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蒙古秘史》:蒙古人来自哪里?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07-02-08  作者:佚名
0

     译者序   

    公元198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蒙古秘史》列为世界名著,并将其英译本收入世界名著丛书。同时,号召其成员国,于1990年为《蒙古秘史》成书750周年举行纪念活动。对一部书籍而言,这是从地球上可以获得的最高荣誉和奖赏!

     被中外学者誉为"蒙古史三大要籍之首","世界文学史上足以赞夸的神品"的《蒙古秘史》,不仅是一部填补世界历史空白的史书,更是一部描述马背民族成长经历的文学作品。一般认为,该书写成于13世纪上半叶,成吉思汗的继位者斡歌歹(窝阔台)罕时代。其蒙古语书名是《忙豁伦·纽察·脱卜察安》,直译下来便是《蒙古秘史》。学者们认为,该书的原文是畏兀儿体蒙古文写成的。但其畏兀儿体蒙古文原文,如同成吉思汗的安息之地一样至今尚未发现。也许,有一天人们会找到成吉思汗的安息之地,而《蒙古秘史》的畏兀儿体蒙古文原本有可能已经从大地上永远地消失了!可喜的是它并没有绝迹,而且以更奇特的形式留存了下来。这便是引发国际《蒙古秘史》研究之热潮的根基之作--明四夷馆的用汉字音写其蒙古语原文,逐词旁注汉译,并加分段节译的汉字音写本《元朝秘史》,即《蒙古秘史》。由于中世纪蒙古语的特有定式,加上汉字音写时的语音异化,再加上760余年的沧桑变迁,《蒙古秘史》便成为岩画般难以解读的"天书"。

    《蒙古秘史》是一部记述蒙古民族形成、发展、壮大之历程的典籍。它从成吉思汗二十二代先祖孛儿帖赤那、豁埃马阑勒写起,直至斡歌歹罕十二年(公元1240年)为止,共记载了蒙古民族约五百多年的盛衰成败的历史。书中既有蒙古高原父系氏族制时代的狩猎生活,以及与它相关的图腾崇拜现象的记载;也有从氏族发展成部落,又从部落发展成部落联盟,从而又发展成为一个民族的历史脉络的讲述;还有从狩猎文化嬗变到游牧文化的如实记录;更有对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及以他为代表的风云一代,抛头颅、洒热血,从夹缝中崛起,成就霸业的全程写照。这便是该书之所以成为解读蒙古民族全貌的"百科全书"式巨著的原因。《蒙古秘史》是蒙古民族现存最早的历史文学长卷。

    《蒙古秘史》以其特有的历史价值,独有的文献价值,以及完整系统的文化价值,逐渐引起世人的关注。从19世纪开始,在国际学术界引发了持续至今的研究热潮,并取得了令人叹服的丰硕成果。已出版的研究专著、笺证、注释论著及多种语言的译本多得使人眼花缭乱,不胜枚举。对专家学者而言,《蒙古秘史》已不再是岩画般难以解读的"天书",而是一杯清澈剔透,愈抿愈香的奶酒。但对普通读者来说,它仍然没有揭去其"天书"的神秘面纱。究其原因,研究性书籍部头大、分类繁琐、注脚释义连连,买起来既不经济,读起来又不方便。一句话,它尚未转化成大众文化产品。

     我们总是认为,文化的产业化,不仅在于开发,也在于挖掘和转化。我们只有将祖先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挖掘出来,并将其转化成大众化的文化产品,我们的文化产业才能形成贯通的理念链,叠加的价值链。基于这样的认识,我们冒昧地将一直被称为"天书"的《蒙古秘史》用现代汉语进行了大众化的翻译。在翻译中,我们在完整地保留其文献原貌的同时,对它特有的文学性给予了足够的关注。与此同时,为方便广大读者的阅读和欣赏,我们在参考吸收多家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对书中重要的人名、地名和重要的历史事件,以及与其内容相关的文化、生活习俗等,都做了力所能及的说明和解读。我们还用文献中出现的第一种写法统一了一种名称的多种不同写法。除此之外,我们翻译时尽量采用了具有蒙古语韵味的语句。

