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蒙古人的文化:口语和书面文学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06-12-13  作者:蒙古国使馆(香港)
0

民间传说
蒙古的民间传说丰富而且广泛,包括许多种类和形式。活泼的口头传统,特别是用马头琴伴奏的史诗吟诵者或讲故事的人之外(morin huur),书面文学类型、装饰和实用艺术以及各种形式的音乐和表演艺术中也有很有影响力的民间传说元素。
 
口头传统
蒙古民间传说的口头传统是非常不同的,包括神话、寓言、传说、谚语、箴言、抒情诗和诗歌,特别是史诗。
 
神话
蒙古神话,像其它民族的的神话一样,反映了一个国家的祖先对世界的认识和理解。
蒙古神话的主题是创造世界、天体、自然现象、动物界以及善与恶的斗争。
例如,三界的传说 – 上(天)、中(地)、下(地下)- 天堂有98种tenger(天堂),分为33个王国。由不朽的蓝天(Hurmust Tenger)统治。较低的世界,即Lus居住的地方,有77个王国,全部由Erleg Khan统治。
在蒙古的民间传说里,Tenger(天空)和Gazar(地球)由世界的两个祖先代表:天空是男人,地球是女人。也有关于星座的传说。
这也与以下事实有关,那就是,从很早开始,蒙古人就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星座,当一个人出生的时候,那颗心就立即出现在地平在线。当它消失时,这个人的生命就到尽头了。如果某人非常的幸运或高兴,就表示他/她的星座正在保护他/她。

神谱传说是关于人的祖先和他的宗谱的。这样的主题经常出现在史诗传奇和历史历代纪中。图腾形象如狼、鹿、熊、燕子、金鹰、天鹅和其它很多的动物出现在蒙古民间传说,尤其是神话中。有一些特别生动的形象,如geruda(Han Gar"d),一种非常强大的鸟,当它的翅膀张开时可以遮住太阳和月亮的光芒;龙(Luu),它可以绕Sumber山三周;还有Matar Zugii(一种鳄鱼),其肋骨巨大,用它架的桥要走20天才能走完。
描述不同动物的身体和行为特征的神话,例如,骆驼每吞一口水都要为起头一次,是因为它看看借它鹿角的鹿是否拿回来还它了。另外还有一个关于老鼠怎样欺骗骆驼,从而在十二生肖中,取代了骆驼的位置的。它们同意谁先看见太阳升起谁就可以作为十二生肖之一,老鼠请求坐在骆驼的驼峰上,因而先看见太阳升起,就这样胜出了。
 
寓言
口头民间传说最流行的形式至今还保持的是ulger(寓言),有的是散文有的是诗歌的形式,几乎是童叟皆知。在漫长的寒冬深夜,听听ulger来消遣时间是蒙古田园似生活的最爱了。
寓言分为动物故事、神话传说和日常生活的故事。主要的人物是人和动物,必需有较高的道德操守,自己决定喜乐,有超自然力量帮助的人总是能够战胜邪恶:敌人。美好总是战胜邪恶,美德总是战胜罪恶。
描述人的日常生活和活动的故事把他们主要的英雄-简单的民族,放在不同的机警的环境里,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智慧无穷,足智多谋。如老谋深算的Badarchin(一位巡游的喇嘛)、愉快的Dalan Hudalch(喜欢讲夸张故事的人)和机智的Tsartsan Namjil。
这些故事基本上都是关于智能战胜愚蠢,才智战胜简单、善良战胜残酷、正义战胜不公平。他们嘲笑不诚实、贪婪、伪善、诈骗和人类所有的邪恶。
 
传说
传说是关于历史名人、事件和自然发生的事情。由于只是口头传说,有着自由的演译。
根据主题的不同,蒙古传说可分为种族家系的、历史的、日常生活和地理方面的。但在形式、风格和组成上,都有着持续的变化和发展,因为各个讲说者都有巧妙的口才而使得故事不同。
传说重述了人的起源、他们的历史命运、经济活动的类型和方法,这些都是蒙古人自古以来一直练习的。因此,传说不仅作为文学作品重要,作为可靠的历史资料来源也很重要。按流派分,有史诗、悲剧、戏剧和喜剧。他们通常庆祝国家的英雄、历史名人为人民的自由和保卫祖国而战斗。
与传说非常相近的是domog-关于传奇的民间传说,说的人和听的人都把它当真实和自然的事一样。

谚语和箴言
是民间智慧的反映 – 是由以工整为特征的对联的形式体现的缩小的民间诗歌。一种有趣的形式是三字谚语,例如:有关世上三种白色的东西:

