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降边嘉措访谈:《格萨尔》的发展和传统文化
中国民族文学网 发布日期:2009-03-25  作者:人民网
0

  3月24日15:30,曾为达赖喇嘛、十世班禅担任翻译,现为《格萨尔》研究中心主任的降边嘉措做客人民网·中国西藏网(中文版、藏文版),以“《格萨尔》的发展和传统文化”为题与网友进行交流,以下为访谈实录:

>>>观看访谈视频<<<

查看降边嘉措学术档案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人民网在线访谈。今天做客人民网的嘉宾是《格萨尔》研究中心研究员、博士生导师降边嘉措先生。我们也代表网友给您献上美丽的哈达。 [15:10]

[降边嘉措]:谢谢。 [15:10]

[主持人]:我们知道降边老师曾为达赖喇嘛、十世班禅担任翻译,现在在社科院主要研究什么工作,给我们网友介绍一下? [15:16]

[降边嘉措]:刚才主持人讲了,我是家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巴塘县,我是1950年夏天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的途中,到我们家乡的时候,我就跟着人民解放军,参加了解放军,跟着解放军一起到了拉萨,在拉萨工作和学习。1954年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那一年召开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达赖喇嘛和班禅大师以及西藏的很多代表人物一起到北京参加会议。在那个会议的时候,当时康藏公路还没有通车,班禅大师是从现在的青藏铁路那一条线,达赖喇嘛是从康藏线,他们骑马,我们步行。从拉萨到成都,到内地学习,真正走了56天。所以我们是西藏解放以后步行到内地学习的第一批,也是最后一批学生。后来,公路通车了,坐上汽车,再后来坐飞机,坐火车了。 [15:16]

[降边嘉措]:当时达赖喇嘛身边有很多人,都是西藏各级政府官员、教派领导人,那时候需要很多翻译。就把我们这些学员抽去给达赖喇嘛当翻译,那时候我比较小,才十四五岁,我给达赖喇嘛的妈妈和姐姐当翻译,她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也是西藏爱国妇女联谊会的主任。当时下来的时候,给她当翻译。后来达赖身边需要翻译,1955年就给达赖喇嘛当翻译。 [15:17]

[主持人]:那时候做哪方面的翻译? [15:17]

[降边嘉措]:达赖喇嘛身边有两个翻译,另外一个翻译叫图旺,他也是18军的解放军战士,他主要是做政治翻译,包括毛主席、周总理、刘少奇委员长和达赖喇嘛谈话的时候,都是他在翻译。我那时候年纪小、水平也低,担任不了那么重要的工作,我是生活翻译。就是达赖喇嘛早晨一起来,一直到他晚上就寝以前。随时要有一个人联系工作安排,我整天在达赖喇嘛身边。早晨他起来以后,念完佛事活动,念晨经,念完晨经以后,我到他身边,一直到晚上他就寝以后我才离开。 [15:17]

[主持人]:十世班禅呢? [15:18]

[降边嘉措]:整整50年前的这个时候,我们正在准备召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把我们集中起来作为大会翻译。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到北京参加会议,但是没有想到,正在我们做准备的时候,达赖喇嘛就逃往国外了。后来,班禅副委员长就到北京来了,那时候我和图旺给班禅和阿沛当翻译。那时候我在北京几年了,水平也提高了,再不是生活翻译了,就是政治翻译了,翻译他们政治的讲话。 [15:18]

[主持人]:降边老师,现在在社科院依然从事《格萨尔》研究方面的一些工作? [15:18]

[降边嘉措]:1955年我第一次到北京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届第二次会议。从那以后,1956年我就调到北京专门从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全国政协和党代会的会议翻译。除了这些,我还从事翻译工作,主要是从事马列主义著作和毛主席著作的翻译。1980年以后,中国社会科学院成立了民族文学研究所,民族文学研究所向社会招收人才,招聘研究人员,1980年我报考,成了藏族第一位副研究员。那时候西藏大学和西藏社科院都还没有成立,我就占了天时、地利之光。从那时候我调到社会科学院从事《格萨尔》研究,一直到现在。 [15:19]

[主持人]:刚才您谈到作为十世班禅翻译的时候,已经是政治翻译了,十世班禅作为爱国爱教的典范,在祖国统一方面,他做了哪些方面的事? [15:19]

[降边嘉措]:十世班禅出生在青海省,作为九世班禅的转世灵童。1949年坐床,正式认定为十世班禅,那时候他才11岁。历代班禅坚持反帝、爱国,维护祖国统一。班禅虽然很小,但是在政治上,他还是坚持历代班禅爱国、爱教的光荣传统。 [15:23]

[主持人]:3月28号设为“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这个意义能不能给我们简单谈谈? [15:23]

