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关纪新]当代港台及海外满族作家素描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6-11-09  作者:关纪新
0

  满族本是中国大陆上的一个少数民族,然因种种历史因素,一个多世纪以来,其后裔流布到香港、台湾地区乃至于亚洲以外各国家的,也不是很少。下面,就来谈一谈在中国大陆之外的满族文学家们。 

    

  赵淑侠(1932 )与赵淑敏(1935 )姊妹俩,都是在国际华文创作界闻名许久的文学家。二人祖籍黑龙江省肇东县,青少年时期随家庭迁居台湾。之后赵淑侠赴欧洲留学,定居入籍于瑞士;赵淑敏则在台湾就任教授。他们的母系为满洲叶赫氏族,自幼受过良好的满族家教,且成年后皆愿以满人身份自视。[] 

  赵淑侠,是欧洲华文作家协会创始人曁多届会长,并担任世界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等职,长期活跃于海外华文文学界与文化界。自40岁方才投身文学创作,却已有《我们的歌》、《落第》、《春江》、《赛纳河畔》、《凄情纳兰》、《赛金花》等长篇小说, 《西窗一夜雨》、《当我们年轻时》等短篇小说集,《故土与家园》、《文学女人的情关》、《紫枫园随笔》、《异乡情怀》等散文集,不断面世。她的书写,以“浪漫写实”著称,在题旨选取、意向表达、境界营构和文化涵盖诸方面,不但有着传统的承继,更有独特的建树。 

    

  唱啊,我的同胞/唱我们的歌/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化/开出鲜丽的花朵/孕育出自己的声音,自己的曲调,自己的歌/……我们的歌,是我们灵魂的呼号/是我们民族的标记/是我们的骄傲和光荣/我们的歌,让我们记住我们是母亲的孩子/让我们不忘是中华儿女/让我们愿做炎黄子孙/我们的歌,让我们勇敢的承受,千百年来的内忧外患/让我们认识欢乐和苦难/让我们挺起了背脊,在狂潮逆流中屹立如山…… 

    

  上面这段文字,是《我们的歌》中由女主人公心底唱出的歌。“追寻民族根, 寄托游子魂”,是赵淑侠笔端表述最为集中的思想主题。深深的故国怀思和高扬的民族忧患意识,于其代表作中俯拾皆是。小说《我们的歌》塑造了余织云、江啸风等一批负笈海外,在欧风美雨强烈冲刷下,克服多重艰辛,满怀振兴民族憧憬,终致学业有成的华人青年形象。 

  赵淑侠还从自身遭遇跟心灵积累出发,痛切摹述了20世纪后期华人“新移民”在西方社会身处无根、文化无着的飘零情态。长篇小说《春江》和《赛纳河畔》,展示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崎岖苦闷的精神之旅,以及他们相近的来历和多向的去路。赵淑侠更以许多散文,凸显了去国离乡的海外赤子们,心头萦绕毕生的“中国情结”。“无根一代”的殷殷乡愁,是她这类作品中最能拨动读者心弦的地方。通过这类作品人物的精神和言行,也分明地诠释着“中华一家,血浓于水”的不二理念。 

  《凄情纳兰》,是写清代词人纳兰性德的长篇传记小说。赵淑侠说:“我本人有一半满族血统,母亲出身于松花江流域的叶赫族正黄旗。满族出了纳兰容若和曹雪芹这两位中国文学史上光彩夺目、才华横溢的文学家,满族后裔引以为荣。我虽没受过母亲那样的满族高贵人家的文化教育,没有琴棋书画方面的造诣, 但也读过一些满族的历史,对纳兰容若的名字绝不陌生……”[]她对之前读到的几部有关纳兰的著述不甚满意,便找来大量有关清初社会、政治、皇室生活,以及与纳兰经历有关的资料,足足看了八个月。作品主人公特别的人生际遇和他凄清的性格持有,在女作家那里都得到了深入刻画。 

  《赛金花》是她推出的另一部历史题材长篇。对赛金花这一饱受社会争议的清末女性,赵淑侠重点挖掘她特殊时代下面复杂性格生成中间,刚强、坚毅,不向命运让步的心理定势。其书写倾向上亦透视出女作家的精神站位。 

  常年生存在西方社会氛围中间,赵淑侠的笔下扩充着中、西文化的张力。她热爱中华,依恋故园,却又乐于辩思、包容多重文化的优长。她认为,在这不同文化的联系与迥异中, 使之互容互谅、取长补短、去芜存精, 可能产生一种新的精神。“这种新的精神, 正是我们这些居住在欧洲的华文作家们, 写作灵感和题材的源泉。”[] 