     对一部神奇之作进行翻译,不但是一次极好的学习机会,更是一项难免发生疏漏的工作。何况这是一部世界上众多学者专家多年研究的《蒙古秘史》!我们在此真诚地期待着专家学者和广大读者的批评、指正。

   

    特·官布扎布

    阿 斯 钢

    2005年7月于呼和浩特

   

     蒙古人来自哪里?他们的祖先究竟是谁?关于这一点,一句明代译文似乎影响了人们几百年的认识。不知什么缘故,明代译者把本为:"成吉思汗的根祖是苍天降生的孛儿帖赤那和他的妻子豁埃马阑勒"的句子译成了:"当初元朝的人祖,是天生一个苍色的狼,与一个惨白色的鹿相配了。"由此,人们就把蒙古人与狼紧紧地联系到了一起,从而又提出了:"我们是龙的传人还是狼的传人?"的荒唐考问。孛儿帖赤那与豁埃马阑勒二词的汉译对应词虽然为苍色狼和白色鹿,但是把它当作人名(本来就是人名)来理解的话,关于《苍狼白鹿》的蒙古人之起源传说,也就不再成为传说了。

     卷一

     成吉思汗的根祖是苍天降生的孛儿帖赤那(苍色狼)和他的妻子豁埃马阑勒(白色鹿)。他们渡腾汲思水来到位于斡难河源头的不儿罕山,生有一个儿子叫巴塔赤罕。

     巴塔赤罕的儿子叫塔马察,塔马察的儿子叫豁里察儿篾儿干,豁里察儿篾儿干的儿子叫阿兀站孛罗温勒,阿兀站孛罗温勒的儿子叫撒里合察兀,撒里合察兀的儿子叫也客你敦,也客你敦的儿子叫锁赤,锁赤的儿子叫合儿出。

     合儿出的儿子叫孛儿只吉歹篾儿干,其妻是名为忙豁勒真豁阿的女子。他们的儿子叫脱罗豁勒真伯颜,娶孛罗黑臣豁阿为妻。拥有名为孛罗勒歹速牙勒必的家奴和叫答驿儿、孛骡的两匹骏马。脱罗豁勒真伯颜有两个儿子,一为都蛙锁豁儿、一为朵奔篾儿干。

     都蛙锁豁儿的额头上有只独眼,能看清三程远的地方。

     一天,都蛙锁豁儿和弟弟朵奔篾儿干一起登上不儿罕山。都蛙锁豁儿从山上看见向统格黎溪走来的一群百姓。便说:"在那迁徙而来的人群中,有一女子坐在黑色车子的前头,是个不错的女孩。如未出嫁,将她娶给朵奔篾儿干弟弟为妻吧!"说完,便派朵奔弟弟前往探看。

     朵奔篾儿干走过去了解到,那女子叫阿阑豁阿,未曾嫁人。她相貌出众,颇有名气。她是豁里秃马惕的首领豁里剌儿台篾儿干之妻巴儿忽真豁阿所生之女,生于名为阿里黑兀孙的地方。她的母亲巴儿忽真豁阿是巴儿忽真洼地之主巴儿忽歹篾儿干的女儿。这群百姓便是豁里剌儿台篾儿干首领的部众。

     在豁里秃马惕,豁里剌儿台篾儿干因狩猎之事发生内讧,继而变成豁里剌儿氏。他们得知不儿罕山猎物众多,便向此地之主兀良孩投奔而来。如此这般,朵奔篾儿干便与阿阑豁阿结成了夫妻。

     婚后,他俩生有两个儿子,一为不古讷台,一为别勒古讷台。

     哥哥都蛙锁豁儿生有四个儿子。都蛙锁豁儿过世后,他的孩子们从不把朵奔篾儿干叔叔放在眼里,不久便弃他而去,变成了朵儿边氏人。

     此后有一天,朵奔篾儿干在脱豁察黑温都儿山上打猎时,遇见了一个正在树林里烧烤猎物内脏的兀良哈歹人。便说:"把肉给我吧!"

