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江格尔》漫谈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07-02-08  作者:斯钦巴图
0

    在巍巍的阿尔泰山脚下,天山南北以及在遥远的伏尔加河畔,有一部气势恢宏的伟大史诗从遥远的古代口耳相传,至今保持着它的艺术魅力,并越来越多地引起各国读者和学术界的兴趣。这就是英雄史诗《江格尔》。
   《江格尔》主要流传于中、蒙、俄三国卫拉特蒙古人中。这与历史上卫拉特蒙古人的迁徙足迹密切相关的。所谓卫拉特蒙古,就是在内蒙古和外蒙古之西,居住在阿尔泰山周围的蒙古。卫拉特是森林部落之意,也译作林木中百姓。历史上著名的准噶尔汗国,就是西蒙古各部建立起来的。当时属于卫拉特的各部落有土尔扈特部、和硕特部、杜尔伯特部、辉特部等多部落。18世纪50年代,清军击溃和消灭准噶尔汗国时,杜尔伯特等部向东迁徙,现今蒙古国西部的卫拉特人,就是他们的后裔。17世纪初,土尔扈特部向西迁徙到伏尔加河流域,1771年,居住在伏尔加河东岸的部分回归阿尔泰家乡。这就是史上有名的土尔扈特东归。原本打算伏尔加河结冰以后两岸的全体卫拉特人全部东归。但是那年冬天天气特别暖,都到春节了河水还不结冰,而沙俄也开始警觉起来了。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土尔扈特部首领渥巴锡汗果断决定带领东岸的人民回归家乡。现今生活在新疆各地的卫拉特蒙古人之大部分,是他们的后裔。而留在伏尔加河西岸的那部分,形成为现在的俄罗斯卡尔梅克共和国的卡尔梅克人。
    我国新疆卫拉特地区,是《江格尔》的故乡。但最先被发现和记录的不是新疆《江格尔》,而是俄罗斯卡尔梅克《江格尔》。1802——1803年间,德国旅行家贝尔格曼在伏尔加河流域的卡尔梅克人中发现、记录并发表了《江格尔》两部长诗之转述本,由此揭开了《江格尔》史诗搜集、整理、出版和研究的序幕。从那时到现在,《江格尔》学研究已经有了整整200年的历史。其间,从俄罗斯联邦境内搜集出版了《江格尔》31部独立长诗的数十种异文;从蒙古国境内搜集出版了《江格尔》不同异文25种;而从我国新疆的卫拉特蒙古人当中则搜集出版了70部独立长诗的近200种异文。与此同时,《江格尔》研究也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性专门学科。
    《江格尔》是一部以主人公江格尔的名字命名的史诗。她热情讴歌了以圣主江格尔汗为首的六千又十二位勇士,歌颂了他们为保卫以阿尔泰圣山为中心的美丽富饶的宝木巴国,同来犯的形形色色凶残的敌人进行的英勇而不屈不挠的斗争。与世界其他著名的史诗相比,《江格尔》有它独特的结构。许多民族的史诗是以连续的故事情节为主线贯串而组成的,而有的英雄史诗则以英雄人物的活动为主线。《江格尔》就属于后者。其特点是,它的各个章节都有一批共同的英雄人物形象,以此作为有机联系构成它的结构体系。以江格尔汗为首的洪古尔、阿拉坦策吉、古恩拜、萨布尔、萨纳拉、明彦等人物及其英雄事迹始终贯串各部长诗,这就使数十部长诗统一成为一个规模宏大的《江格尔》史诗集群。除了少数几章外,《江格尔》的各部长诗在情节上互不连贯,各自像一部独立的长诗,并作为一个个组成部分平行地共存在整个英雄史诗当中。这种结构,国内学界已经习惯于称作“并列复合型英雄史诗”。除了这种总体结构外,《江格尔》的各个长诗也有自己的情节结构。它们都由序诗和基本情节两个部分组成。序诗以静态描写手法介绍江格尔及其家乡、人民和众勇士,基本情节部分则以动态叙事描写英雄们惊心动魄的业绩。
