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新时期维吾尔族文学创作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08-08-19  作者:新文
0

  随着新时期的到来,维吾尔族文学开始重新认识自己。一些老作家重新拿起笔,为维吾尔族当代文学书写了新的篇章。一些年轻的作家在时代的推动下,也步入了文坛,他们的创作有了新的变化。

  这一时期,文学和生活的关系更加密切。原来被认为是禁区的知识分子题材,这一时期不但创作出了短篇小说和戏剧,甚至写出了长篇小说。历史题材方面也出现了不少优秀的作品,如描写喀喇汗王朝生活的小说《苏图克·布格拉汗》(赛福鼎·艾则孜)和《苏醒了的土地》(阿布都热依木·乌铁库尔)、《漩涡浪花》(阿不都拉·塔里甫)、《马赫木提·喀什噶尔》(帕尔哈提·吉兰)、《伊犁河的浪涛》(阿布杜热合曼·卡哈尔)、《被遗忘了的人们》(艾海提·吐尔地)等长篇小说的问世打破了题材单一的局面。这些长篇小说以及《探索》(祖尔东·萨比尔)、《静静的准噶尔》(柯尤慕·图尔迪)、《污点》(艾拜都拉·依不拉音)、《狼母》(托乎提·阿尤甫)、《浑浊的泉水》(加拉力丁·白合拉木)等小说的出现,说明维吾尔族长篇小说的创作出现了新的面貌。

  新时期维吾尔族文学的变化首先是创作手法的多样性更加明显。这一时期,现实主义创作手法得以更为广泛地运用。《探索》《静静的准噶尔》《苏图克·布格拉汗》《生活的秘密》等长篇小说、《永别了,眼泪》《难道能忘记他吗》《心灵之山》《犄角》《啊,土路》《生蛆的涝坝》《胡子的风波》等中短篇小说都是以现实主义创作手法为主的优秀作品。
  长篇小说《探索》以知识分子为主人公,《足迹》描写历史上农民起义领袖铁木尔·哈里发,《苏图克·布格拉汗》直接为中世纪喀喇汗王朝的开明皇帝立传,这说明维吾尔族当代文学已经冲破各种禁区,有了突破性进展。

  传统的维吾尔族诗歌的表现手法开始多样化复杂化,诗的主观性抒情性加强。现实主义诗人博格达·阿布都拉在他的诗作《信念》《阳伞下》《石头人》中营造的意境就是朦胧、缥缈的,这些作品丰富了维吾尔族当代诗歌的品种。现代派的影响在维吾尔当代文学中也有表现。1985年左右,维吾尔族文学中朦胧诗的创作现象以及围绕它的争论,正是现代主义在维吾尔族文学中已经出现的标志。

  在戏剧创作中,剧作家们也开始借鉴荒诞派戏剧的表现方法,如在《世界幻境》《老单身汉的婚礼》中,作者用时空交错、象征等手法来表现抽象的、哲理性的内容。

  新时期,许多作家开始研究本民族的审美追求和审美习惯,创作出深受本民族群众喜爱的作品。作家穆罕木德·巴格拉西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写出了《孤独的汽车》《我是死人瞳仁里定格的人像》两部作品。前者运用的是魔幻现实主义的手法,而后者则采用了意识流。这以后,作者通过思考和总结,写出了《拇指》《开了白花的柳树》。

  女作家阿依夏木·艾合买提的《阴间也有刑堂》、麦迈提明·吾守尔的《胡子的风波》《镶金牙的狗》,努尔买买提·托乎提的《阴间的拷问》均借鉴现代派的表现手法强化小说的表现力。

  散文创作在此阶段也有了新的发展。尤其是叙事散文,包括游记、回忆录、报告文学等都引起了广泛注意。著名作家祖尔东·萨比尔、阿不都许库尔·穆罕默德依明、柯尤慕·图尔迪、热合木·哈斯木、艾拜都拉·依不拉音等人到前苏联、欧洲各国、埃及、朝鲜、日本及中亚各国访问写下的游记、回忆录,祖尔东·萨比尔、艾海提·吐尔地、海拉提·阿不都拉等人的报告文学、通讯等都吸引了广大读者。

  近年来出现的通俗文学创作热,是维吾尔族当代文学走向多样化的一种现象,部分作家开始涉猎传奇、侦破、爱情等题材,受到了欢迎。

  20世纪,维吾尔族文学出现了阿布都哈里克·维吾尔、黎·穆塔里甫、祖农·哈迪尔、阿布都热依木·乌铁库尔、铁依甫江·艾里耶夫、祖尔东·萨比尔等大家。新时期,老、中、青三代为一体的作家群认识到了自己的使命和任务,通过勤奋的写作,使文学创作出现了空前繁荣的局面,这是新时期的维吾尔族文学最令人振奋的现象。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网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