     兀良哈歹人听罢,取下鹿头,皮子和肺,其余全部给了朵奔篾儿干。朵奔篾儿干驮着鹿肉赶路时,又遇见了一个领着孩子的穷人。朵奔篾儿干问:"你是什么人?"

    "我是马阿里黑伯牙兀歹人,现在极为饥饿。请把鹿肉给我吧,我把这孩子送给你!"

     朵奔篾儿干依照那人的请求,把鹿肉一条后腿分给了他,之后领着那人的孩子回到了家,把他当做了自家的佣人。

     生活如此地继续着。后来,朵奔篾儿干去世了。朵奔篾儿干去世后,他的寡妇妻子阿阑豁阿又生下了叫不忽合塔吉、不合秃撒勒只、孛端察儿蒙合黑的三个儿子。

     于是,朵奔篾儿干所生的别勒古讷台、不古讷台两个儿子感到大惑不解,便背着母亲议论道:"咱的母亲,在既无丈夫又无房亲兄弟的情况下生下了三个儿子。家里只有来自马阿里黑伯牙兀歹的佣人,这三个孩子是他的儿子吧?"不久,阿阑豁阿觉察出了孩子们的这般议论。

     春季的一天,阿阑豁阿煮熟风干羊肉,让五个孩子吃饱了肚子。接着让他们并排坐下后,给每人发了一支箭,令他们折断。孩子们很容易地折断了各自的一支箭。然后,阿阑豁阿又把五支箭捆到一起交给孩子们去折。孩子们费了半天大劲,最终都未能折断这捆在一起的五支箭。于是,阿阑豁阿说道:"别勒古讷台、不古讷台两人对我所生三子以及父为何人一事充满了怀疑和猜测。你们的怀疑有道理。但你们有所不知的是,每到深夜有一发光之人从天窗飞进屋内抚摸我的腹部,其光芒都透入我的腹内。待到天亮时,才同黄狗般地爬将出去。你们怎能乱加猜疑!由此看来,必为上天之子,怎可与凡生相比?待将成为万众之主时,人们才会明白的呀!"

     阿阑豁阿接着又对孩子们说:"你们五个全是我生的,若不齐心,会像单支箭那样容易被人折断,如能协力,就会像捆好的五支箭一样不易被人对付的!"不久,母亲阿阑豁阿去世了。

     阿阑豁阿过世后,因兄弟五人不合,由别勒古讷台、不古讷台、不忽合塔吉、不合秃撒勒只四人分掉马群等家产后过起了各自的日子。兄弟四人嫌孛端察儿蒙合黑愚拙,不当做兄弟看待,没分给他任何家产。

     既被亲人抛弃,何以留在此地!孛端察儿愤然跨上骨瘦如柴的青白马,抱定"死就死,活就活"的决心,顺着斡难河水走了下去。走到名叫巴勒谆岛的地方后,才搭起草棚子住了下来。此间,孛端察儿见一雏鹰正在捕食黑野鸡,便用青白马的尾毛做成套子,套住雏鹰后把它带回家养了起来。

    衣食无着的孛端察儿常常射杀被狼围困在山崖间的猎物或拾来被狼吃剩的片肉残骨,用来充饥并喂养捉来的雏鹰。这般艰难地熬过了冬天,待到春暖花开雁鸭飞回的时候,他所纵鹰捕来的猎物已挂满了林间树枝。

    此间,一群百姓从都亦连山后迁到了统格黎溪边。孛端察儿每天将鹰放飞后,走到他们中间讨喝酸马奶,傍晚时才回自己的草棚子。那群百姓曾向孛端察儿讨要过他的鹰,但他没给。他们互不探问对方的来历,相隔不远地过着各自的日子。

    孛端察儿的哥哥不忽合塔吉因惦念弟弟,顺着斡难河向弟弟走去的方向出发了。他走到统格黎溪边,向那群百姓打探弟弟的消息。那群百姓说:"有一人,每天来这里喝酸马奶。他的相貌和马匹与你所说的完全相同。他养有一只猎鹰。他究竟住在何处,我们也不知道。每当刮起西北风时,都会飞来满天的羽毛。由此看来,他的住处就在附近。不一会儿他就会过来,稍等片刻!"