   《江格尔》每一部诗章以优美的序诗开始,序诗交代江格尔苦难的童年,历数他在逆境中创造的丰功伟绩,赞颂圣主江格尔和天堂般美丽富饶而又幸福太平的宝木巴家乡,歌颂他那日月般灿烂的妻子以及勇敢无畏的勇士们:在那古老的黄金世纪,在佛法弘扬的初期,孤儿江格尔,诞生在宝木巴圣地。江格尔的宝木巴地方,是幸福的人间天堂。那里的人们永葆青春,永远像二十五岁的青年,不会衰老,不会死亡。江格尔的乐土,四季如春,没有炙人的酷暑,没有刺骨的严寒,清风飒飒吟唱,宝雨纷纷下降,百花烂漫,百草芬芳。序诗接着叙述少年英雄江格尔神话般的事迹:他刚刚两岁,蟒古斯(蒙古史诗中的吃人恶魔)袭击了他的家乡,他成为孤儿。江格尔刚刚三岁,跨上神驹,冲破了三大堡垒……江格尔刚刚七岁,打败了东方的七个国家。从此,他的业绩光照人间,勇士的美名闻名遐迩。江格尔的夫人是永远像十六岁少女的阿盖·沙布塔拉。她向左看,左颊辉映,照得左边的海水波光粼粼,海里的鱼儿欢快地跳跃。她向右看,右颊辉映,照得右边的海水浪花争艳,海里的鱼儿欢快地跳跃。江格尔有十二名雄狮大将和六千名勇士,他们人人英勇无敌,他们的马个个飞快无比,周围四十二个可汗的国土,都被他们征服。江格尔的右手头名勇士阿拉坦策吉老人,能够“洞悉未来九十九年的吉凶,牢记过去九十九年的祸福”。江格尔左手头名勇士,是雄狮英雄洪古尔,他在战斗中从不退缩,如虎似狼。在介绍和赞美之后,艺人们将由序诗转入正题,叙述勇士们的一次次英雄业绩。
   《江格尔》的故事,大致可以归纳为四大类:第一类是江格尔的身世及其前辈勇士的故事;第二类是江格尔及其勇士们结义的故事;第三类是江格尔及其勇士们婚事斗争的故事;第四类是江格尔及其勇士们征战的故事。这类故事在整个《江格尔》史诗群中为数最多。
    史诗《江格尔》塑造了一个个鲜活的艺术形象。江格尔是其中理想首领的形象。他是宝木巴汗国的缔造者、组织者和领导者。他手下有智谋型将领阿拉坦策吉、古恩拜、赫吉拉干等,阿拉坦策吉是智谋型将领的杰出代表。有勇猛型将领洪古尔、萨布尔、萨纳拉等,洪古尔形象是其中的代表。赤诚的洪古尔是一位孤胆英雄。为了宝木巴国的安全,他披肝沥胆、英勇顽强地斗争,把生命安危置之度外。艺人们对他倾注了全部的感情,人民也非常喜欢洪古尔形象。洪古尔是整个史诗中塑造得最为成功的英雄形象,甚至成为《江格尔》史诗实际上的主人公。草原英雄离不开骏马,因而《江格尔》塑造了一个个神奇的骏马形象。像江格尔的阿兰扎尔骏马、洪古尔的铁青神驹,都是英雄最忠实的朋友和得力助手。它们能够自由驰骋于宇宙三界,能够帮助主人出主意,在主人遇到灾难时能够保护主人。史诗还塑造了很多暴君形象。像凶恶的沙尔·古尔古、残暴的哈尔·黑纳斯、芒乃汗以及多头恶魔蟒古思就是其中的典型。
   《江格尔》史诗犹如一面镜子,给我们全方位展示了卫拉特蒙古历史文化,包括卫拉特蒙古人的政治、经济、宗教、民俗、语言文学等各方面。每一个主题,每一种母题,都有深厚的文化含义。看似简单的故事中含有复杂的社会历史和文化内涵。例如,《江格尔》中经常描述勇士杀死蟒古斯恶魔之后火烧其尸骨,然后挖一道六十庹深的黑洞,把它扔进深洞,用巨石镇压的场景。这是典型的萨满教镇鬼仪式,直到最近,科尔沁萨满教仍保留了这种仪式。镇鬼仪式有很多步骤,在最后的阶段,萨满为镇压妖魔鬼怪,将击鼓走进荒野,将事先准备好的病人穿过的衣服及一些所属物,即魔鬼附着的物品置入提前挖好的地洞里,用大盘石压在上面,又用黑白线拴住盘石中间,然后对众妖怪们施与诅咒,萨满一边念着咒语一边在放有镇定物的洞顶上来回跳跃,最后将符咒放在缠绕白线绳的石头上面。《江格尔》史诗是蒙古卫拉特人历史文化的百科全书,其高度程式化的诗歌是蒙古族口头诗歌艺术的光辉典范。