White are the teeth,
in childhood, 白色是孩童时的乳齿
White is the hair
in old-age, 白色是暮年的银丝
White are the bones
after death. 白色是死去后的尸骨

谜语也是属于这种类型。

 

 
抒情诗
歌曲是蒙古民间传说的主要的部分,且在民间传说中占用重要的地位。它作为一种表达和交流的方式,伴随着蒙古人的一生。歌曲基本上有两种:短的和长的。前者在形式、内容和功能上,与世界上其它的歌都差不多的。表达爱、渴望或悲痛、甚至抒情的、喜剧的或讽刺的等等。在形式上更详细的是长歌,具有更详尽的功能,例如重要的公众或私人节日或庆祝或赞美比赛的胜利者。他们在风格上更加提高在内容上更具有哲学性,有可能是关于这个系统中太阳、宇宙和人类的概念,或国家和国家状态的思想,人类与自然的关系,生命的意义,等等。
 
诗歌
如magtaal(赞美诗)和yurool(祝福诗)专用有特别的事件,在蒙古的日常生活中非常普遍。例如:新建的ger、或婚礼庆典、或做airag、或剪羊毛、做毛毡、和赞扬国家体育比赛的胜者时,就会唱magtaal和yurool。

史诗(tuul)
本国文学表现的最多的形式是史诗(tuul"),史诗源于好多世纪以前。
史诗是在部落联盟时代以及后来蒙古部落形成的时期在神话的基础上形成。

据学者的研究,最古老的史诗之一是有关一只长着24个鹿角的四岁鹿-《Huuheldei Mergen Khan的故事》,一天Huuheldei Mergen Khan出门打猎,杀死了一头长着24个鹿角的鹿(普通的鹿都是12个鹿角)。Khan为它杀死的这头美丽的鹿而深感懊悔。他拿着鹿头到高山顶上,连续三年提供祭品。一天,Khan亲眼看到鹿头飞向天空,留下一道彩虹般的痕迹。Huuheldei Mergen为之着迷,于是他毁了武器,从一个高高的悬崖上跳下准备自杀。但是,三个鹿头飞过来把他托着飞向了天堂。
另外一首非常重要的史诗是Khan Haranhuin Tuuj《Khan Haranhui的传说》。这位英雄来到世上就是和天堂和地球作斗争的。他的第一个对手是Erhem Har,Tenger(天堂)的儿子。Han Haranhui在天堂和地上都战胜了Erhem Har。这首史诗表达了强烈的祭仪和宗教影响意义,特别是萨满教和佛教的影响。
在另一首史诗《Geser》中,天堂(Tenger)派遣了一位重要的英雄Geser到地上去平定骚乱和去除不纯洁的事情。他的敌人是不同的可汗、mangas(多头怪物)和喇嘛。无论何时他发觉自己处于麻烦中或遇到致命的危险时,Tenger就会来帮助。尽管如此,Geser的主要支撑还是他的33个英雄,其中,聪明勇敢的Tsaschiher、精明机警的Buidan、机智皇后Azu Mergen等等。

Geser是蒙古人民创作的一首不朽的英雄诗。是由蒙古人以Ordos和Buryad的版本证实的。尽管每个版本都有其特别和原创的特征,但都是基于同一个主题和共同的情节,而且英雄也是相同的。虽然史诗吟诵者有一些随意的改动,但还是讲述了蒙古人充满艰辛的真实生活。史诗都以常识、正义和自由的胜利结局。
普通人民对富足快乐的生活的永久的梦想反映在广为人知的史诗Jangar里Tansag Bumba陆地的形象中。尽管英雄们都有超然的力量,但他们被描绘成真实生动的人,有人的各种可能的或好或坏的特性。
就构成结构和情节来看,史诗故事是相当复杂的工作。因此,通常以主要英雄的名字命名的每一首史诗,都存在不同的版本。25首Kalmyk、30多首Halh和60多首Torgut本质上是同样的歌和同样的传说的不同版本而已。近年,民俗学者根据地理边界和人种联系的分类系统,把蒙古的史诗传说分为三个主要的中心:蒙古的Halh和Oirad,前苏联的Buryad和Kalmyk,以及中国的Barag-Ordos、Horchin-Zarud和新疆-甘肃。