  赵淑敏,比起姐姐赵淑侠,倒可以说是早慧的作家,15岁就发表了处女作——散文《落叶》。她是历史专业的教授,撰写过《中国海关史》、《厘金和关税自由》、《清代的新制海关》等学术著作。然而她在文学创作上的成就,仍不输姐姐半分,迄已发表的各类作品已经超过20部,包括散文集《属于我的音符》、《乘着歌声的翅膀》、《多情树》、《采菊东篱下》、《水调歌头》、《短歌行》、《生命的新章》,短篇小说集《高处不胜寒》、《惊梦》,长篇小说《松花江的浪》、《恋歌》,以及与赵淑侠合作的长篇小说《寻根》,等等。 

  她的散文很有读者缘分,其中的情感色彩异常丰富,亲情、友情、民族情、祖国情,无不被她刻绘得真挚宛然、淋漓尽致。她的集子当中,写到父女、母女、姐妹、夫妻情感的篇什颇夥。 

    

  有时候想,很多年了,一种习惯总是不改,很多年了,某种喜好也总是不改延续着这种习惯或喜好,生命是没有界限的,时间的痕迹被悄然弥合我会在模糊中看见已经逝去的亲人或朋友,我会在音乐和雨的和声中感受到一种臆想的场景它如此美妙而又温情,像久远的恋情又回到你的身边,生活的美到底在那里,我总在自己无边的激动中发出感慨[] 

    

  爱国情操,是赵淑敏作品流淌不尽的精神泉源。《心桥》、《重庆精神》、《我是中国人》、《明天的希望》一类单篇,真切记录了作者毕生不移的爱国志、中华情,读到令人动容。《我是中国人》讲述过往海外旅行的感受,每到一地总被误认为是日本人,教她郁闷与愤慨,她想做个光荣的中国人,却不能不正视唐人街上那一张张漫不经心、恓恓惶惶、风霜满面、麻木不仁乃至愁苦沉肃的同胞面孔,“踏踏那里的土地,吸吸那里的空气,仿佛会感到血液激荡脉脉相通的震动。令人沉重不快,可是就有那样的感觉……”文章结尾她说:“在异域巡行数万里,十一万九千六百分钟,没有一分钟忘记自己是个中国人!要做个不带一星霉气困色的体面中国人!”[] 

  赵淑敏的短篇小说,两性婚恋题材居多。作家的女性社会立场和反对男性霸权的价值表述,是十分明朗的,对于台湾的传统宗法文化的反思及揭露,也是切中要害的。 

  长篇小说《松花江的浪》,是赵淑敏对中华民族抗战文学的奉献,在女作家的写作生涯中占重要位置。东北沦陷之际,赵氏家族已漂泊关内,且作者年纪尚小。但她对故乡热土松花江畔当年那场民族灾难,以及中华儿女愤击外寇的历史风云,却须臾不曾忘怀。当她终于在文学和历史学两个领域均扎下根基之后,便启动了这次特殊的书写。故事发生在“九· 一八”事变前夜,到抗战胜利在望的十多年间,以小说人物金生之经历为线索,铺展了从东北到内地广阔的抗日场景,为了重点体现所要讴歌的中华意志和“东北精神”,尤其加强了对人们心理与情感的描摹,使作品平添了浓重的“心史”蕴味。值得注意的还有,小说塑造出中华民族“文化人”的代表性人物高铁屏,其忧思天下、勇于承当的献身精神,给中国抗战文学加入了一笔不该缺少的书写。 

    

  纪刚(1920 ),在台湾和海外华文读者中间,也是广受爱戴的作家。他本名赵岳山,祖籍东北辽阳,早年学医并一生行医。1969年,年甫半百,蓦然出手一部长篇小说《滚滚辽河》,立时于海峡对岸引起轰动效应[] 

  抗战初期,纪刚年仅17岁,便慨然献身民族救亡洪流,加入“重庆系”地下秘密组织“觉觉团”,与日伪统治进行了8年的殊死斗争,甚而被捕系狱犹不减斗志。《滚滚辽河》即是以作家本人当年从事的斗争生活为蓝本,完成的一项抗战文学大型叙事。我之所以要写这本书,记录下当年种种铁的生活,火的情感,血的工作,目的就是要让我们这一代、我们的下一代乃至我们的世世代代,不能忘记那个充满屈辱的时代,那段淌着血和泪的历史;不能忘记在那个时代、那段历史中为民族献身,为国家流血,为信仰牺牲的一代热血青年。[⑦]纪刚曾经如此用情地谈到自己的这一创作。 

