 1990),《内在的艺术:传统口头史诗的结构与意义》(Immanent Art: From Structure to Meaning in Oral Traditional Epic,1991),《演述中的故事歌手》(The Singer of Tales in Performance, 1995),《荷马的传统艺术》(Homer's Traditional Art, 1999),以及《怎样解读口头诗歌》(How to Read an Oral Poem, 2002)等。

  弗里曾多次前往塞尔维亚的乌玛迪安地区从事田野调查工作,并几度前往哈佛大学“帕里口头文学特藏”进行档案研究,后来编校并翻译了帕里和洛德于1935年采录的南斯拉夫古斯勒歌手哈利利·巴日果利奇演唱的史诗《穆斯塔伊贝之子别齐日贝的婚礼》(The Wedding of Mustajbey's Son Bećirbey as Performed by Halil Bajgorić,2004)。有理科背景的弗里,早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就发表过以计算机研究口头叙事的三篇论文,其箧中遗著《口头传统与互联网:思维通道》(Oral Tradition and the Internet: Pathways of the Mind,2012)是其长期探索口头传统和互联网运作规律的学理抽绎和智慧结晶,深有文化哲学的旨趣。本着其一贯践行的知识、艺术及观念的彻底民主化精神,该著在文稿付诸出版的同时便以网络呈现方式(http://www.pathwaysproject.org)对所有受众免费开放,并鼓励读者通过在线回应或供稿进行参与性对话,从认识论到实践论皆可谓独出枢机。

  弗里立足于发扬并拓展“帕里─洛德学说”,在自己的治学中将“口头程式理论”的思想精髓和“讲述民族志”、“演述理论”、“民族志诗学”、“语义指涉”、“接受美学”等20世纪最为重要的理论和方法论创造性地融汇于口头传统的比较研究中,先后系统地提出了“口头传统的比较法则”、“演述场”、“传统指涉性”、“史诗语域”、“大词”、 “交流的经济”、“传奇性歌手”、“口头诗歌四类型”、“口头传统/文本技术/互联网技术并立”及 “思维通道”等概念工具和理论学说,从而构造出独具学术个性的口头诗学体系和口头诗歌文本的解析方法。在这些概念工具中,弗里对传统口传史诗的意义解码则基于文本性质与接受美学的理论话语及其深刻的理解。他认为“意义”在本质上是一个参与的过程,而非一种纯粹的文本现象,由此提出的“传统指涉性”(traditional referentiality)成为其《内在的艺术:传统口传史诗的结构与意义》一书的理论生长点,为其之后的几部专著进入“传统口头诗学”的建构提供了语境诠释的理论框架,在口头传统研究领域形成深远影响。弗里一向主张在探问什么是传统文本之前首先应该探问文本是如何传达意义的,而意义的生成过程才是口头诗歌的重要特征;不论是口头文本还是源于口头的文本, 传统本身也提供了具有阐释力度的编码规则,但需要去发现。换言之,需要研究者将演述者及其受众纳入文本接受史的考察范围,从而按照传统本身所赋予的意义生成机制和美学结构去阐释传统,并从文学接受的立场去理解和揭示口头传统的艺术法则和诗学规律。

  弗里本人还曾以《“谚语”之通鉴》(An Almanac of *Proverbs*)为题,将毕生从事口头诗歌研究的心得和洞见归纳为朗朗上口的10条“自创谚语”(homemade proverbs):(1)口头诗歌与语言的运作规则一样,且有过之而无不及;(2)口头诗歌乃是一个复数名词;(3)演述使事件成其为可能,但传统乃是该事件的语境;(4)口头诗歌的艺术通过其特殊的语言而显现,但并不止于特殊语言;(5)解读口头诗歌的最佳指南恰恰在未曾刊印的词典之中;(6)演剧方为要害(而非脚本);(7)重复乃症侯,非病兆也;(8)创编和接受乃是一枚硬币的两面;(9)解读既要深入到符码的背后,也要涵泳其间;(10)真正的多样性需要参照系的多样性。这些洞见也是他毕生探寻“传统口头诗学”的经验总结,胜义纷披,掷地有声。

  弗里在古典学、语文学、史诗学和口头传统研究等领域都有广泛的学术影响,他先后被34家出版社和学术刊物聘为首席顾问、主编和编委会委员,主编了一系列学术著作和研究专集,如《口头传统文学:艾伯特·洛德纪念文集》(Oral Traditional Literature: A Festschrift for Albert Bates Lord, 1981),《文学中的口头传统:语境中的阐释》(Oral Tradition in Literature: Interpretation in Context, 1986),《口头程式理论与研究》(Oral Formulaic Theory and Research: An Introduction and Annotated Bibliography, 1985),《口头传统之比较研究:米尔曼·帕里纪念文集》(Comparative Research on Oral Traditions: A Memorial for Milman Parry, 1987),《口头程式理论:民俗个案辑录》(Oral-Formulaic Theory: A Folklore Casebook ,1990),《口头传统教程》(Teaching Oral Tradition, 1998),《古代史诗指南》(A Companion to Ancient Epic,2005)。他还主编了在学界颇有影响的三套丛书,分别是“洛德口头传统研究丛书”(A. B. Lord Studies in Oral Tradition)、“演述与文本之音声”(Voices in Performance and Text)及“口承与书写的诗学”(Poetics of Orality and Literacy),总计已出版27种之多。