蒙古至今还保存着专业的吟诵史诗的传统。最受欢迎的史诗吟诵者有Urianhai的S. Choisuren、B. Avirmed和H. Hartsaga;Bayat 的U. Bat和D. Luvsan;Dorvod 的Ts. Zodov和G. Hainzan;Torgut 的M. Purevjal;Zahchin 的W. Wanjil;以及Halh的Ts. Dendev、S. Dashdawa和B. Has。并非每个人都能学习和吟诵包括几十、几百甚至几千诗篇的气势宏大的史诗,而且还不止一篇而是好几篇这样的传说。这种艺术要求极好的记忆和天才的表演和演说能力。恰好M. Parchin(1855-1926)具有所有这些特质,他早在13岁时就师从杰出的史诗吟诵者Buural Sesrin,学习史诗吟诵艺术。
就单独的表演而言,史诗吟诵者将展示他诗律的技巧和精明的观察,通过添加押韵润色或对适当的角色和自己时间进展的评论。

蒙古史诗不仅是口头的,也有书面的版本。例如,Geser史诗在1716年以木版印画的方式纪录下来了。后来,1950年代,学者B. Rinchen和Ts. Damdinsiiren又出版了其它版本的史诗。继续蒙古学者Ts. Jamsrano的工作,前苏联语言学者S. Kozin翻译并出版了其中的一些章节。

俄罗斯蒙古学家B. Ya. Vladimirtsov在20世纪初遇到伟大的吟游诗人M. Parchin并写下了好几首史诗传说。1925年,他用俄文出版了其中5首,名叫Mongolo-Oiratskii geroicheskii史诗(蒙古-Oirad英雄史诗)。
在历史发展的过程中,蒙古史诗在形式和语言上变得越来越精练,正发展成为具有高度的文学风格的艺术创作。
除作为文学纪念以外,史诗还包含有蒙古人生活的宝贵的历史和种族地理证据,蒙古民间传说总的来说是蒙古人民和他们的文明进步的社会和精神发展史独特的百科全书。
 

 

书面文学
蒙古书面文学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3世纪。第一部创作是Mongolyn Nuuts Tovchoo(《蒙古秘史》),1240年作于现在的Hentii省境内的Herlen河岸,1382年出版。这部著作的主题是蒙古***部落的统一,作者是年轻的Temujin(铁木真)(后来改名Chingis Khaan-成吉思汗),统一为同一个国家。《蒙古秘史》并非用枯燥乏味的编年史体裁写的,而是用史诗丰富多彩的语言来诠释的,包含了30个故事、传说和神话故事、以及200多首诗、歌,共1,400多行。它以描述传奇的祖先成吉思汗开头,描写他的生活和统治,并以他的儿子和后人Ogedei时期结束。
作品艺术性地呈现了约500个给人深刻印象、性格各异、生动形象的人物,展现了蒙古当时包括经济、文化和日常生活的真实的历史全景。《蒙古秘史》是一部独特的历史、文学贡献 ,吸引了全世界各地的蒙古学家,这在1990年世界各地举行的750周年庆得到了证实。

作为蒙古书面文学发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蒙古秘史》无疑对后来的文学和历史类别的组成有着重大的影响。
明显延续了《蒙古秘史》的精神和风格的作品包括蒙古13世纪著名的纪念散文和诗,如Chingisiin hoyor zagal《成吉思汗的两匹战马的故事》、Argasun huurchiin domog《史诗吟诵者Argasun传奇》、Chingisiin yeson orlogtei onchin hovguunii tseselsen shashtar《孤儿与成吉思汗的九个将领的机智对话》、以及1930年在伏尔加河畔发现的刻在白桦树皮上的颂歌《金色游牧部落》,以及Oyun tulhuur《找到原因的钥匙》–这是一本教育性格言的集锦。
15、16世纪,蒙古历史进入一个崭新而又颇为复杂的阶段,以帝国的瓦解、封建割据及王公贵族争王位为标志。这段历史在文学作品也得到反映。反映这些特点的文学作品中较为著名的有Ubashi hung taijiin tuuj《Ubashi Houng-Taiji的故事》、Huv Nagvaralyn tuuj《Huv Nagvaral的故事》、Mandhai Tsetsen Hatany domog《机智的Mandhai皇后传奇》和Zurgaan tumen Mongolyn magtaal《对6万蒙古人的颂歌》。其中最为典型的是《机智的Mandhai皇后传奇》,描述了13世纪一位杰出的政治人物的生活和事迹。为了平息封建割据和统一蒙古首领成吉思汗“金屋”统治下的所有的王公贵族,她不惜以牺牲自己的青春和爱情为代价,大胆的进行军事和政治活动,这对一个女人来说确实不是件平凡的事。