    演唱英雄史诗《江格尔》的民间艺人,蒙古语叫做“江格尔奇”。江格尔奇是《江格尔》这部不朽的英雄史诗的保存者和传播者。江格尔奇有业余的、职业的、世家的和御前的几类。演唱《江格尔》时,一部分江格尔奇会弹奏叫做陶布舒尔的一种三弦弹奏乐器来伴奏,而另一些江格尔奇则不会弹唱。然而,江格尔奇都是一些民间表演艺术家,不管他们是弹唱还是清唱,他们都能以极度夸张的面部表情、富于变化的身体姿势、意想不到的手势、高低交替的声音、快慢不同的语速、优美的诗歌、幽默的语言还有那令人陶醉的故事来紧紧抓住人们的注意力。据传,在17世纪初新疆土尔扈特部有一位江格尔奇叫做土尔巴雅尔。他从练习演唱《江格尔》,每学会一部长诗,就往怀里放进一块石头,久而久之,他演唱《江格尔》的本领达到了超凡脱俗的境地,并成为一名著名的江格尔奇,此时他怀里的石头也达到了70块。王爷听他的演唱后很高兴,赐予他达兰·脱卜赤 称号,意为会演唱《江格尔》70部长诗的史诗囊,据说,后来清乾隆皇帝得知他的事迹,于1771年正式追封土尔巴雅尔为“达兰·脱卜赤”。
    江格尔奇们热爱《江格尔》,到处演唱《江格尔》,在路途上,借以解除疲劳,在蒙古包里,给以人们娱乐,在仪式上,用以驱除邪恶。他们甚至在战场上、囚室里演唱《江格尔》,以激励自己和周围的人们积极地投入到正义的斗争中去。俄国十月革命的时候,卡尔梅克著名江格尔奇鄂利扬·奥夫拉曾多次为红军战士演唱《江格尔》,激起他们战斗的勇气。1935年,汉族知识分子边垣到新疆参加革命,不久被军阀盛世才逮捕入狱。与他同一个囚室里,有一个蒙古人,是一个业余的江格尔奇。他经常演唱《江格尔》史诗中英雄洪古尔的故事,以打消囚室里漫长的时间,也以洪古尔坚强战斗的精神鼓舞自己和同伴,鼓起生活的勇气和奋斗的意志。久而久之,边垣记住了其中一部分故事,出狱后,根据记忆整理出了一部关于洪古尔的史诗。1950年,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了边垣编写的史诗《洪古尔》,1958年作家出版社在北京再版。在狱中,一位热爱《江格尔》的艺人在演唱,而一位热爱人民的革命者在心中暗记,共和国历史上第一部关于英雄史诗《江格尔》的书,就这诞生了。
    在中、蒙、俄三国民俗学家、民间文艺学家着手采录《江格尔》过程中,发现了诸多有才华的江格尔奇。鄂利扬·奥夫拉是卡尔梅克最伟大的江格尔奇。他于1857年出生于俄国阿斯特拉罕省小杜尔伯特地区。奥夫拉出生在江格尔奇世家。他的家族包括奥夫拉在内六代人都是有才华的江格尔奇。他20岁成婚,养育4个子女。他中年丧妻后再没有续弦,一直与子孙生活在一起。鄂利扬·奥夫拉13岁前就从两位叔父那里学会了《江格尔》10部长诗。他生来就口吃。这对他学习演唱《江格尔》是一个巨大的障碍和考验。然而他是个坚忍不拔的人,天生的生理缺陷也难不住他。经过长期艰苦的努力,他终于克服了天生的生理缺陷,令人难以置信地掌握了流利地演唱史诗的高超本领,成为了远近闻名的江格尔奇。鄂利扬·奥夫拉从19世纪80年代起开始了他的《江格尔》演唱生涯,不仅在逢年过节、庙会和婚礼等场合为普通百姓演唱,有时还应邀到贵族、富人和大喇嘛的官邸和庙宇去演唱,得到一定的报酬。1908年,圣彼得堡大学学生,奥夫拉的小老乡卡尔梅克青年奥奇洛夫,受科特维奇教授的委托和俄罗斯皇家地理学会的资助,回到故乡采访奥夫拉。在用手记录第一部长诗之后,用留声机录下了奥夫拉演唱的其他9部长诗。奥奇洛夫回忆说,当他回到圣彼得堡,向俄罗斯皇家地理学会汇报时,听了奥夫拉录音的与会者无不被那优美的英雄史诗《江格尔》及其英雄人物所倾倒。此后,这位江格尔奇不仅在俄罗斯东方学界闻名了,而且成为整个卡尔梅克草原上家喻户晓的著名江格尔奇。正当他的演唱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厄运又开始一次又一次地光顾他。1913年至1920年间,他的儿子和孙子们因传染病相继故去,让老年奥夫拉孤零零地留在世界上。这对他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但就是在这样的时候才看到他摧不垮的意志和坚强的性格。到1920年的秋天,他重新振作起来,徒步到许多乡村、居民区和红军部队中进行巡回演唱,直到当年冬天去世。得知他去世的消息,附近地区的很多人前来参加了这位伟大的江格尔奇的葬礼。