    过一会儿,有一人果然向统格黎溪边走来。走过去一看果真是孛端察儿。于是,哥哥不忽合塔吉领着弟弟孛端察儿向斡难河上游急奔而去。

    孛端察儿跟在哥哥的后面,大声说道:"兄长,兄长,身必有首,衣必有领啊!"对此,走在前面的不忽合塔吉未予搭理。接着,孛端察儿重又说了一遍,但不忽合塔吉仍未答话。当孛端察儿再次说起时,他哥哥问道:"这句话,你为什么反复唠叨?"

    孛端察儿回答道:"统格黎溪边的那些百姓是一群散民。他们不分大小,不分贵贱,也没有头领。如此游民,我们应前去掳获!"

    不忽合塔吉说:"那好,我们回家与兄弟商议掳取办法。"

    回家后兄弟五人商定了掳取办法,并派孛端察儿打头。

    打头的孛端察儿先抓获一孕妇,问:"你是什么人?"孕妇回答道:"我是札儿赤兀惕·阿当罕·兀良合歹人。"

    如此,兄弟五人发起攻击,轻易地征服了对方。他们不仅缴获了牲畜,又将那些百姓带回家中奴役了下来。

    那位孕妇随孛端察儿后生了一个儿子。因是札惕百姓之子,故名为札只剌歹,后成札答阑氏祖先。札只剌歹的儿子土古兀歹,土古兀歹的儿子不里不勒赤鲁,不里不勒赤鲁之子合剌合答安,合剌合答安的儿子便是札木合。由此,他们成为了札答阑氏。

    那妇人又为孛端察儿生了一个儿子。因妻子是掳来之人,故给他取名巴阿里歹。巴阿林氏的祖先便是他。巴阿里歹的儿子赤都忽勒孛阔。因他娶妻众多,生下儿女如云。故成了篾年巴阿邻的先祖。

    别勒古讷台成了别勒古讷惕氏创氏祖先,不古讷台成了不古讷惕氏创氏祖先,不忽合塔吉成了合塔斤氏创氏祖先,不合秃撒勒只成了撒勒只兀惕氏创氏祖先,孛端察儿成了孛儿只斤氏创氏祖先。

    孛端察儿的原配妻子生有一个儿子,名为巴林失亦剌秃合必赤。孛端察儿又把随妻而来的侍女纳为妾,并生了一个儿子,叫沼兀列歹。孛端察儿在世时,沼兀列歹具有参加祭祀仪式的权力。

    孛端察儿过世后,沼兀列歹被疑为阿当罕·兀良合歹人的后代,便被逐出了祭祀仪式。之后,他成了沼兀列惕氏的创氏祖先。

    合必赤把阿秃儿之子篾年土敦,篾年土敦共有七个儿子。他们分别是合赤曲鲁克、合臣、合赤兀、合出剌、合赤温、合阑歹和纳臣把阿秃儿。

    合赤曲鲁克的儿子海都,其母为那莫伦。合臣的儿子那牙吉歹,因举止如官,后成那牙勤氏祖先。合赤兀的儿子巴鲁剌台,他身高马大,吃起来狼吞虎咽,后成巴鲁剌思氏祖先。合出剌的儿子也像个饿死鬼,故有大巴鲁剌、小巴鲁剌等绰号,并与额儿点图巴鲁剌、脱朵延巴鲁剌等一同成为巴鲁剌氏。合阑歹的孩子们如同锅里煮饭,无次无序,故成不答安氏。合赤温的儿子阿答儿乞歹,因好行争斗,故成阿答儿斤氏。纳臣把阿秃儿生有二子,名为兀鲁兀歹、忙忽台,就成为兀鲁兀惕、忙忽惕氏。纳臣把阿秃儿的原配妻子还生有两个儿子,一名为失主兀歹,一名为朵豁剌歹。

    海都有三个儿子,其名为伯升豁儿多黑申、察剌孩领忽和抄真斡儿帖该。伯升豁儿多黑申的儿子叫屯必乃薛禅。察剌孩领忽的儿子叫想昆必力格,与俺巴孩等成为了泰亦赤兀惕氏。察剌孩领忽娶其嫂子为妻,生有一个儿子,名为别速歹,即成了别速歹氏。抄真斡儿帖该共有六个儿子,分别是: 斡罗纳儿、晃豁坛、阿鲁剌惕、雪你惕、合卜秃儿合思和格泥格思。后来各成为该姓氏的祖先。