在17世纪,哲学和说教诗在诗歌里大肆流行。较为显著的例子有杰出的政治家、诗人和学者,Halh王子Tsogt Taij的诗,特别体现在一首题为Sanaashral(沈思的)的诗中。这种趋势随着喇嘛教的广泛传播而发展成为一种独立形式的诗;因此,最突出的作者主要是喇嘛,如Zaya pandit Luvsanperenlei、Sumbe hamba Ishbaljir和Tsahar gersh Luvsanchultem。

尽管宗教思想在这种主导的流派中盛行,也逐渐形成了清晰、长期的方向。遗憾的是这种诗歌大多都没有保存下来。只有一些个人爱好者保存了一些集子,如Olon zuiliin surgaal shuleg、domog ba yorool zergiin nom devter(这本书收集了各种具有教育意义的诗篇、传说和祝福),共有300页,用木版印刷出版的。
其中,至今仍在读者中广为流传的是教育性诗Negen ugsiin erdem《一个字的艺术》、Arhiny gemiig toochson shuleglel《饮酒危害诗》、Tot" shuvuuny surgaal《鹦鹉布道》等等。

17、18世纪,从西藏语译成蒙语的印度语-西藏语文学作品,如Kanjur和Tanjur之类的百科全书类书籍,对有知识型喇嘛的个人文学发展,甚至对整个蒙古书面文学都有着深远的影响。其中最为杰出的是封建主和高级传教士Noyon hutagt Ravjaa(1803-1856年),和那些致力于注释各种宗教性西藏论文的作者不同的是,他更偏爱非宗教性的诗文。他留下了400首诗词和歌曲,其中有170多首是用蒙语写的,其余的是西藏语写的。

Ravjaa最突出的一项成就是他对包括全国书面文学的主要部分—情诗在内的诗歌种类分类的贡献。他的许多歌曲,如Ur"han hongor《顺风》、Ulemjiin chanar《妩媚》、Dorvon uliralyn tuhai《一年四季》等等被蒙古人民代代传唱。除这些短诗之外,Ravjaa在1838年还写了一首诗剧,Saran hohoo《月亮布谷鸟》,包括20多套戏。他第一次导演了这套音乐剧,在印度本生土上演,连续上演了好几天。

19世纪后半叶,蒙古书面文学开始了新的发展,以明显的社会和人民的偏见为标志。这在诗人B. Gulransa(1820-1851)、Gelegbalsan(1846-1923)、R. Hishigbat(1899-1916)、Danzanvanjil(1854-1907)和Luvsandondov(1854-1909)的诗作中,在Huul"ch Sandag(1825-1860)的小故事中,以及B. Injinash的讽刺故事和小说中(1837-1892)都有体现。

蒙古19世纪最重要的作家之一的B. Injinash的诗、故事和小说以其独特的市民情感和强烈的社会批评而著称。他写了一部历史小说,Hoh sudar(《蓝色佛经》)和一部分上、下级的社会小说Negen davhar asar(《单层亭子》)。在有关第13世纪历史事件的Hoh sudar中,他提倡人民主义和强烈的爱国理想;在《单层亭子》中,描述了蒙古南部的生活,年轻人在满族统治下的悲惨命运,以及他们为人的尊严而奋斗的经过。
因此,13世纪到20世纪早期的蒙古文学史是民间传说到专业文学主要流派的一个运动,即从《秘史》到Injinash的《蓝色佛经》。

处于不同民族文明的交汇处,蒙古文学与世界文学连续的交互作用过程中,作为一种与亚洲区包括印度、中国和西藏的所有文学形式完全不同的独立的现象发展。在19世纪译成蒙语的古印度语论文Kav" yadarsha《诗的镜子》中所体现的蒙古诗歌发展的影响尤其明显。这本论著是蒙古学者发展他们自己的诗歌理论的基础,是以有关诗的论文和文体论的形式来表现的。

Kav" yadarsha的原则在Agvaantseren的诸多诗篇中都有清楚的表现,如Tsagaan suvd erih《白色珍珠玫瑰园》、Sh. Damdin"s Gandan hiidiin magtaal《礼赞Gandan修道院》、L. Haidav"s Ug、utga n" ilerhii《字和意思的解释》等等。

在16-18世纪的蒙古文学生活中的一件重要史实就是翻译了印三藏的所有主要作品,包括108卷Kanjur和225卷Tanjur,于1717-1749年间出版。翻译由以Janj Rolbidorj 为首的200多个学者共同完成。通过各方面的共同努力,迦梨陀娑的古印度诗和Dandina(7世纪)的政治诗,Nagarjuna的哲学论述以及550个本生经即关于佛转世和佛的修为的故事使蒙古人民的精神生活丰富起来。印度语的作品促进了蒙文版本的发展,例如:Ulgeriin dalai《故事之海》,讲述了佛的前辈们的52个故事。佛的一生主要在Choiji-Odsor的12个故事里讲述。