  “颈上头颅任君取,冲霄壮志万古存。”当日寇铁蹄肆意蹂躏中华河山之际,东北大地上的不屈儿女们是如何决死抗争的?《滚滚辽河》以其最生动饱满的故事,向人们做出最真实客观的交代[]。纪刚、罗雷、伊正、仲直、宛如、诗彦、心竹……民族危亡关头一群挺身而出、纵横出没的热血青年,通过作品描写,神态坚毅地向读者走来。其实,这批可爱的青年人,也同任何时代的青年人一样,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情感依恋、个性追求、生活情趣、人生志向,然而在作家笔下,他们却为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放弃了一切个人意念,甘愿牺牲,九死不悔。 

  《滚滚辽河》具有作者自传体的文学性质,其主人公与作家笔名相同,连书中那么真情宛然写出的青年主人公与两位女友——宛如、诗彦——先后产生的情感纠葛,都有十足的现实原型。一方面,是民族利益高过一切,另一面则是血性男子及性情中人,为了效忠的崇高事业,而不得不舍弃一己情感。“生命写史血写诗,革命误我我误卿”,小说反映了一代民族骄子,痛别昔日纯真爱情的悲悼心绪。 

  小说文笔流畅,结构严谨,叙事从容,情节富有戏剧性和惊险度,却丝毫不见一处流俗之墨。作品异常厚重的创作主题,皆借助于丝丝入扣的人物刻画和事件讲述来达成。 

  20世纪末,台海两岸的政治封禁渐见冰释,《滚滚辽河》及其作者重返故乡,大陆读者也便得以读到这部现实主义力作。1995年,东北地区的一家出版社,出版了《滚滚辽河》长篇小说的大陆版:《葬故人——鲜血上飘来一群人》。 

  纪刚晚年移居美国。尚撰有《诸神退位》和《原来如此》等文化随笔著作。 

    

  林佩芬(1956 ),女,为台湾历史文学写作名家,有《努尔哈赤》、《天问——明末春秋》、《两朝天子》、《辽宫春秋》、《西迁之歌》和《故梦》等多部长篇小说,先后在海峡两岸出版。 

  努尔哈赤,无疑是满洲史册上最光辉的名字之一。他是垂范后世的民族英雄,是激励民族来者自强不息的精神力量。遍访今日域内,满族人对努尔哈赤的景仰崇拜,依然如故。20世纪80年代,当历史题材电视剧形式刚登上大陆荧屏,便有满族剧作家俞智先领衔创编了16集的电视连续剧《努尔哈赤》,颇为观众喜好。无独有偶,在海峡对面,女作家林佩芬,也开始了长篇《努尔哈赤》“马拉松式的”撰写工程。 

  林版《努尔哈赤》全书共六卷,依次为《上天的儿子》、《不死的战神》、《苍鹰之翔》、《巍峨家邦》、《天命皇帝》、《气吞万里》,凡120余万字,创意于1981年,初命笔在1985年,总体完成于1999年,历时18年。它是一部框架恢宏的制作,选取明万历十一年到天启六年(15831626)前后43年的历史,以广阔社会生活为场景,以错综的民族矛盾、社会矛盾为依托,大开大阖,浓墨重彩地描绘出女真族天才的民族英雄努尔哈赤,以“十三副遗甲”起事,逐步成长壮大,经连年征战配合实施政治策略,统一女真各部,建立新生的“后金”政权,进而以“七大恨”告天出师伐明,进取中央政权,这个遍布艰辛与辉煌的历史过程。努尔哈赤是全书中心人物,小说以其青年时代风雪夜奔、举旗复仇开篇,以其英雄迟暮壮志未酬、报憾辞世收尾,显现了他壮怀激烈的斗争生涯,勾勒出他刚强的个性、非凡的胆识、缜密的思维、超人的耐力和博大的胸襟。 