    屯必乃薛禅有两个儿子,一为合不勒可汗,一为薛出列。薛出列的儿子不勒帖出把阿秃儿。合不勒可汗有七个儿子,他们分别是:斡勤巴儿合黑、把儿坛把阿秃儿、忽秃黑秃蒙古儿、忽图剌可汗、忽阑、合答安、脱朵延斡惕赤斤。

    斡勤巴儿合黑的儿子忽秃黑秃主儿乞,忽秃黑秃主儿乞的儿子为撒察别乞、泰出二人,后成主儿乞氏先祖。

    把儿坛把阿秃儿有四个儿子,他们是: 忙格秃乞颜、捏坤太石、也速该把阿秃儿和答里台斡惕赤斤。忽秃黑秃蒙古儿的儿子是不里孛阔。在斡难河边的宴会上,砍伤成吉思汗的弟弟别勒古台肩胛骨的就是此人。

    忽图剌可汗的三个儿子是: 拙赤、吉儿马兀和阿勒坛。忽阑把阿秃儿的儿子是也客扯连。巴歹、乞失里黑二人在成吉思汗时期做过管理工匠的长官。合答安、脱朵延二人无后而香火未续。

    那时,由合不勒可汗统治着蒙古各部。合不勒可汗虽有七个儿子,却选定想昆必勒格之子俺巴孩为蒙古可汗。

    兀儿失温河连接着贝尔湖和阔涟湖。这里居住着阿亦里兀惕、备鲁兀惕等塔塔儿百姓。俺巴孩将女儿嫁与塔塔儿人,并亲自送去。塔塔儿人趁机将他捉住后交给了金国的阿勒坦罕(金国之主之意)。俺巴孩追悔莫及,即派别速惕氏巴剌合赤回去,并嘱咐道:"告诉合不勒可汗之子忽图剌和我的孩子合答安太石: 身为国君人主,不应亲送女儿出嫁,要以我为戒。我已被塔塔儿人擒获,你们一定要报这个仇。直到磨尽指甲,十指流血!"

    此间,也速该把阿秃儿在打猎途中遇见了自斡勒忽讷兀惕氏娶妻而来的也客赤列都。也速该窥见其女美丽无比,便回家伙同其兄捏坤太石、其弟答里台斡惕赤斤二人赶来。

  

 

  也客赤列都见势不妙,便抽着黄马向山坡快速逃去。见三人追来,他加速绕过山头后又回到了马车旁。坐在车上的诃额仑劝他说:"你可看出他们仨人的来意?他们的行貌可疑,要害你性命!快逃吧,只要保有性命,何愁女人难找。你若挂念我,将来再娶后用我的名字呼她便是了。快来吻我身香,然后去逃命吧!"说罢,脱下外衣送给了也客赤列都。也客赤列都接过外衣后发现那仨人已绕过山头急追而来。也客赤列都急忙抽着黄马朝斡难河上游逃去。

    也速该兄弟三人继续追赶。他们将也客赤列都追出七座山冈后才折回来带诃额仑回家。路上也速该牵着车缰绳,答里台傍着车辕走,捏坤太石则在前面引路。见此情景,诃额仑大声哀呼:

    "我的丈夫赤列都啊

    在吹乱乌发的野风中

    在漫漫无际的荒野里

    你将如何熬过

    那身单影只饥肠辘辘的日子啊

    如今的我

    长发两辫前后分

    此苦此难怎度过?!"