印度语寓言Tavan shastir《Panchatantra》、Hesene khany namtar《Rajah Gesne的传说》和Shidet huur《被蛊惑的尸体》的蒙语译本被及时地收入了蒙古民间传说。

圣徒故事namtar是综合本生经和avadana以及一些本土的神话元素创作的。如Neij-toin、Zanabazar、Tsahar的Luvsanchultem、Oirad的Namhaijamts等等。

蒙古文学也有特殊的散文流派、bensnii ulger或书的 述,这是一种由史诗吟诵者进行的个体舞台表演。这些节目大多数是17-19世纪之间由中文小说和故事翻译成蒙语的。包括中国四大古典名著《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和《红楼梦》等等。但是,史诗吟诵者以明显的蒙古方式将它们诠释成为本土的史诗,因此产生了 述文学的一种特别形式。
 

 

现代文学
蒙古的现代文学史始于1921年,以人民革命的胜利为标志。在此之前,是东方文学占主流,但革命胜利以后,前进的东方文学与西方文学并肩发展,蒙古读者逐渐了解了世界名著。对他们而言,名著对蒙古文学产生了影响,因此现代文学吸取了两种文学的精髓,同时也利用了自有的资源。
 

现代蒙古文学以诗及其最有效的种类-歌曲开始的。第一首歌曲是由人民自愿特遣部队即兴创作的。歌曲具有公开性和通俗性,浸透着革命的苦痛和人民追求自由和幸福的热情。这些歌曲不仅造就了城市诗歌,也造就了一批新的诗人如D. Natsagdorj、S. Buyannemeh、Ts. Damdinsiiren等等。
D. Natsagdorj(1906-1937),新蒙古文学的奠基人,自小受到口头文学传统的熏陶。在这里存在高度流行和纯粹的国家诗歌的秘密,其中总是充满了流行革命的思想和当时的精神。最生动的例子是他的不朽诗歌《我的祖国》,在这首诗中,他高度颂扬古老而又全新的蒙古。这首诗表达了对祖国美好未来的完全信任。这种思想在这首著名的四行诗中有强烈的表现:

Mongolia"s name resounds through all the world. 蒙古的名字在全世界回荡。
My love for her lies deep within my heart. 对她的挚爱深藏在我心间。
Her tongue, her ways, with hold me till I die – 她的语言,她的方式深深吸引着我,直到生命终止-
Eternal home, my Motherland, Mongolia! " 永远的家园,我的祖国,蒙古!
(Translated by Vaughan James) (沃恩‧詹姆士译)

D. Natsagdorj 的诗在种类和形式上都具有多而复杂的特点。他在诗歌《一年四季》中以丰富多彩的方式描述了新蒙古的风景和建筑,展示了祖国的魅力;在诗歌《星》中,他满怀激情地表达了自己的远大抱负并预言人类将飞向太空。他的抒情诗深情而优美,韵文则节奏明快,和谐优美。
Natsagdorj还善于写散文和短篇小说。他的短篇小说《大草原的美》、《暗褐色的天马》、《白色的月份和黑色的眼泪》以及《喇叭的眼泪》以其独特的风格、简短的语句和浓厚的本土气息而闻名。通过这些作品,作者生动的塑造了一个大多数同胞的典型代表,刻划了他们的思想和热望。Natsagdorj还写剧本,他写了第一部蒙古歌剧的剧本《三个悲剧命运》,这部剧本至今还保持着常备剧目第一的位置。
Natsagdorj还是首批将外国文学翻译成蒙语的作家之一。他把普希金和许多德国作家的大量作品转换成优秀的译作。而他自己的作品也作为蒙古文学永不褪色的奇芭长期流传。

另一位蒙古新文学的奠基人是诗人和作家S. Buyannemeh(1902-1936),其作品以无尽的探索和创新发现为特征。他既写诗也写散文。短篇小说如《贫穷的牧羊人》和《远行的金鱼的传说》充满浪漫的感伤,而他的诗则宏伟而热情。他的诗体裁特征是敏锐、镇静的风格和经典的 述形式,以及天才的即兴发挥。一首题为 《蒙古》的诗是最好的例证,这首诗歌颂蒙古和蒙古人民。

Over the spacious Gobi flap the bright wings of slender birds.
On the steep mountain is the measured tread of big game.
Mongolia is not just a geographical name.
Mongolia is the land of brave men.