[降边嘉措]:这个意义很重大。3月28号是什么日子呢?那一天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发布命令,解散发动反革命武装叛乱背叛祖国的原西藏地方政府,让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代行政府职务。刚好是50年前,周总理下达那个命令时,我就参加了翻译工作。我们感觉到这个命令意义非常重大,它改变了西藏民族的历史,使西藏民族得到了新生。按照周总理的命令,解散原西藏地方政府,建立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代行职务,然后领导西藏人民进行民主改革,使百万农奴站起来。通过这个命令,一个民主的繁荣富强的社会主义的新西藏出现在雪域高原之上。50年前,我们满怀喜悦的心情翻译了周总理的命令和其他的文件。 [15:23]

[主持人]:除了做达赖喇嘛和班禅翻译之外,您还有其他什么翻译著作? [15:23]

[降边嘉措]:我翻译的历史很长了。解放军到了藏族地区,解放军大多数不懂藏语,藏族同胞也不懂汉语,我们主要的工作就是做翻译工作。作为专职翻译,从1955年开始一直到1986年。长达25年。我把最宝贵的青春年华都献给了翻译事业。 [15:24]

[降边嘉措]:我们的翻译包括两个部分:一个是口头翻译,就是人民代表大会、全国政协会议、党代会、共、青、妇以及全国性的会议,在北京召开的,我们都担任翻译,因为各个部门,团中央、妇联不可能配备很多翻译,就由当时国家民委下的民族出版社和翻译局组织、培养了一批翻译人员。这就是口头翻译。 [15:27]

[降边嘉措]:另外长期的、正常的工作,就是翻译马列主义著作和毛主席著作,还有党和国家的重要文件。用我们当时的说法就是向藏族人民传达党中央、中央人民政府和毛主席的声音,促进汉藏民族和全国各族人民之间的交往、联系和团结。 [15:27]

[主持人]:我们知道您一直从事《格萨尔》的发展和传统文化方面的研究。今天来到演播室,也要和网友交流这方面的事情。能不能先跟我们介绍一下,您对《格萨尔》史诗研究的初衷究竟是出自什么地方? [15:28]

[降边嘉措]:《格萨尔》是一部伟大的史诗,我的家乡是四川甘孜州地区的,就是俗话说的康巴地区。《格萨尔》在整个藏族地区流传很广,在我们康巴地区流传更多。就是因为那个地方农牧区、交通不太方便。民间艺人很多。我小的时候就听过民间艺人讲故事。当时只是觉得好听,没有什么更多的认识,就觉得故事很好听。后来知道了《格萨尔》是一部伟大的史诗。从1958年开始,党和国家很重视这些工作,当时西藏还没有民主改革,青海、四川、甘肃、云南这些东部的藏区已经进行了民主改革了,就在那个时候开始组织抢救《格萨尔》工作,作为国庆十周年的献礼。当时我们正在翻译毛主席著作,但是这些事情都知道,都在北京,藏族学者、藏族翻译人员也不太多,所以我们知道这个事情。后来因为“文化大革命”停了一段时间,粉碎“四人帮”以后,大家说文艺的“春天”开始了,大家又重新开始抢救《格萨尔》工作。 [15:28]

[降边嘉措]:刚才说了,成立了社科院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所。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所和社科院把《格萨尔》的抢救整理工作作为一个重点工作来做。当时向社会招考的时候,他就问,你为什么要到我们社科院来?来了以后你想做什么?当时我就提出,我们很多藏族学者、藏族朋友觉得,我们的史诗流传很广,但是我们在这方面研究还比较落后。有人说敦煌学是“伤心学”,又是“辉煌学”。之所以说它辉煌为什么呢?因为中国人民创造了敦煌这样灿烂的古代文明。但是为什么说伤心呢?敦煌学的主要成就,它的资料都流传到国外了。敦煌学都是在国外出现的。 [15:28]

[降边嘉措]:《格萨尔》也是这样,《格萨尔》在中国是藏族人民创造的伟大史诗,但是它的研究成果都在国外,所以我们要改变这种状况。当时我在报考的时候就提出,为建设一个有中国特色《格萨尔》学的科学体系献身。当时领导也很满意。后来说这是你的一个很好的创见。我说,不是我个人的。当时西藏大学的前身收集整理了一些资料,他们的工作已经很有成就了,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就是完成这样一个工作。 [15:29]

[降边嘉措]:现在敦煌学伤心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中国在敦煌学的研究上已经取得了辉煌的成就,我们要在不久的将来,《格萨尔》伤心的时代也要过去,我们要创造辉煌的前景。当时我们立下这么一个志愿。后来领导上觉得这个志向很好。后来《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在头版上还发表了这次招考的科研人员里有些很有创见的人,其中提到了我的名字和我的这个建议。 [15:29]

[主持人]:目前国家对《格萨尔》史诗,有哪些重点的保护措施?除了您作为研究人员付出之外,国家在政策上的措施有吗? [15:30]

[降边嘉措]:这是很多的。从50年代初就开始了。当时西藏还没有民主改革,在四川、青海、云南、甘肃进行过民主改革的藏族地区开始抢救,作为国庆十周年的献礼。西藏民主改革以后,在西藏进行大规模的收集整理,党和国家对《格萨尔》的收集整理工作非常关心和重视,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这是一项系统工程。不仅投入了大量的财力和物力,而且工作是全方位的。主要包括几个方面:一个是艺人过去就是在民间自生自灭的演唱,从来没有人组织、计划、收集整理。新中国成立以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后,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收集、整理。 [15:31]