  作为国际口头传统研究领域的核心学术期刊,《口头传统》学刊在弗里的精心培育下稳步发展。其生前该刊已出版26卷,既重视理论和方法论的探讨,也推崇具体领域的学术实践和个案研究;在众多的分析性文章和实证性研究报告之外,还先后刊发了特定地区、特定传统的23期研究专辑,涉及西班牙民谣、阿拉伯传统、南太平洋传统,塞尔维亚-克罗地亚传统,美洲印第安传统、非洲传统,亚欧丝绸之路的史诗传统,南亚妇女传统,纪念瓦尔特·翁、口头传统要论、中国口头传统、演述文学、鲍勃·迪兰的演述艺术性、巴斯克诗歌、声音效果,以及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口头传统等主题。2006年以来,弗里及其团队力图在口头传统与互联网之间的结点上拓展这一跨学科领域的学术空间和国际交流;两年后该刊全面实现数字化与网络共享,读者可以前往http://journal.oraltradition.org免费下载该刊自1986年创刊以来的所有电子版论文。

  弗里生前一直活跃在欧洲、非洲、亚洲、北美和中美洲以及和美国各地的高校讲坛上和相关科研机构的学术论坛上,先后开设的讲座超过250场,讨论课程多达50种。作为芬兰国际民俗学者组织(FF)学术顾问委员会的委员,他还是该组织暑期学校(FFSS)常年特聘的史诗工作坊(Epic Workshop)的讲席教授,为世界各国包括中国培养了一批批史诗学者和口头传统研究专家。大约20年前,弗里首次来到北京,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开设专题讲座,并前往内蒙古地区进行田野作业,由此不仅将“口头程式理论”的种子播撒到了多民族的中国,还将将蒙古族史诗歌手却邦和藏族掘藏史诗传统纳入其比较研究视野。他的专著《口头诗学:帕里—洛德理论》的中文版面世后(朝戈金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年版),“口头程式理论”与口头诗学的研究理念对中国的口头传统研究和史诗学建设发生了深刻的影响。2009年6月弗里应邀在首届“IEL国际史诗学与口头传统研究讲习班”担任讲席教授;2011年5月弗里抱病来到北京出席“中国社会科学论坛:世界濒危语言与口头传统跨学科研究”。

  弗里还是美国语文学会、美国民俗学会、美国现代语言协会、美国斯拉夫研究促进会、文本学术学会、中西部和南部古典学联合会等学术团体资深会员,以其卓著的学术实绩赢得了三十多项的荣誉和学者奖,如美国民俗学会杰出会员(1989)、法国司汤达大学(格勒诺布尔)荷马研究中心研究员(1993)、国际民俗学组织(赫尔辛基)终身会员(1993)、俄罗斯科学院传统文化项目常设组织委员会委员(1993)、美国学术团体协会理事会高级研究员(1995-96)、芬兰人文科学院民俗学者咨询委员会委员(2001-05)、北欧高等研究院研究员(2006)、美国现代语言协会民俗与文学分会主席(1987,1990),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口头传统研究中心首席学术顾问(2009)等,曾荣获古根海姆基金会学者奖、国际南斯拉夫研究与交流基金奖、塞尔维亚科学院─贝尔格莱德大学学术奖、富布莱特—海斯奖、美国现代语言学会杰出奖、哈佛大学梅隆基金特别奖、两度获得《选择》杂志年度“杰出学术著作奖”、密苏里大学国际参与奖、传媒生态学会瓦尔特·翁终身学术成就奖、芬兰卡勒瓦拉学会奖等。

  朝戈金在《约翰·弗里与晚近国际口头传统研究的走势》一文中,从以下五个方面系统地总结了弗里一生的学术贡献:(1)从古典史诗到口头史诗:“口头程式理论”的当今旗手;(2)从“大词”到“传统指涉性”:口头诗学的践行者;(3)倡导一门新学科:口头传统研究的领路人;(4)口头传统与互联网:“思维通道”上的先行者;(5)无尽的怀念:远行的“故事歌手”(《西北民族研究》2013年第2期)。弗里在学术盛年期突然离世令人扼腕,但他倾其一生之力躬耕在口头传统的华野天地已然硕果累累,泽被后世。由他主持编纂并一直保持在线更新的“口头传统文献宗略”(Summative Bibliography from Oral Tradition,http://bibliography.oraltradition.org/),已经集纳16000个条目,涉及上百个不同的研究领域,堪称口头传统最为详备的研究索引;他制订的“口头传统电子指南计划”(e-Companion to Oral Tradition)已完成“《怎样解读口头诗歌》电子指南”(E-Companion to How to Read an Oral Poem)和“南斯拉夫口头史诗电子版”(An eEdition of a South Slavic Oral Epic)两个子项目,并已逐步扩展到《口头传统》学刊部分论文的多媒体在线呈现;他倡议创办的e研究中心已顺利实施“通道项目:口头传统与互联网”(The Pathways: Oral Tradition and the Internet,http://www.pathwaysproject.org/);他发起成立的口头传统研究国际学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Studies in Oral Tradition, http://issot.org/)为全球范围内的口头传统研究者提供了在线交流的学术平台;他规划的“洛德与帕里系列讲座”(The Lord and Parry Lecture)已开设了29讲;他病中促成的“洛德口头传统奖学金项目”(A. B. Lord Fellow Program)已使4位青年学人受益;经他协调和努力,“洛德图书专藏”(The Lord Collection)正式落户密苏里大学,而继续整理“洛德田野笔记”的重任则在其病重之际郑重移交给其学生……

  彝族谚语尔比有云:“威虎离去了,影形依然健步在林间;雄鹰飞去了,翅响依然振荡在天边”。弗里留给国际学界的精神遗产,将伴随着世界各地探索人类文化表达之根的学人继续前行。

  (本文刊于《民间文化论坛》2016年第1期)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