  在长期斗争中,努尔哈赤置生死于度外,身先士卒蹀血博杀,在非常关头展示了军事指挥和政治运筹的天赋。在扭转全局力量对比的“萨尔浒大战”中,面对十倍于己的明军四路包抄,他冷静地制定“凭你几路来,我只一路去”的作战宗旨,以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军的战略战术,短时间风卷残云地聚歼强敌,创造了人类战争史上的奇迹。为统一女真进取大明,他用汉人“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的哲理自勉,将数十年跟随自己南北征战的“五大臣”视为股肱手足,在刚刚称帝领受万民欢呼时,也对臣下的忠谏从善如流,对可以感化为己所用的人才,哪怕是射伤过自己的俘虏,要暗杀自己的刺客,均宽容义释……他以穿越历史的远见,创建、完善“八旗制度”,倡导满文创制,刚柔相济地安抚蒙古诸部,招徕各族人口强大自我,为未竟事业日后加速走向成功奠定基石。小说刻画了英雄的内心世界与所作所为,对人们了解这位在中华历史上产生划时代影响的人物,很有裨益。 

  《努尔哈赤》不是单线条描述英雄人物斗争道路,作品通过观察努尔哈赤时代缜密交织的社会经纬,印证和阐发其历史性思辩。作品投入大量篇幅刻画发生于明王朝内部,乃至蒙古诸部落,以及朝、日之间的各种事件。非努尔哈赤身边的故事,不再作为张扬主人公业绩的副线而无关宏旨地存在,而是通过彼此对应展示,使人读出,在同一时代背景中,各方政治力量因因相袭、此消彼长,从而揭开潜伏于社会演变深层的历史殷鉴——兴替由来岂瞬间。正如唐人杜牧《阿房宫赋》所言,当日强秦实非他人所灭,而是亡于自身的不检点:“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林佩芬期许她的小说成为既往历史的文学描述与文学诠释。她所启动的是艺术的笔法与样式,相当重要的行为目的则在于要以当代人富于哲思的眼光,重新审视明清之际动荡年代,做出与史实对位的检讨,为人类不断续写的历史,留存一份“忧思备忘录”。 

  晚近发表的《故梦》是林佩芬另一部厚实的作品。小说以自己家族史料为依托,表现了一个旧时满洲贵族家庭自清政息影以来,百年间的沧桑变迁。这一家庭的祖孙三代,遭逢曲折,故事百端,时而大陆,时而台岛,“眷恋故土、中华至上”那颗永不褪色的民族心,却始终如一地坚贞可感。作家唐浩明曾指出:“其写作风格,与她的历史小说一脉相承:大气、细腻,只不过历史小说呈现的是大气中有细腻,而《故梦》则是细腻中见大气。”[] 

    

  唐鲁孙(19081985),是享誉海内外的民俗题材作家。乃清末贵族出身,是珍妃与瑾妃之堂侄孙。1946年到台湾并在那里度过后半生。他对老北京风俗、掌故及宫廷秘闻了如指掌,年轻时游遍各地,见闻宽详。1973年退休后,凭着对大陆往事的浓郁情思及超强记忆,写出许多真切表达旧日生活趣味的随笔,而其中犹以诸种“美食”详解著称。出版有《什锦拼盘》、《天下味》、《说东道西》、《老乡亲》、《故园情》、《南北看》、《中国吃》、《大杂烩》、《老古董》、《南北杂碎》等文集。 

  老北京的宫帷市井、风土世情,在唐鲁孙笔下,无不给摹绘得模是模样是样,叫人如临其境,如触其形;而国内各地之五行八作三教九流,他也能叙讲得根柢明细、触类旁通;最是这位自称“馋人”的作者,可以如数家珍般地接连写下上百篇美文,漫谈中华古今之南北大菜、荤素珍馐、佐餐佳酿、风味小吃……直赢得一个“侠有金庸,吃有鲁孙”的美誉。 

  台湾的资深名笔陈纪滢,谈起唐鲁孙时说:“在我未晤教以前,早已料到他是北平人无疑,是美食专家可信,是历史学者无误,而其记忆力之强,举今世同文无出其右。他涉猎之多,更非一般人可比;他足迹之广,也非写游记的朋友们可望其项背。”“鲁公不但是北平人,而且是旗人,是旗人中的‘奇人’。”[⑩] 

  “美食家”唐鲁孙的个性化书写,甚具价值。——世间每议老式旗人,总好给个“吃喝玩乐游手好闲”的褒贬,但唐氏向非游手好闲之辈,却因一生“性馋”且有上佳记性、上佳文笔,为世间留下了太多中华餐饮文化等方面的史料。随着祖国餐饮文化和餐饮产业的日后开发,唐鲁孙此类随笔的珍贵,还会越来越获得彰显。满人的某些文化持有,在乱世则未必被人看好,乱世过后,便有可能愈益值价。 