Ts. Damdinsuren(1928-1986年),天才诗人、作家、公众人物和杰出科学家是蒙古文学史的里程碑。他的小说《弃女》(1929年)和诗歌《灰白头发的母亲》(1934年)是现代蒙古文学的全新现象。《灰白头发的母亲》,虽然写的是传统的母爱和孝顺的题材,但却写出了新意。诗人娴熟地凌驾于传统主题之上,从母亲和儿子的角度去看世界,通过他们对生活的改变折射他们对新蒙古的反应,他们对自身命运的态度,以及他们的爱国主义的发展过程。

人、大自然、革命、人民、社会和个人都是民间诗歌的主要旋律,并同时成为蒙古诗歌的描述主题。蒙古新诗创始人创造性的追求和艺术成就两者都促进了新诗的进一步发展,也加强了以后的作者的技术。史诗始于1930年代,随着D. Tsevegmid的《墓穴》、Rinchen(1905-1977年)的《飞燕草》、D. Sengee(1916-1959年)的《一个老游击队员的话》、Ch. Chimid(1928-1980年)的《我是蒙古人》、Ts. Tsedenjav的《我的祖国》、Ch. Lhamsuren(1917-1979年)的《褐色马》、B. Ahtaan(1897-1973年)的《城堡》等诗歌出现,史诗作为一种诗歌种类确定下来。所有上述以革命历史为主题的作品,都以意识形态的主题方式、民间传说起源的主题和构成以及用史诗的方式描述新的现实来表现,这些史诗以其英雄主义和爱国主义而著称。其中有许多来自民间传说的人物和传统诗歌的比喻形象。这些史诗作品反应了当时的重大现实问题和紧急状况。

后来几年的蒙古诗歌的主要特征是劳动颂歌或劳动人民的歌。蒙古国家的形象与她所发生的变化、以及人民建设新生活成为命运的主人所做的建设性的活动密不可分。
蒙古诗人尽力理解他们的时代,展示人民的智力财富和情感生活。天才诗人如D. Urianhai、D. Tsoodol、B. Lhagvasiiren、G. Mend-Oyoo和D. Torbat都努力争当各自年代的代表诗人。他们的作品和观点都表现出非凡的想象力和诗人天才。
 
散文

超短篇小说
蒙古新散文发展的第一步是具有教育意义的传说和短篇小说。具有主题暗示尖锐和描写简洁、 述快速转换、不对动作进行心理分析只重视基本的特征等典型特征-实际上几乎完全没有直接的形象刻画。然而,这些传说和短篇小说在蒙古文学生活中是具有创新和创造意义的,在此基础上,散文得以更进一步的发展,种类和形式也逐渐丰富起来。有寓言、具有教育意义的短篇小说、中篇小说、散文等等。在这些传说和中篇小说中,革命思想、浪漫主题、爱国情绪和积极的接近现实都得以全面的探索。

散文家Ts. Dambadorj(1900-1934年),在他的短篇历史小说《Tolbo Nuur》(1926年)中,通过目击者和参与者,以史诗的方式描述了人民革命。蒙古出现的第一部主要散文作品,Ts. Damdinsuren的《弃女》,包括了对蒙古革命之前的一个贫穷平民的悲剧描写,以及对国家变化影响下孤独的游牧民族的社会唤醒。在M. Yadamsuren(1904-1937年)的现实主义短篇小说《三个女孩和年轻夫妇》中,人们的新、旧意识戏剧性的冲突表现出对人物心理的深刻分析。

1940年代的文学主题是重建家园和人们对新生活的奋斗;英雄就是劳动人民。现实生活和描写新的世界和人们赋予艺术的新任务需要新的形式来表现。
这首先在1950和1960年代蒙古散文创作中反应出来:Ts. Damdinsuren的短篇戏剧小说、B. Rinchen的短篇历史小说、S. Erdene的抒情中篇小说以及Ch. Lodoidamba、S. Udval、D. Namdag、D. Tarvaa、Ts. Ulambayar、D. Myagmar等等的短篇小说。

Ts. Damdinsuren的短篇小说描写的是当代的社会生活。涉及畜牧业和游牧行业结构以及人们意识和道德观念的基本变化的社会进程。这些在Ts. Damdinsuren的短篇小说《Sol"是怎样改变的》、《三次谈话和一部作品》和《老师和学生》中得以体现。B. Rinchen的历史短篇小说描述了蒙古人民在历史变迁时期的情形。这些作品展示了人们如何在关键时刻表现出道德素养和精神力量。Lodoidamba的短篇小说《不屈的》和《彩虹》清楚地表现人物的道德观念和社会进程的特点对当时人的影响。