    诃额仑哭得伤心欲绝,震撼山野。听罢,走在车旁的答里台劝说道:

    "搂抱你的汉子

    已越过重重山岭远去

    挂念你的男人

    已涉过道道河水远去

    任你如何哭叫

    再也不能回来

    荒野山岭重重

    归来之路难寻……

    闭嘴吧!"这样,也速该把诃额仑带回家,当做了自己的妻子。

    这便是也速该娶来诃额仑的经过。

    根据俺巴孩被捉时的提名,蒙古各部和泰亦赤兀惕人在斡难河谷聚会,推立忽图剌为蒙古部可汗。蒙古人好以歌舞、酒宴欢庆。推立忽图剌后,与会众人在河边川地的一棵大树下欢宴,舞得天旋地转,跳得地动山摇。

    忽图剌即位后,便与合答安太石一起讨伐塔塔儿人。他们虽与塔塔儿的阔湍巴剌合、札里不花二人开战十三次,但未能报俺巴孩被害之仇。

    正当参加复仇之战的也速该从战场上擒回帖木真兀格、豁里不花等塔塔儿人时,夫人诃额仑在名为迭里温孛勒答黑的地方生下了成吉思汗。出生时,成吉思汗右手握着一块大如髀石的血块。因恰在擒来帖木真兀格时出生,故起名为帖木真。

    也速该的妻子诃额仑为也速该生下了帖木真、合撒儿、合赤温、帖木格等四个儿子和一个名为帖木仑的女儿。

    帖木真九岁时,合撒儿七岁,合赤温五岁,帖木格三岁,而帖木仑正在摇篮里。

    帖木真九岁时,也速该就带他前往母舅亲斡勒忽讷惕人住地说亲。当走到扯克彻儿山、赤忽儿古山间时遇见了翁吉剌歹氏人德薛禅。

    德薛禅:"也速该亲家要到哪里去?"

    也速该:"到斡勒忽讷惕百姓处,去给儿子说亲!"

    德薛禅:"你这儿子可是个目中有火,面上有光的孩子啊!也速该亲家呀,昨夜我做了个梦。梦见一只白海青抓着日月落在我的手上。日月乃是用眼观望之物,可那白海青则抓着它落到了我的手上。我曾对人讲过,不知此梦是什么吉兆?如今,你领着儿子来到了这里,我的梦便有了答案啊!原来是你乞牙惕的神灵来预告我的哟。"德薛禅接着说道:"我们翁吉剌惕百姓自古如此:

    从不袭扰外族他乡

    我们翁吉剌惕人

    赶着黑骆驼驾的车子

    载着貌如鲜花的姑娘

    送给那众人敬仰的可汗!

    不与他人相分争

    我们翁吉剌惕人

    赶着白骆驼驾的车子,

    载着月亮般纯洁的姑娘

    送给那身居高位的可汗!

    我们翁吉剌惕自古美女多。所以,我们一直以外甥之貌、女儿之色生活。男人生来守营地,女儿则要出嫁到他乡。也速该亲家,我有一小女,请到家里看看!"说罢,领着也速该朝家走去。

    也速该前去一看,他的女儿果然貌美秀丽。名为孛儿帖,长帖木真一岁,是年正好十岁。也速该看孛儿帖较为合意,便于第二天向德薛禅提起了亲事。听罢,德薛禅说:"虽然,多次求婚才答应则显尊贵,刚一求婚便答应,而予之则轻贱,但女儿之命必在他家,将我女儿许配给你的儿子吧。请把你儿子留在我家便是了。"

    也速该说:"我把儿子留下。我儿自幼怕狗,请不要让狗惊吓着我儿。"说罢,便把牵来之马当作聘礼送给德薛禅,留下儿子回家去了。

    也速该途经扯克扯儿草地时遇到了正在欢宴的塔塔儿人,并因口渴难耐下马走去。塔塔儿人认出了也速该,边说"尊贵的也速该来了",边把他安排到了宴席上。塔塔儿人念起旧仇,密谋一阵后,就把毒药放进了也速该的碗里。也速该走出后不久便觉恶心不适,苦行三日勉强回到家中。

    "我身体里难受,谁在我近旁?"也速该得知晃豁塔歹氏察剌合老人之子蒙力克在其旁边后,说道:"我弟蒙力克听着:孩儿们都还幼小,我在为帖木真定亲返回的途中被塔塔儿人毒害。现在我极为难受,你要好好照顾将成孤儿的孩儿们和将要守寡的嫂子!请速去接回帖木真!"说罢撒手人寰。

 

文章来源:surag.net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