  关于晚年书写的作品,唐鲁孙坦言:“自从重操笔墨生涯,自己规定了一个原则,就是只谈饮食游乐,不及其他,以宦海沉浮了半个世纪,如果臧否时事人物,惹些不必要的啰唆,岂不自找麻烦。”[11]这点儿倒是很有几分满人气质。 

    

  北平照一般吃食的习惯,都得按时当令,颇得孔老夫子所谓不时不食的真谛。不是三月初三,您买不着太阳糕;不到重九,想吃花糕也不太容易;抗战前不交立秋您想吃烤肉也没有卖的;至于糖炒栗子,不过白露,也没有哪一家敢提早应市![12] 

  饺子有蒸煮之分,所以煮的叫水饺,蒸的叫蒸饺。满洲人管水饺叫煮饽饽,黄河两岸有的地方叫扁食,最特别的是山东菜管煮水饺叫“下包”,外乡人初履斯土,听说“下包”时常被弄得莫名其妙。……包饺子又叫捏饺子,饭馆做的多半跟家庭包法不同,叫“挤”,一挤一个,手法非常之快。北方还有个老妈妈论,三十晚上包饺子、接财神的时候无论男女老幼,都要包上两三只。说是包几只饺子,可以把小人嘴捏住,可免小人胡说八道,招惹些是是非非出来。财神饺子里面要包小钱,恐怕饺子捏不牢,破了会漏财,于是财神饺子都捏上花边,虽然费点事,可是绝不至于饺子咧嘴散馅儿漏财。[13] 

    

  随便选出上面两段叙述,满宫满调京腔京韵的语言,加上道道地地的故园风习,敢是真的要让不少别井离乡多年的老读者,一掬怀土之泪了。 

    

  20世纪70年代中期移居香港的女作家杨明显(1938- ),也以“京味儿”叙事闻名。1978年她发表处女作小说《程爷爷的故事》,即被媒体誉为“纯北京风味的有趣小说”。其后,撰写了长篇小说《姚大妈》和散文集《城门与胡同》,均得到好评。年近花甲的时候,她再次乔迁到了澳洲。 

    

  有次课间休息我站在校园矮矮的围墙外面,看见一个六七岁的亚裔小男孩儿,孤零零的一个人靠在树下低着头用脚尖儿踢地上的青草。试着用中国话和他打招呼,他一听高兴地跑过来。我问他为什么不和同学一块儿玩,他满脸委屈的样子说:  我才来四个多月呀,哪里会说那么多的英文!我都说不来,不来了,他们一定要把我接过来,在上海和外公、外婆多好,还有那么多的小朋友……”  看见他快要流泪的样子,我把手伸过去和他紧紧握住……[14] 

  

  

    

  身在海外的满族作家,写也写不尽的,除了乡情,还是乡情。 

    

  《中国文化研究》2013年夏之卷 

    

    

 

 

  


  [] 台湾及海外华文写作名家中间有满族家庭背景者良多,例如柏杨、李敖以及长篇小说《巨流河》作者齐邦媛等;拙著之依据乃作家个人明确的民族身份选择,而不以是否具有相关背景或者本人偶而表达为凭。 

  [] 赵淑侠、陈贤茂:《海外华文文坛的独行侠——赵淑侠访谈录》,《华文文学》2010年第1期。 

  [] 沈振煜、吴奕錡:《“一次超越了本身意义的学术会议”——“赵淑侠作品国际研讨会”综述》,《华文文学》1995年第1期。 

  [] 赵淑敏:《言秋》,《北方作家》,2010年第3期。 

  [] 赵淑敏:《我是中国人》,《台湾散文选》,第43页、第46页。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 

  [] 该作问世后,在台湾地区持续畅销30余年,创下了连续60多次印刷的记录。 

  [] 参见互联网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431977/ 

  [] 作者甚至证实,书中情节99%均属真实,仅结尾处主人公狱中的故事细节是出于艺术编织。 

  [] 唐浩明:《故梦·序文》,《故梦》(上),第4页,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 

  [] 陈纪滢:《酸甜苦辣咸·序》,唐鲁孙《酸甜苦辣咸》第4页,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11] 唐鲁孙:《何以遣有生之涯》,《酸甜苦辣咸》,第8页,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12] 唐鲁孙:《桂子飘香·栗子甜》,《酸甜苦辣咸》,第17页,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13] 唐鲁孙:《吃饺子杂谈》,《酸甜苦辣咸》,第22页,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14] 杨明显:《问候》,见互联网http://gb.chinareviewnews.com/crn-webapp/cbspub/secDetail.jsp?bookid=1304&secid=1644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