老一辈和年轻一代的散文作家都对蒙古的短篇小说发展作出了一定的贡献。其著名的有L. Badarch(1919-1960年)、Ch. Lodoidamba、Sh. Gaadamba、P. Luvsantseren、D. Batbayar、S. Piirev、D. Namsrai、J. Lhagva、B. Dogmid和P. Bayarsaihan。
 
小说
和所有新散文一样,小说的种类是新的现实情况的反应,新的现实情况提升了关于劳动大众的艺术创作,也创造出发展现代文学的社会-历史客观现实。

第一部蒙古小说B. Rinchen的《黎明的曙光》包含了本国19世纪末到1940年代的历史。作者巧妙地刻画了广阔的历史背景下的个人命运,以及大量的趣事和人物。这种精神也充分地体现在一些历史革命小说中,如D. Namdag的《动荡的岁月》(1911-1982年)、S. Udval的《伟大的命运》、Ch. Lodoidamba的《Tamir清彻的水》、Z. Battulag(1919-1983年)的《蓝天》、B. Nyam的《我们三人》等等。

每部小说都以其人物的创新、结构和主题、清晰的意思和表现、以及各个作者独特的诗和风格的特点而著称。
在小说中引用了许多民间诗歌警句、格言和谚语;小说的语言生动而独特。尽管作者避免民俗风格和滥用或古体,仍有许多寓意深远的语句和词组。写在各章前面、与内容密切相关的题词使小说更加华美而且在起源和国际影响方面更为显著。

现代小说是沿着世界小说的主流发展的,符合社会主义文学创作史诗类别的规则。
最近,为了满足大众对历史的巨大兴趣,出现了如J. Purev的《雷》和《复仇的心》以及Sh. Natsagdorj的《智者Mandhai王后》和《水晶镜》这样的小说。蒙古小说家对过去历史的兴趣绝非偶然:它反映了国家对自知和自信的渴望。

 

 
戏剧
蒙古新戏剧的前期作品是教育性短剧、改进过的表演和歌剧,其动作是依据民间戏剧发展而来的。也有根据印度和中国的神话故事编写的剧本,在1922年修建的环形剧场上演。S. Buyannemeh在这一年所写的剧本《总管- Sando》成为乌兰巴托精神和文化生活的奇迹。这是第一部现实主义的蒙古戏剧,随后他又写了两部剧本:一部是关于两个女孩和她们对文化和知识具有争议性的态度的《Maral和Shar》,另一部是有关新时代历史关系的成吉思汗少年时代的事的《少年英雄铁木真》。

1930年代蒙古戏剧的第一项重大事件是S. Buyannemeh的《黑暗的权力》。是以宏伟的歌曲和对联式戏剧编写的,表达了蒙古革命前的严峻的现实生活和革命创新的迷茫情绪。这种戏剧艺术的综合特性以及分层图解系统和艺术方法在1920年代和1940年代的戏剧中非常典型。这种传统,特别是在历史和民间传说的主题中沿袭着。更多历史主题的戏剧出现,如Sh. Ayush(1903-1938年)的《平民Damdin和王子Dolgor》和D. Natsagdorj的《三个悲剧命运》和《不是我》。蒙古戏剧家不仅对社会历史问题感兴趣,还关注当前的发展:在《正好十八》中,Sh. Ayush描述了一个陷于长期生活和宗教的年轻人的命运;在《狼群》中,D. Namdag触及到作为年轻人的关键品格的政治警觉。
在蒙古戏剧的形成过程中,年轻的剧作家逐渐朝更普遍的事实描写和对新人物更具体的刻画方面发展,表现出各种各样的创造风格。自1936年起,前苏联和俄罗斯剧作家Lope de Vega、Goldoni、Muller、Gogol"、Chekhov、Ostrovsky等的经典欧洲作品在蒙古上演,对蒙古剧作家的创造性发展和国家的戏剧艺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蒙古剧作家对人民生活中的现象非常敏锐。Ch. Oidov(1917-1963年)的《路》、L. Vangan(1917-1970年)的《司机Tojoo》、《在Arvaiheer大草原上》和《全科医师》以及Ch. Chimid的《在门口》都体现了这种精神。他们关注当时的敏感问题,深刻地分析蒙古生活中的论争和冲突。