    在我国,从1978以后发现了朱乃、冉皮勒、普尔布加甫、普尔拜、门图库尔等数十名江格尔奇。其中最著名和演唱部数最多的是江格尔奇朱乃和冉皮勒两位。朱乃于1926年出生在新疆和布克赛尔中旗的加甫家。朱乃的祖父叫额尔赫太,是个很有名的江格尔奇。王爷非常赏识他的演唱。加甫继承了父辈演唱《江格尔》的才华,也成为一名优秀的《江格尔》歌手。不仅如此,他还能歌善舞、善于言辞,担任王爷的礼仪官,得到王爷的宠爱,也因此有幸娶了王爷地亲妹妹为妻。朱乃出生在这样的家庭,7岁被送到王爷的文书那里学习文化,直到他14岁。文书家当时收藏着手抄本《江格尔》,而且胡里巴尔·巴雅尔、夏拉·那生等一些著名的江格尔奇又常来演唱,少年朱乃得到了其他人难于获得的学习演唱《江格尔》的机会。他天生聪明好学,肯下功夫,虚心学习,喜欢包括《江格尔》在内所有史诗及民间口头传统。凭自己的天赋,通过自己的努力,他终于掌握了《江格尔》史诗的26部长诗,成为名副其实的江格尔奇。目前,朱乃已经演唱了《江格尔》26部长诗。他还演唱了《格斯尔》、《汗哈冉贵》等其他多部英雄史诗以及很多民歌、祝词赞词等。朱乃是一位为今天的人们传授《江格尔》部数最多的卓有贡献的江格尔奇,曾多次获得新疆维吾尔自治党委、文化厅、文联等部门的表彰。1989年9月,文化部表彰他在史诗《江格尔》演唱、抢救工作中的突出贡献。1998年,由中国《江格尔》研究学会授予他“功勋江格尔奇”荣誉称号。
    著名江格尔奇冉皮勒,癸亥年(1923)出生在新疆和布克赛尔中旗一个贫苦牧民波尔来家。波尔来为王爷当使者,家住在王府附近。他们家邻居是王爷专属江格尔奇兼王爷宿营官,著名的江格尔奇胡里巴尔·巴雅尔家。因为波尔来和胡里巴尔·巴雅尔是好朋友,所以经常带冉皮勒到他家去听《江格尔》演唱,胡里巴尔也常到他们家来聊聊天或者演唱《江格尔》。当胡里巴尔·巴雅尔在王府演唱的时候,冉皮勒在外面倾听。7、8岁时,冉皮勒就立志要当像胡里巴尔·巴雅尔那样的江格尔奇。他自幼聪明伶俐,记忆力强,这点得到胡里巴尔·巴雅尔的赏识,于是让他和自己的孩子一起学唱《江格尔》。冉皮勒演唱的21部长诗,绝大多数就是从这位江格尔奇学的。然而,冉皮勒的父亲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虽然冉皮勒的兴趣在《江格尔》上而不在佛经上,但父亲还是把13岁的他送进寺庙当了喇嘛。因为酷爱《江格尔》,他偷偷跑到外面演唱《江格尔》。这惹怒了寺庙的喇嘛们,于是他干脆不参加法会和诵经。不久,母亲因病去世。1943年和布克赛尔全旗爆发传染病,夺走了他的师傅胡里巴尔·巴雅尔的性命,次年父亲也死于肝炎。此后几年里,冉皮勒离开寺庙,为一家的生计,当过仆人,给人挑水拾柴做饭,历尽人间辛苦。他一生未娶,一直过着喇嘛独身生活。解放后,他当了人民公社社员,参加采矿、铺路、农耕、打草等生产劳动,闲暇之时为人们演唱《江格尔》。1978——1994年间,他多次参加各种《江格尔》演唱会,为我们留下了《江格尔》丰厚的遗产,他演唱的部数仅次于朱乃,达到21部。
    目前,在新疆卫拉特地驱,仍然有老中青三代艺人在演唱这部伟大的史诗。相信全世界都在重视保护人类口头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今天,这部伟大的史诗仍将传承下去,永远激励人们为和平、自由和繁荣奋斗。
 
 


--------------------------------------------------------------------------------

[1] 此文章发表在《寻根》杂志2006年第5期上,原有5幅插图,在此删除,文字上也可能与正式发表的文本有些许出入。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