[降边嘉措]: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到现在为止,收集了300多部《格萨尔》不同的版本,200多万诗行,有3000多万字。但是有些重复的,所谓“艺人本”,就是西藏的艺人也唱,青海的艺人也唱,但是基本内容都是相同的,但是又有不同的特色,就是有它的地方特色和艺人个人的风格,有学术价值有研究价值。到现在收集整理了这么多,可以说我们在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对于史诗有这么丰富的材料,包括希腊史诗等等,都没有这么丰富的材料。 [15:31]

[降边嘉措]:第二,出版了藏文。收集完了整理以后出版了藏文。现在大概有近100部。我们过去收集了300多部,经过收集出版了100多部。发行了400多万。在中国13亿人口中,400多万书不算什么。但是藏族人口500多万,除去老人、小孩,人手一册。在藏族历史上没有一部著作像《格萨尔》这样有广泛的社会影响。说明深受群众欢迎。而这个搜集整理工作我们还再继续。这是一个跨时代的,20世纪50年代到现在还在继续。 [15:31]

[降边嘉措]:第三,培养了一批博士生和研究生。我刚才讲了,我是第一位藏族《格萨尔》副研究员。我又培养了从事《格萨尔》研究的研究员和博士生。还有其他的,比如西北民族学院还成立了《格萨尔》研究院,这在全世界是没有的,专门为一个史诗成立一个研究院。西藏大学有《格萨尔》研究所。我们国家在这方面投入很大,中央有关部门经过中宣部批准,国家民委、文化部、中国文联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共同组织了《格萨尔》工作领导小组。在西藏、青海、甘肃、云南、四川、新疆、内蒙古《格萨尔》流传的地方,成立了《格萨尔》领导小组办公室和研究机构。我们的工作遍及半个中国。 [15:31]

[主持人]:您现在从事《格萨尔》研究有多少年了? [15:38]

[降边嘉措]:专职搞这个已经有29年了。 [15:38]

[主持人]:您肯定有很多很多的成绩,能不能在这里给网友介绍一下,在研究《格萨尔》史诗方面取得的一些重大的成绩? [15:38]

[降边嘉措]:成绩说不上。我们院领导,我们的前院长胡乔木同志、周扬同志,周扬同志是文艺界的一个泰斗,从30年代就和鲁迅在一起领导新文学运动。他当我们的副院长,也是研究生院的院长,也是中国作协的副主席,中国文联的主席,所以他一言九鼎,他一提倡以后,很容易得到各个单位、有关部门的支持,所以党和国家领导人,包括其他的民族,不光是藏族,比如阿沛、班禅一直很关心,我们一直在做这个工作。 [15:39]

[降边嘉措]:第一个工作就是组织工作。比如乌兰夫同志。我刚才讲了,我是1980年报考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副研究员,领导就让我从事《格萨尔》研究。我到社科院不到三个月,就让我到西藏拜访著名的艺人。我刚才说了西藏、青海、甘肃、云南、四川、新疆、内蒙,到处留下了我和我同事们的足迹,我们在那里进行收集、整理。 [15:39]

[降边嘉措]:另一方面,我们写了从事《格萨尔》研究的专著。由于我们的努力,中国学者没有《格萨尔》专著的历史在我们这一代结束了,我们写出了第一部关于研究《格萨尔》的专著,也是第一部研究史诗的专著。不光是对于《格萨尔》本身,对于带动整个藏族传统文化,推动我们的史诗研究还是起了一些促进作用。我和我的同事,包括我的学生,就把搞《格萨尔》研究作为民间文化的一个旗舰,起一个带头作用。 [15:39]

[主持人]:喜饶嘉措大师也是中国佛学院的第一任院长,也是一个爱国爱教的人士,您也曾经做过他的翻译? [15:40]

[降边嘉措]:喜饶嘉措是一个著名的藏学家,也是佛学大师,他出身贫困,青海省人,他和班禅大师是一个地方的人。才旦夏茸、喜饶嘉措、十世班禅三个人被称为“循化三杰”,是三个英雄杰出人物。喜饶嘉措身世非常有传奇色彩,我多次到他的家乡去采访,他家里很穷,他父亲早逝,母亲是贫农。西藏叫农奴,这里为什么叫贫农呢?青海和四川地区改土归流,把农奴制度改为封建制度,和内地一样。所以他家里成了贫农。家里很苦。家里就是一间破房子。他自己非常聪明,可学习,就到拉萨。到拉萨学习以后,考到了藏传佛教最高的学位。他当过第13世达赖喇嘛的侍读,就是陪读。他和14世达赖喇嘛也有联系。他也曾经和九世班禅有很深厚的交往。和两世班禅有交往的可能就他一个人。 [15:40]

[降边嘉措]:他自己一方面佛学上的造诣很高,更重要的是人品高尚。他坚持反帝、爱国。他一再地讲,为