剧作家D. Namdag是蒙古戏剧界的后起之秀。他的剧本因为对社会历史和蒙古人民精神生活的真实的哲学洞察力以及深刻的心理分析而颇具特色。他在创作中融汇了对生活本质和意义的分析,执着地表明人的行为和成就是体现他的尊严和美的唯一真实标准这一观点。
为了表现思想、观念和重要立场的冲突,现代剧作家的创造性探索都征对新的现实和新的精神。无论是戏剧还是散文写作中,都表现出向同时代以及社会和个人问题的关注方面的明显转变。在S. Erdene、D. Myagmar、D. Batbayar等剧作家的作品中,都涉及到蒙古现代村庄和人民生活中最为严重的问题。
 
文艺评论
为了更有效地协助文学和艺术完成其社会任务,文学评论成为了蒙古文学发展的主要原动力。
新文学的老一辈创建人,如D. Natsagdorj和S. Buyannemeh,不仅是作家,也是艺术理论和评论的专家。在1920和1930年代涌现的S. Buyannemeh 的《关于文学》、《写给文学评论家》(1935年)和《新蒙古文学》(1936)以及Ch. Dashnyam《我们需要文学评论》(1936年)和《我们必须全力发展人民文学》等作品都是那个时期的第一批小说、诗歌和短篇小说的理论分析。

20世纪20、30年代的评论和文学研究的重要性在于它们为新兴的发展中的文学勾勒出了正确的道路。
1940和1950年代代表新的文学评论的进一步发展。在这一阶段,专业的评论家,如G. Jamsranjav、Ts. Hasbaatar、G. Rinchensambuu和B. Sodnom出现了,通过对文学作品进行深刻的意识形态和艺术分析,为文学和艺术的进一步成功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60和70年代是评论和文学研究迅速发展的时期,现在已经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现代蒙古文学的主要理论和历史问题在《蒙古文学现代史》(1968年)和《文学发展的问题》等研究作品中有详细阐述。随着这些集体写作的基础研究作品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些个人的作品,如L. Tudev的《高尔基和蒙古文学》(1968年)、《蒙古人民共和国政策与文学的联系》(1971年)、《Belles-Lettres的概要和细节》(1975年)和《蒙古文学的国内与国际》(1982年);D. Tsedev 的《蒙古文学的传统和新奇》(1973年)和《作家的技巧》(1978年);Ts. Hasbaatar的《关于文学的思考》(1973年);D. Tserensodom 的《蒙古文学的理论和历史问题》(1977年)以及B. Sodnom、G. Jamsranjav、Ts. Monh、H. Sampildendev、Ch. Bilegsaihan、S. Lochin和R. Ganbat等的作品。

译作在蒙古新文学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在1921年人民革命之后得以更为广泛的发展,当时蒙古译者理所当然地依赖于过去丰富的传统,尤其是翻译东方的各种语言的作品的惯例。俄国作家马克西姆‧高尔基在1925年给蒙古公共教育部长E. Bathan的信中的友好建议对促进文学翻译具有重大实际意义:“我相信,为了使蒙古人民熟知欧洲精神及其大众的时代思想,你应该把那些最生动地反应活动原理、透彻的精神活动(为积极的自由而非静止的自由)的作品精确地翻译成为你们自己的语言的作品。”

大作家的这几句简单的话不仅在翻译方面也在现代文学发展的全面任务方面成为蒙古文学作者的纲领。
从D. Natsagdorj、Ts. Damdinsuren和B. Rinchen开始,几乎所有的蒙古作家都涉足文学翻译。他们创新了现代艺术和美学因素,丰富了国内的翻译理论。B. Gongorjav、S. Badraa、B. Dashtseren和G. Akim等许多文学翻译者都以此为指挥棒。

现在的蒙古读者都可以读到本国语言的莎士比亚、拜伦、狄更斯、席勒、歌德、塞凡提斯、但丁、普希金、列夫‧托尔斯泰、莱蒙托夫、屠格列夫、契诃夫、密茨凯维奇、沃尔特‧惠特曼、杰克‧伦敦、西奥多‧德莱塞、雨果、大仲马、斯汤达、巴尔扎克、佐拉、泰戈尔、鲁迅和许多其它作家的作品。
蒙古作家和诗人把蒙古作品翻译成其它语言的过程已经开始;蒙古现代文学已经被译成约一百种语言。例如:一套十二卷的现代蒙古文学集已经在USSR出版。
创造性的相互连结和汇聚文学创新今天已经成为蒙古和其它许多国家的文化合作的一种至关重要的成分。

文章来源:蒙古讯息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