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张菊玲]不只是“一梦红楼感纳兰”
满族文学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4-12-31  作者:张菊玲
0



张菊玲教授以纳兰性德和曹雪芹为主要对象
来探讨满族文学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并阐述了满族文学研究现状与不足。

 

  中国文学史该怎么写?

  中国文学史该怎么写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目前来说,我认为学术界在文学史书写当中仍存有一些霸权思想,对于民族文学的研究还是很欠缺的。因此,民族文学的研究者们有责任把这个课题做下去。

  中华民族从来就不是一个单一的民族。以元、明、清三个朝代来说,蒙古人、汉人、满族人分别统治着中国的王朝,他们在中华民族文化的发展上都有着自己的贡献,形成了多元的中华文化。

  中国文学史这个学科的建立是在上世纪初,那时是在“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口号下进行的。因此,在这个学科建立伊始,它是唯汉独尊的,直到多年后,才有一些研究者在原有的框架中加入一些少数民族作家作品,这个框架也延续了很长时间。近30年来,书写多民族文学史的呼声越来越高,但是我认为,现在已有的一些多民族文学史的成果仍然没有从大的中华文化的视野来看,每个民族的贡献到底是怎样的,还是没有书写清楚。我们有责任梳理各个朝代中各个民族的贡献。

  民族本身带悲怆特色

  满族的发展壮大经过了血和火的洗礼,他们由白云黑土之地走进关内,并开始出现第一批用书面语言记录的文人。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内,多数学者都认为,满族文人用汉族文字写的作品不能被认为是满族文学和文化。然而,他们产生的影响是很重要的,可以说,不管在清代还是在民国时期,满族人用自己曾经拥有过的辉煌和坎坷、曲折的生命经历、饱含独特性的精神世界与异样的审美为中华民族文学史吟唱出不同于其他民族的异调悲曲。可以说,他们的四百年历史,对人类的心灵发展史是独特的贡献。

  我选了纳兰性德与《红楼梦》作为今天阐释的对象,这些作家与作品给予我们的是一种悲情的感触。满族文学从纳兰性德开始,一直到我们大家都熟悉的老舍,给我们带来的最大的心灵震撼就是人类所经过的坎坷和悲情。这其实是值得我们去探讨和理解的。纳兰性德不同于清朝的其他新贵子弟,他唱出的是“我是人间惆怅客”。在读过纳兰词、仔细了解了清代满族的兴盛过程后,我们才能够体会到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满族入关后代表的是新兴势力,而最可贵的是纳兰性德在这时并不是得意地炫耀,而是说出如此悲情的话。

  纳兰性德在满汉的融合过程中,吸取了很多汉族文化,特别是在老师的指导下,他通读了汉族的经史典籍,这对他的思想影响很大,令他明白了古往今来中国大地上发生的一次又一次的改朝满族新元素为《红楼梦》增色一个民族自动放弃自己的母语,使用别的民族的语言,不能不说是人类发展史上一个常见的悲剧,亦是历史前进中的无可奈何。今天的北京话与满人入关后的语言发展是密切相关的。经过曹雪芹的加工提炼,在《红楼梦》里已经形成了完善的文学语言,并达到了炉火纯青的高度。

  中国古代文学发展史

  由于各种原因,在不同的时代有着不同的繁荣的文体。随着时代发展与人们审美方式的变化,明代白话通俗小说开始出现。小说创作上有三个要素:主题、人物形象和艺术语言。这三个要素是衡量作品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准。可以说,《红楼梦》继承和发展了中国文化,通俗又加入了很多新鲜元素,并且与曹雪芹极高的个人才华相结合,成为了明清文学中的高峰作品。小说这种文体的蓬勃发展是明清文学对于中国文学史的重要贡献。《红楼梦》在其中登上了高峰的位置,这与满族带来的新元素密切相关,因此,在为通俗小说增添辉煌色彩这一点上,满族文化的贡献是很大的。

  曹雪芹的祖父与纳兰性德相识,曹雪芹又与纳兰性德舅舅的后人成为好友。以纳兰性德与曹雪芹为代表的满族文人作家群使得满族文学达到了新的高峰,也取得了新的发展。这就是人们为什么“一梦红楼感纳兰”的原因。那时正值乾隆盛世,曹雪芹能够将一个大的家族从兴旺到衰亡的历史融入到一部小说中,这也是很不简单的。受到前辈感伤意识的影响,曹雪芹采用了汉族文人认为难登大雅之堂的小说的形式来抒发自己的情感。如此来说,他首先抓住的是一个悲剧的主题,这也是汉族文人小说中所没有的,我们习惯读到的都是大团圆结局,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是我们常见的主题。曹雪芹的身世与经历令他深切地感受到一切都是幻梦,因此,他通过对贾府和大观园兴衰的描写来表达自己对人世的所有感受。

  我在北京大学进行讲座时与著名海外汉学家王德威进行过交流,他也表达了对于满族文学的兴趣。王德威先生做过许多具有影响力的民国文学的研究,他对我说虽然自己有着旗人血统,但对于满族文学的学习和了解都很少。

  我认为这或许也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一般学者的看法,可以说,学界对于满族文学的关注度仍然欠缺。研究满族文学过程中,要了解满人在民国的生活是很难的,因为很多满人在民国隐姓埋名,在民国政府的文献资料中更是无法找寻。因此,挖掘出这样一些满族文学作品,继而推荐给学者、读者,会让我们更加了解历史和文学。寻找满族文学的作品、史料的过程很艰难,但是一旦真正了解了满族文学,我们会很惊讶于其中所蕴含的丰富的内容。

   ·延伸阅读·

  张菊玲,教授,女,汉族,1937年生于南京。1955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1960年至1965年为古典文学专业研究生,师从吴组缃先生。1979年起在中央民族大学汉语言文学系(即今文传学院)任教至荣退。

  张菊玲教授早年以治中国小说史为主,曾参与撰写《中国小说史稿》及游国恩先生主编《中国文学史》。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主要致力于满族历史文学研究,是国内较早开拓此领域之研究与教学、业绩显著影响卓然的学术名家,多年来培养的各层次学生已形成规模性治学团队。

  主要学术著作有《明清章回小说研究资料》、《清代满族作家诗词选》、《清代满族作家文学概论》、《旷代才女顾太清》、《几回掩卷哭曹侯——满族文学论集》、《纳兰词新解》、《师友赓飏集》等,主要论文有《清代满族作家在中国小说史上的贡献》、《产生〈红楼梦〉的满族文化氛围》、《阅读老舍,记住曾被遮掩的民族历史文化》等数十篇。

 

文章来源:重庆青年报 2014-12-25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