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大师陨落,风范长存:青年学子痛悼约翰·迈尔斯·弗里教授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12-05-14  作者:少文系
0

  【编按】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博士后工作站的青年学者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少数民族文学系的研究生大都聆听过弗里教授的教诲,读过弗里教授的著作。得悉弗里教授逝世的噩耗,他们在第一时间通过论坛发帖和邮件传递表达了自己的沉痛悼念和崇高敬意。本网按时间顺序编录如下。

 


 

  震惊!哀悼!致敬!

  我认为,弗里教授的贡献是多方面的:他不仅是口头传统研究领域的新引路者,使这一研究在国际上得到了极大的拓展,从而为不同国家间的学术交流与合作做出了突出的实绩;他不遗余力的奔波、付出也为中国民俗学、口头传统研究的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弗里教授——精神永存,一路走好!

  博士后研究者杨杰宏(纳西族)

  2012年5月5日

 

  惊悉弗里教授去世的消息,万分心痛!初识教授是在2009年,教授虽为学界泰斗,但非常和蔼、平易近人,给了我很多鼓励。教授的夫人安妮-玛丽爽朗热情。去年5月教授来京,见气色不错,本以为病情有所好转,没想到一年之后却传来噩耗?!去年和教授一别,竟成永别!手畔有教授的专著,扉页上的亲笔赠语墨香犹在,而教授已溘然长逝!

  痛哉,悲哉!

  愿弗里教授一路走好,在天堂安息!

  2011级博士研究生 陈婷婷(汉族)

  2012年5月5日

 

  惊悉约翰·迈尔斯·弗里教授逝世,深感哀痛!犹忆去岁弗里教授抱恙来我所演讲,大师风度,令人神往!教授学养深厚、涉猎广泛、著作等身,堪称国际口头诗学领域权威,实为我等后学学习之典范,效仿之楷模。

  2009级硕士研究生 胥秋云(汉族)

  2012年5月6日

 

  惊闻弗里教授辞世噩耗,内心十分沉重。

  忘不了第一次聆听教授的课,他平易近人、儒雅风趣,让研究生和学者如沐春风;忘不了第一次阅读教授的著作,那由浅入深的阐释和犀利而严谨的思考让我们茅塞顿开。作为当代国际口头传统和史诗研究的领军人物,弗里教授对口头程式理论的深拓,影响着一批又一批的追随者。弗里教授的逝世,是当今国际学术界的重大损失。

  仙人已过蓬莱阁,德范犹香启后人。我们当承继弗里教授的遗志,坚守先贤的学术理想与探求精神,在口头传统研究领域努力耕耘。

  弗里教授的精神永留我们心中。

  愿弗里先生在天堂安息!

  2009级硕士研究生 邓佳玲(汉族)

  2012年5月7日

 

  约翰·迈尔斯·弗里教授秉承“口头程式理论”创始者帕里和洛德的学术实践,以创新的学术思维和严谨的治学态度,终身致力于口头传统及相关研究。1986年,弗里教授在密苏里大学创立“口头传统研究中心”,并于同年创办刊物《口头传统》。通过弗里教授及其学术伙伴多年的学术攻坚,在理论上的不断探索,使得该中心及其刊物成为美国,乃至国际口头传统研究的旗舰。《口头传统》所刊发的系列卷册累积成了国际口头传统研究领域的重大标志性成果,其专著《口头诗学:帕里—洛德理论》亦成为口头传统研究者的指路明灯。

  可以说,弗里教授的一生,是全力打磨口头传统学术理论的一生,是继承和发展“帕里—洛德理论”的一生。《口头传统》学刊、“通道”项目、口头传统研究国际学会,凡此种种,都是弗里教授的心血结晶,也是他为研究人类表达文化拓展的广阔空间。

  作为他的后学与同道,我们在深入学习其学术思想与理论成果的同时,更应以其甘于坚持、勤于思索、富于创新、勇于开拓的学术精神为引领,在全球化的时代背景下,在多元化的学术空间中,赋予研究工作更充沛的动力,打开更广阔的视野,继承约翰·迈尔斯·弗里教授的奉献精神,不断奋进!

  2011级硕士研究生 石力(苗族)

  2012年5月8日

 

  惊闻约翰·迈尔斯·弗里教授辞世的消息,内心无比沉重和悲痛……

  弗里教授是口头诗学的领军学者,他富有洞见的学术思想给我们以无数启发,他对口头传统事业的执着与付出令人敬佩。弗里教授曾多次来到中国讲学,作为少文系的学生,能够聆听弗里教授的真知灼见是我莫大的荣幸。如今,弗里教授虽已远去,但他的音容相貌却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不会忘记弗里教授为我们讲课时,特意放慢语速以便我们更好地理解;不会忘记弗里教授为我们解答问题时的耐心与细致;不会忘记从弗里教授手中接过他名片时的激动和欣喜……

  弗里教授的辞世是整个国际口头诗学界的重大损失。弗里教授走了,但他却为我们留下了大量的学术遗产,他的思想将继续指引着一代又一代学人;弗里教授走了,他未竟的事业也将是我们共同的使命。我想,悲痛之余,我们应该努力学习,为口头传统研究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以此实际行动缅怀学术前贤。

  敬爱的弗里教授,安息吧,您的精神将永远鼓舞着我们每一位学人!

  2009级博士研究生 方彧(汉族)

  2012年5月9日

 

 

 

  心灵深处的哀思

  ──缅怀约翰·迈尔斯·弗里教授

  5月3日, 噩耗传来,国际著名学者、口头传统研究领域的领军人物约翰·迈尔斯·弗里教授猝然长逝,心情十分沉重,十分悲凉,不胜惋痛。

  在此,我以一首小诗向弗里教授表达敬意,致以深切的哀默,祝愿他在天界安息!

 

  遥望夜空
  格外黯然 是陨落了一颗巨星
  俯瞰大地
  格外宁静 是她收走了她儿子
  仰望天空
  格外苍茫 是他催走了他儿子

  撕裂的心 在悲痛
  绵绵的哀思淹没了我
  却无能为力
  风雨人生如同心灵的游访
  悲欢离合如同无语的对话
  叹惜那睿智的笑容 

  一个人游尽了人生的港湾
  跟随灵魂的脚步
  向深爱的事业 家人 朋友 弟子
  悄然告别 平静而祥和
  留下了坚实的学术遗产
  流溢生辉 熠亮过那无上的荣耀 

  深沉的空气之中
  弥漫着淡淡的思念和无比的惆怅
  忧伤的心谷深处
  爬满了默默的哀吊和丝丝的痛楚
  对一位智者的深深怀念
  将是我们一齐完成的心灵仪式
  对一位大师的崇高敬意
  将是我们一道坚守的学术高地

 

  教授一路走好!

  九泉之下冥福!

  2010级博士研究生 阿拉德尔吐(Aldertu,蒙古族)

  2012年5月9日

 

  我曾有幸于“中国社会科学院2011论坛:世界濒危语言与口头传统跨学科研究”上聆听过弗里先生的教诲,印象中弗里先生学问深厚,有着前瞻性、世界性的学术眼光,点拨了我对口头传统的认识,在与我们的沟通交流时更是平易近人,和蔼可亲。

  我最为敬佩的就是弗里先生对口头传统数字化做出的贡献。弗里先生创编了《口头传统》学刊,并使之数字化。这个把口头传统研究从文本化到数字化的过程,在我看来是对于口头传统保护与研究的两次飞跃。尤其是数字化后,对于当时的研究者是一种敬礼,同时还方便了之后研究者的检索与深入研究。

  在论坛上,弗里先生和他的团队向我们详细展示了密苏里大学e研究中心的“通道项目”,力图将口头传统的文本、演述场、语境等通过网络的在线方式进行保存、展示和传播。我的文件袋中,至今还保存着各种介绍“通道项目”的小卡片。对于结合语境与文本的口头传统数字化过程本身就是一件对后人不无裨益的事情。当时初涉学术领域和口头传统研究的我,被“通道项目”漂亮的网络结构、丰富的内容阐释深深地吸引住了。

  此外,他进一步发展了“帕里─洛德学说”的研究范式,融入了多学科的研究视角。对我而言,聆听弗里先生的讲座,不仅是对于口头传统知识的学习与感悟,笃志问学的信念更是在弗里先生前瞻性的探索方向上得到提升。

  那时我参与了一些会务的工作,面对学术大家,面对弗里先生这样的学术领袖,一开始我是很紧张的,英语表达也不是很流利。而弗里先生的耐心与细心,使我们的沟通变得顺畅。

  不幸的是,弗里先生在其学术盛年突然逝世。这样一位学术领袖的陨落,让我感到很伤心。但是,我相信弗里先生的思想和学术贡献会一直并长久地影响着像我一样热爱口头传统的青年学子。

  God bless you,John Miles Foley!

  2010级硕士研究生 徐榕梓(汉族)

  2012年5月10日

 

  2012年5月3日,美国口头程式理论的专家、密苏里大学口头传统研究中心主任、国际学刊《口头传统》的创始人约翰·迈尔斯·弗里教授因病离世。

  犹记刚入学的时候,导师阿地里教授便推荐弗里先生的《口头诗学:帕里─洛德理论》让我认真研读。这本书,是我初涉口头传统研究的启蒙书,也是我理解口头创作和传承规律的一把钥匙。口头程式理论是针对口传文学,尤其是史诗类大型叙事样式的方法论,对我理解史诗《玛纳斯》的创编和传承有很大帮助。书中有很多深层次的理论创见,以我目前的学力尚难完全把握。但我在今后的学习中,会继续研读弗里教授的著述。

  65岁的年龄,本是一位杰出学者的学术黄金期,弗里教授却因病离开了他深切热爱着的口头传统研究,我的师长、同学都为之扼腕。

  口头传统正濒临消失,正如朝戈金教授所说,“我们或许是还能真切看到史诗演述的最后一代,要抓紧研究。”我将与我的师长和同学们一起努力,深入领会弗里先生的学术思想,踏踏实实做好口头传统的学问。

  希望弗里先生在天堂里开心、健康、安宁。

  2011级硕士研究生 李粉华(彝族)

  2012年5月10日

 

  国际著名的史诗学者、古典学者和口头传统比较研究专家约翰·迈尔斯·弗里于2012年5月3日凌晨,在美国密苏里州哥伦比亚市与世长辞,享年65岁。在此我怀着沉痛的心情悼念弗里教授并深深地鞠上三躬,愿他一路走好。

  弗里教授为国际口头传统研究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对于这样一位国际学者的辞世我们深感悲痛,并遥寄无尽的哀思。我们在此一起为他送行,愿他一路走好!

  弗里教授没有离开我们,他带给我们的宝贵的精神财富将永驻长存!

  少数民族文学系2011级博士研究生 哈布日(蒙古族)

  2012年5月10日

 

  海纳百川 有容乃大

  ——纪念卓越的领路人约翰·迈尔斯·弗里

  约翰·迈尔斯·弗里先生是我们所的老朋友。虽初入校门,弗里先生却是我辈万分景仰之人。得知弗里先生以65岁之龄步入天堂,深感老天不慈,让我们痛失一位卓越的学界领路人,一位良师益友。

  回顾弗里先生的一生,具有多学科的背景,掌握多门语言,博闻强记,善采众家之长。在他的研究生涯中,不断探索口头传统的各种研究解读方法,并与现代信息技术结合发展,为古典学、史诗学、民俗学、斯拉夫学、传播研究等多学科的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

  作为学者,弗里行走在世界讲坛上,与多个国家和组织建立联系,讲述和传播其研究成果,为学科发展做出极大贡献。弗里勤勉地走在田野一线,搜集不同地方的口头传统,为其深湛的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于时代而言,弗里先生的一生虽显短暂却是那么的充实,他著作等身,涉猎广泛,为我们后学开创和指引了道路。于我们而言,踏着他的足迹继续开拓创新,将会告慰他的在天之灵。

  万分遗憾,未能亲自聆听教诲,然而弗里先生的为人治学和大家风范,已然在我们心中树立了榜样。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放宽视野,精于探索,勤勉奋进,当是我们一生的追求。

  谨以此纪念弗里先生!

  2011级硕士研究生 王文艳(汉族)

  2012年5月10日

 

  对于约翰·迈尔斯·弗里教授在密苏里州哥伦比亚市因病逝世的消息,本人心情沉痛,在此致以深切的哀悼。

  对于我们青年学子而言,弗里教授不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口头传统中心首席学术顾问,也是令人敬仰的国际知名史诗学者、古典学者和口头传统比较研究专家、口头传统界理论研究与方法研究的先驱,更是我们的导师和榜样。他开创性的见解引人深思,数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令人敬佩,对知识与学术孜孜不倦的追求引人向上。

  斯人已逝,但其不朽的学术精神与辉煌的学术成就将继续为我们前行的道路指引光明,为我们增添一份前进的力量!

  2011级博士研究生 白帆(汉族)

  2012年5月10日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文学网

凡因学术公益活动转载本网文章,请自觉注明
“转引自中国民族文学网http://cel.css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